第四章:梓萱醒来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1:43 作者:源子夫 字数:2674

“不好,快撤。”何晏紧拉着秦朗的手急速后退,直直退到三丈之后才堪堪安全。

  水墓的巨响足足持续了半柱香才停止了下来。

  秦朗二人对视一眼,相携着朝水墓走去。

  望着眼前满地狼藉,秦朗何晏心中忽然苍凉了起来。

  唯一的线索若被毁坏了,他们俩该如何回去面对众人。

  见水墓果然如何晏预料的一般崩裂了,秦朗的心中很是自责。

  若不是自己耗废了何晏那么多时间,绝对可以阻止这场浩劫!

  就在这时,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秦朗的注意。

  石头隐匿前方一个不起眼的草丛中,起初也没什么特殊的。可是就在一瞬间,这块石头突然的闪闪发光了起来!恰好秦朗就在附近,看到了这个异状。

  秦朗有些好奇,快步走上前,拨开草丛。却发现是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石头每隔一瞬便闪耀一次,秦朗大手一探,石头在手。

  石头凉凉的,让人感觉很舒服,而且拿着这块石头,突然有种力量都使不完的感觉,秦朗心中暗暗称奇。

  虽然这块石头同样引起了何晏的注意,只是现在的何晏满脑子都是水墓崩裂带来的愤怒,所以没有在意。

  秦朗刚想给何晏看这块奇怪的石头,但见何晏面色不渝的朝水墓走去,便没有再说话。

  水墓被炸,大量的不知名的东西从水墓中被冲了出来。

  眼尖的何晏赫然发现了几具尸体:“是守墓人的尸体,这些神秘人还真是心狠手辣,坏人墓穴,夺人钱财,到底是死人,也就罢了,没想到对活人也是如此凶残!不过也是,这才符合他们的行事作风。”

  秦朗闻声匆匆赶来,看见守墓人的尸体飘在河面上,想着之前在墓中,秦朗几人还被守墓人放了一马,心中有些不忍。

  将奇怪的石头在怀中放好,秦朗将河中的尸体捞出,在草丛中挖了几个坑,将这几具尸体埋了进去。

  你们世代守墓,将你们埋在墓旁,也算是了却你们的心愿吧。秦朗在心中默默的对守墓人说着。

  两人重新回到曹军营地,各自在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何晏这一路都阴沉了脸。

  看着秦朗的目光仿佛要喷火一般。秦朗很庆幸拦下了他,也正好遇上了水墓崩塌,不然真的他们进入水墓真的想不到会发生什么事。

  回到营地,几人进入军帐,将梓萱放下。

  何晏坐在一旁,想了又想,心中压抑不住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如若你不阻止我们,拖延了我们的时间,我们怎么会走在神秘人后面,我们肯定可以阻止神秘人。现在好了,水墓已塌,线索也断了。如若义父怪罪下来,谁来担这个责任。”

  贾诩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件事情,总体来说,他也是要负责任的!若是他没有给错误的信息,梓萱也不会受伤,那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

  秦朗沉沉的低着头道:“义父怪罪,由我担着。”

  说完,秦朗更是紧紧的捏着拳头,心中有些愤愤!这些个神秘黑衣人到底是谁!

  “哼,你担着?为了这个水墓,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就因为你的阻拦,而使得水墓就这么炸了!你说你担着,你拿什么担!”

  “我拿我的命担!”秦朗被何晏说的心中过意不去,尤其想到因为这个水墓死去的兄弟们,他的心中更是自责不已。

  秦朗说完,竟真的抽出自己的匕首。

  眼看着锋利的刀刃即将砍下,在一旁的何晏也是急了,他只是想说说秦朗,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么耿直,居然真要自寻短见了!

  “哐当!”

  随着何晏的一脚,匕首直接被踢飞,撞在了一旁的铁戟之上!

  “哼,堂堂大男人,居然学个女人寻死,有本事你把黑衣人找出来!”担心秦朗再次寻短见,何晏冷冷的讽刺着秦朗。

  “好,找,找!就算是为了放过我们一命的守墓人,我也要找到那些黑衣人!”听到何晏的话,秦朗瞪大了眼睛,气势汹汹的说着!

  贾诩在一旁看着两人这么吵着,也没想到合适的话上去劝说。

  不过听到何晏在对秦朗使用激将法之后,刚准备给两人一个台阶下,这个时候,梓萱冲了出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要吵的这么厉害?有话先坐下来慢慢说。”

  “小萱,你醒了,”秦朗见梓萱醒了,秦朗连忙担心的走上了前去,“身体怎么样,怎么起来了,感觉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阿苏。”梓萱收回了被秦朗扶着的手,“你们刚才怎么了,吵得这么不可开交?”

  阿苏乃是秦朗的乳名,梓萱秦朗以及何晏三人是一起长大的,所以平日里梓萱都习惯了叫秦朗为阿苏。

  何晏也上前来问候梓萱的身体状况,梓萱嘴角微微上扬,眼眸中带着幸福道:“我没事了,这些伤没什么的。”

  梓萱看到旁边的贾诩,行了一礼,叫了声别驾。

  贾诩笑了回道:“身体好些了吧,上次是我的过失,让你受伤,我还真的是过意不去,还好你吉人天相,没事就好,不然我可怎么向你父亲交代。这二人在这吵得不可开交,我也不知道如何劝说,既然你醒了,还是你来调解一下吧。”

  梓萱轻嗯一声,问秦朗:“阿苏,我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在争论什么问题,我老远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

  秦朗让梓萱先坐在,将她昏迷之后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梓萱。

  梓萱听了秦朗的复述,说道:“真没想到,我们差点被神秘人困在了墓中,这个神秘人应该就是水墓的守墓人了。”

  听到火烧赤壁,顿时担心起来,“那主公现在如何,可有受伤。”

  “没事的,赤壁虽败,不过义父并没有受伤。”秦朗跟梓萱解释道:“这次兵败,义父再次南下又要修养好几年光景。”

  梓萱一听曹操没事她脸色一轻松,这下便放心了。

  她此次出门,父亲一再嘱咐,一定要护得主公安全,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的担心起曹操来。

  可是,当听到何晏猜到是神秘人准备去阻止,却被秦朗阻止而导致水墓崩裂事情之后,不由的开始埋怨起秦朗来了。

  “阿苏,这件事我觉得何宴想到处理的法子没有错,我虽然昏迷了,但是我这半仙之体,自愈能力极强,定然会无碍的。

  你阻拦下我们,我知道你这是在为我好,可是这样,我们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一座水墓了,这次竟因为担心我的安危而丢失了我们唯一的线索,以后再想找到进入古墓的方法就难了。”

  “我知道,此事是我的错。”秦朗咬着牙,默默握起了拳头。

  “可是,我们这边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这得让主公的计划又要延迟多少时间啊。”

  秦朗听后,他便沉默了,虽然对于拖延了义父的计划而又有些内疚,不过对于拦下何晏和梓萱并不后悔,他是不会让两人冒险的。

  虽然这个结果也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他知道,如果重来一次,他还会这么做。只是黑衣人,你们等着!你们别落到我秦朗的手里,不然!!!

  此时,在遥远的许都,一个拿着扇子的神秘人正在微笑着看着面前的沙盘。

  这时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半跪于沙盘对面,“禀告尊驾,飞龙卫已完成任务,只是龙胆在水墓破坏中丢失了,属下必将重新带回…”

  神秘人伸出手,示意黑衣人不用说下去了,“龙胆丢失应有天意,太是在意却也不一定能得到。细心留意一下吧。”

  “是,尊驾,那属下告退了。”神秘人挥了挥手。黑影便无声无息淡去了。

  神秘人挥了挥手中的扇子,看着面前沙盘上的几处龙头,一处龙头悄然覆灭。

  只是,这头龙头看上去要比最中间的要小很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