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九星合一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0:44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18

星相中的猛虎自然指的是曹操。试问此时天下除了曹操,还有谁能够称得上是猛虎。

  至于猛虎啸北,自然不是贾诩控制星相所表达出来的,从发起星相的位置上来看,应该是其他人发出的。

  “想来应该无碍了,丞相让我们不用分心其他,安心处理好墓群的事即可。据传,此次的光武帝墓之中存在一件光武中兴的神器,若我们能够找到这件神器,丞相即便是真的败了,也终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贾诩满意的点了点头。

  “光武帝墓凶险异常,看这些守护水墓,就险些要了我们三人的命。我提议,下次下墓还是集齐九曜,再一同下墓。”秦朗有些担忧的说着。

  贾诩摸了摸白玉摸金符旁的九颗玉珠,“这一次下墓确实太过凶险了,也罢。只是,看着星相,怕贪狼和罗睺是会来不了。”

  就在这一刻,在华容道上,一个普通的小卒子的胸口突然热了起来,他本能的抬起了脑袋,就在这时,对应着他的头顶,出现了一副九星合一的星相图。

  小卒子知道,应该是有人在召集他们执行任务。本来他还想着,此次赤壁大火,丞相可能会有危险,要在危机时刻,救下丞相。可是当看到了关羽,他就放下了心。谁人不知道关羽忠义无双,而丞相对关羽有恩,此次必然有惊无险。

  虽然这样想,但混在华容道的这个小卒子依旧没有离开,仍旧悄悄守卫在人群之中,只消丞相一有危险,他还是会出来相救的。

  九星合一的星相图出现之后,他放心了。这个小卒子悄悄的隐匿到了一旁的草丛之中,而后悄悄露出了一张清纯稚嫩的小脸。这张小脸左右看看没有看到人,迅速地钻进草丛之中脱去了身上的军服,一具瘦小的身躯显露了出来。小卒子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紧接着抛去了军服,扬长而去。

  三国时期,逃兵绝对是要砍头的,可是这小卒子一点犹豫都没有。

  与之同时,另一边帮助孔明布置完借东风阵法的白衣先生的胸口一热,神色慌忙来到了一旁。

  他知道,孔明乃是天文大师,若自己此时仍旧待在孔明的身旁,只怕会露出马脚,别到时候暴露了自己,还把九曜都给抖出来。

  白衣先生摸着胡子来到了无顶的营帐之中。这时,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无人,白衣先生才放心琢磨起了星相,九星合一?孔明先生刚刚借了东风,按情形,主公此刻危矣,应该去救主公,怎么会是九星合一?

  疑惑之际,他看到了星相变幻,猛虎啸北!当即就放心了。

  摸金校尉,虽然从名字上来看,仅仅是盗墓的小官。可是到底是校尉,乃是品阶不低的将军,自然也有着保护主公的重任。

  ……

  在小卒子、白衣先生感应到了九星合一的星相之后,紧接着在江东、草原、交州以及边荒小岛之上都有相应的人感应到了九星合一的星相。

  对于这个命令,众人纷纷做出了不同的决定。

  反观曹营的秦朗等人,则是彻底闲下来了。

  “水墓之旁,我只感应到了其他两人,一人回了水墓,想来应该是水墓守护族人,只是我不知道另外一人是谁?”秦朗一边给梓萱敷着毛巾,一边对着正在看书的何晏说道。

  “还有一人?我看看。首先,徐庶那个伪君子可以排除了,此人虽然有些谋略和见识,但是想来不是他。此人好名,我想义父的败局,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碍于大耳贼对他有恩,所以故意隐藏,不对义父讲明,故意寻个机会躲开了。”何晏一边讲着,还不忘对着书中的内容指指点点,似乎在自己跟自己讨论,辨证理解一般。

  “你是说先生早就知道了,故意不说?这怎么可能?”秦朗满满的不信道。

  “你呀,还真把天下人都当成善人呢?别把徐庶看的真跟什么高人似的。他的心可不比我软多少。二十万将士的命,他都能眼睁睁的看着就这么去了,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何晏摇了摇头,“不过想想也是,匹夫之辈,何足挂齿。若非他整天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我还真想跟他好好结交一番,难得有此志同道合之人。”

  视人命如粪土!这就是何晏,自恃才高八斗,身份高贵,从来不把任何人看在眼中。

  “若真是如你所说,哎,那真是我看错了先生了。如今,有望统一天下的,除了义父,还有何人?义父一败,天下一统的时间必然延后,哎!”秦朗叹息了一声。

  对于秦朗这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何晏早就习惯了,丝毫不以为然。什么天下万民,什么天下一统?与他何干?

  “哎,我记得开启文帝墓的时候,有着一伙黑衣人跟踪我们,然后我们再找黑衣人的相关信息,就再也没有找到了,你说,还有一伙人,会是那黑衣人吗?”何晏突然双眼如火炬般的亮了起来,像是找到了一个值得一提的对手了。

  守墓人的机关虽然精巧,却非顶级。

  这些个阵法机关,只要他何晏做好准备,绝对可以轻易破之。这一次,他不是败在了守墓人的手里,而是败在了贾诩的手里。因为贾诩提供了错误信息。

  何晏高傲,如今,能够有着如此神秘的对手,自然不由得生出此生不孤有人与之匹敌的感觉。

  “你啊。”秦朗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二这性子,怕是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守墓人的衣服是白色,我捕捉到了一个衣角,而另外一人则是毫无破绽,原想着此人身法高超,听你这么一说,若是黑衣的话,就可以理解了。当时,在错落的草丛间,也唯有黑衣,才能借助夜色逃过我的眼睛。”转而,秦朗有些信服的握了握何晏手,算是认可了何晏的推测。

  虽然那黑衣人只出现了一次,可是那一次,却让秦朗等人记忆尤为深刻。因为当时,集齐九曜的所有力量,查了整整三个月,追踪到的线索竟只是一个黑衣人,就在他们布置了一重又一重的陷阱的时候,黑衣人竟凭空消失了一般,整整两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踪影。

  若是其他人,或许,还真有可能觉得是自己武断了。可若真是神秘人的话,倒还真有可能,越是神秘,越是符合那帮人的行事风格!

  “不好!”突然,老二何晏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