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水墓崩裂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1:07 作者:源子夫 字数:3192

秦朗疑惑地看着何晏,不知为何他突然间尖叫一下,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脸黑了下来。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对?”

  何晏突然冲到了躺在床上的梓萱面前!

  此举让秦朗一愣,当即眼神黯淡了下来。

  梓萱喜欢的人是何晏,他知道,一直都知道。原以为何晏一直对梓萱没意思,如今看来……

  何晏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秦朗神情的变化,秦朗只看到何晏一把将躺在床上的梓萱扛在了肩上,疯狂地向着外面冲去。

  “你疯了!快把小萱放下来!”秦朗连忙追了出去并拦下何晏。

  何晏却是直接双眼一横:“我疯了?前几次神秘黑衣人做的事情难道你忘了。我们为什么总是查不到他们?难道你忘了?”

  神秘黑衣人?

  神秘黑衣人?

  居然是神秘黑衣人!

  这时秦朗总算醒悟了过来。只要一涉及到梓萱,秦朗脑子都会习惯性短路。

  秦朗摇了摇头,开始细细的思虑何晏的话,但是不忘使用余光盯着何晏肩上的梓萱,生怕一个不小心梓萱就会掉下来。

  如果真是那伙黑衣人,按照他们的行为习惯,现在应该已经在破坏水墓了。

  如今,水墓是他们所知的唯一的一个通往帝墓的入口,若是水墓被破坏,那此次的探墓之行,会难上加难!

  “你放下梓萱,出了事我负责!”秦朗抓着何晏的手,想要顺手接下梓萱。

  只是何晏毫不买账,“我们两个?水墓之途何其凶险?若是没有梓萱这个半仙之体挡住浮水之气,你还真以为仅凭我们俩就能够走到水墓之前?护卫贾诩的那帮摸金校尉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你觉得我们两个能够抵他们几个?”

  前往水墓,一道凶险。

  其中充满修墓之人刻意制造的浮水之气,又称汞气,此气吸入过多会致命。

  除去浮水之气,还有各种诡异手段,若是没有梓萱这具半仙之体抵挡,仅凭秦朗和何晏还真有可能挡不住修墓人留下的各种机关。

  梓萱的半仙之体乃是在出生之时,受过于吉仙师的符水锻体的,所以天生就有着庇护身边之人的能力。而对于他们摸金校尉而言,若是队伍之中有着这么一个人,绝对是相当于多了一层保护膜!

  “那也不行,小萱现在身受重伤,受不了颠簸,你这么做岂不是要了她的命?”不管何晏如何巧舌如簧,他都不同意何晏这么糟蹋梓萱的身子!

  刚刚自己还想着何晏或许也对梓萱有情,看他现在这样子,应该是他想多了。

  “梓萱的性子难道你不知道?此时你拦着,若是水墓出了什么事情,我看她八成要记你十年!”何晏冷冷的对着秦朗说着。三人自小一起长大,三人对彼此的个性了解得不能再了解。梓萱虽说是一个女子,可是却尤为的善良要强!

  这个水墓,乃是兄弟们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才寻找到的,若是就这么被那帮黑衣人给毁了,不要说梓萱和何晏,就是秦朗自己都不会愿意!不过相对而言,秦朗更为在乎的是梓萱和兄弟们的性命,梓萱和何晏则是更在乎别人辛苦得到的线索和水墓的存亡!

  何晏说的也不并无道理,只是,梓萱已然重伤,若是再长途跋涉,必然会伤势加重,而影响根本。

  很显然以梓萱现在的情况有着半仙之体的自我治愈,不消半天就能恢复,可若是再伤上加伤,就不一定了!

  “梓萱有着半仙之体,就算是再重的伤也能恢复,为何你就这么见不得梓萱出一点事情。十岁那年,梓萱掉下水池,把你急的直接跳了下去,可是结果呢,梓萱什么事情都没有,你感冒三天三夜!十二岁那年,梓萱中毒,你千里求药,累的几天没有睡觉,可是结果呢,你回来了,梓萱不是已经恢复了。一涉及到梓萱,你就一点都不正常了。听我的,这一次也一定没事的。”见秦朗还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何晏开始劝诫道。

  “一样?这一次梓萱已然重伤,我们出来之时,她就隐隐有些支撑不住了,现在不过稍稍恢复,若是到了中途因为浮气刺激,她伤势加重怎么办?”秦朗不禁气急,“水墓本就危险重重,机关众多,到时,咱们带着梓萱,岂不是要等死?”

  说完这句话,秦朗便不再搭理何晏,背过手来面对着营帐暗自生气。

  “你!朽木不可雕也!也罢,我们去找别驾吧,若是水墓出了什么事情,我看你如何向梓萱,向兄弟们,还有向师傅和义父交代。哼!”看着秦朗寸步不让的样子,何晏只好放弃,而后将梓萱轻轻的放到了床榻之上,冷哼着朝着贾诩所在的营帐走去。

  见何晏放弃利用梓萱的想法,秦朗也不再与他置气,安置好梓萱。

  略一思索,快步走到何晏身边带着商量的语气道:“别驾定有救命的宝贝,我们把这带上就够了,何必非得带上梓萱。”

  对于秦朗的话,何晏似没有听到一般,径直的朝着贾诩所在的营帐踏去。

  营帐内,贾诩正拿着一张古图细细研究,看到秦朗和何晏走了过来,有些好奇:“不是商定好了等召集了九曜,再探水墓的吗?怎么现在就来找我?”

  “别驾,我们商量之后,认为今天逃走的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袭击我们,破坏我们线索的神秘黑衣人。真这样的话,水墓要危险了,我们千辛万苦寻得的线索又得中断了。所以,想请别驾赐予一些护身的宝贝,我们兄弟二人想要前去查探一番,以防万一。”秦朗见到贾诩一脸疑惑的表情,直接点明了来意。

  经秦朗提醒,贾诩当下便想通了其中关节,双手交握嗟叹道:“神秘黑衣人?嘶~”

  “若真如你们所说,只怕水墓还真的有危险!”

  听到贾诩此话,秦朗何晏迅速交换了眼神。

  之前贾诩提供的错误线索差点让三人命丧黄泉的事,姑且可以当做失误,而此刻,涉及到如此大事,贾诩居然在犹豫!

  贾诩越来越让何晏和秦朗质疑了!

  “梓萱现在身受重伤无法移动,若是我们三人全部出动,怕梓萱会有危险。”秦朗有些担心地说着,潜台词却是不言而喻。

  贾诩心中冷冷一哼,两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就惦记着老夫手中的这点家当。

  若在以前,这等急事,贾诩直接赐下各种保命的物什了。只是,今天他跟着摸金校尉一路找寻秦朗三人,几乎耗尽了各种救命之物,所以此刻才会有些不舍。

  贾诩略一沉吟,装作不知道:“那依二位所见?”

  “一来我们离去,恐梓萱出了意外,所以梓萱就拜托别驾了,免了我兄弟二人的后顾之忧。二来嘛,素闻别驾善藏各种宝贝,我二人想求些救命的物什。”秦朗接着贾诩话头挑明来意。

  “让这两个小子打打头头阵也好,自己落了个清闲。”贾诩琢磨着。

  一想到此,贾诩有些痛惜地从胸口衣服夹层处掏出了两张符纸,分别递给眼前的二人道:“这是我最后的两张保命符纸了。若遇邪祟之物,可燃烧驱逐。”

  秦朗何晏立马接过小心接过符纸,也有样学样的放在胸口处存着。

  见秦朗二人拿了符纸还不离去,贾诩有些无奈地从身侧的褡裢中掏出一个墨绿色的瓶子和一沓飞镖。

  贾诩拿起墨绿色的瓶子道:“此内是用古墓的百年蜘蛛蛛汁炼制而成的灵药,或可助你们去除汞气和尸气。”

  将墨绿色瓶子递入秦朗手中之后,紧接着又拿起一大飞镖,扬了扬说:“这是流星镖。这个用法和用处想必就不用我过多赘述了吧”

  流星镖乃是江湖流传的暗器榜排行第一的宝物,此镖一出手便见血,镖刃锋利无比,不管是铜墙铁壁,还是金刚铁钻皆粉碎于流星镖之下。

  见到失传已久的宝物近在眼前,饶是见过大世面的秦朗何晏二人也忍不住突突跳了起来。

  “好了,以你们的本事,再加上有这几件宝物在身,即便真遇到危险,也能够化险为夷了。”贾诩有些嫌弃的赶秦朗和何晏离开。

  听到贾诩赶两人走,秦朗和何晏也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收获了这么多宝贝,是意外之喜,也不可能有再多了,所以两人屁颠屁颠离去了。

  因前面拖了太多时间,秦朗二人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往水墓赶着。

  感觉脚下的泥土有些异样,何晏一把拉住正在狂奔的秦朗道:“秦朗,你来看。”说着,何晏率先低下头来,用手搓了些泥土放在鼻尖闻了闻。

  秦朗一向知道何晏心细如发,连忙也蹲下来观察此处的地势。

  “老二,我发现这边的地势有些变了。”秦朗望着眼前地势比来之前又略微低了几寸,脸上瞬间阴沉了下来。

  “何止是地势变了,泥土翻新,恐怕水墓那边情况有变。”何晏冷着一张俊脸,对于前方险恶,突然变得没有把握起来。

  地势的变化,让原本有信心的二人黯然。

  继续向前前进,越接近水墓,地势变化的就越是明显。

  二十丈……十七丈……十五丈……十丈……

  “轰……”

  就在二人穿戴好摸金校尉服,准备入墓之时,听到前方轰隆一阵巨响。

  原本岿然立在眼前的水墓瞬间崩塌,铺天盖地的石头,洪水,不知凡几的朝着水墓两旁的草地上砸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