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难不死

更新时间:2016-09-19 10:47:12 作者:源子夫 字数:4597

滚滚的河水不断的翻滚、上涌,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随之,一个庞然大物逐渐的浮出水面。水位不断的下降,直至一座似宫殿一般的墓群出现。

  大河竟似消失了一般,与之替换的是一座座似城堡般的墓群。

  没错,这众星捧月般交错,隐暗杀困杀阵法的城堡群,正是规格极高的守护墓群,墓主人则是皇帝的宠臣爱妃们。眼前这如此庞大的水墓,在整个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正在这时,墓群中央的墓门突然洞开,尔后一股旋风,似金龙吐珠一般,将三个黑点重重的抛了出来。

  墓群出水,巽墓洞开。

  看到这一幕的贾诩总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贾诩,大汉丞相治下顶级谋士,领并州别驾,专职摸金一事。同时也是曹操特有的摸金校尉小组的直接领导人。寻常情况,贾诩自是不会亲自出马的,只是此次情况紧急,巨门、文曲以及廉贞三人性命攸关,他才不得不以残臂之躯亲赴险境。

  所幸,洞口的是巽墓。巽代表的是多风,表示对方没有准备赶尽杀绝。如果是在震位,只怕三人直接就死在墓群里了,如此一来,古墓也不会出水了。

  看到被吐出的三人缓缓的爬了起来,贾诩连忙凑了上去,只是他还未开口,被吞出的三个黑点中的一个直接向他挥过来了一拳。

  “嘭!”

  若在以前,贾诩作为三个摸金校尉的上司,只有他能够教训摸金校尉。但如今,他却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出手之人,名叫何晏,乃是何进的嫡孙,曹操的养子,身份很是高贵。且何晏长相不凡,看上去格外的清秀,再加上这身帅气的摸金校尉服,显得别有魅力。

  “老二!”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贾诩,秦朗知道,这次只怕是他们自己多想了,这应该是个意外,不是曹丕等人使了银钱让贾诩故意陷害自己的。

  此次说话的乃是秦朗,摸金校尉的组长,看上去虽没有老二的帅气,可是那显露无遗的浩然正气,却是总能让人眼前一亮并心生好感,自然地想要与其亲近。

  “哼!我何晏,身份何其高贵。乃是大将军何进嫡孙,少帝更是我的嫡亲舅舅。今日,竟险些葬生于水墓之中!”一向温文尔雅注重形象的何晏难得地发起了火。

  也不怪他。往日,任何事情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一切墓群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拿下。可是今日,竟是因为消息不实而险些丧命。

  “老二说,此墓中机关乃是人为操控,真有此事?”在一旁的秦朗低沉着声音,冷冷的问着躺在地上的贾诩。

  看到秦朗出手拦下了何晏,贾诩知道,何晏应该不会出手了。贾诩缓缓站了起来,只是还没有站稳,便再次坐回了地上。

  墓群机关有人控制?怎么可能?那这次探墓岂不是已经惊动了守墓人了!

  不好,看来日后有更多的麻烦了。

  至于眼前的三人的生死,他还真没特别在意。

  “你说的是真的?”贾诩充满惊疑的看着秦朗。

  秦朗努力地想要从贾诩的眼中看出一丝虚假,很显然,让他失望了,这次贾诩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询问。

  “小萱受了重伤!”秦朗没有回答贾诩的话,而是直接抱起了躺在地上的女子。

  此次探墓,因为墓内情况不明,且墓穴是人为控制,梓萱一不小心就受了重伤,已然昏迷。此刻的廉贞全然失去了以往的单纯跳脱的模样,与之交换的乃是一个闭眼的病美人。

  “哼!”何晏冷冷哼一声,算是回答了贾诩的话了。“此墓采用了内外星斗阵,比之寻常帝王墓不差分毫,如今,我等三人虽然被放了出来,可是仍有一部分尸气留在体内,还是赶紧离去为好。”

  秦朗听着点了点头。以往,摸金九曜做事,都得听从上司的安排,只是,这一次,贾诩做的事,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以至于让秦朗都看不下去了。

  如果这次真的按照何晏说的,那么自己三人怕是真的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了。

  “慢着!”抱着梓萱的秦朗以及何晏刚刚转身,却是听到了来自身后的贾诩的声音。

  只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迎来了何晏的冷视。

  “当心!有人!”突然,秦朗轻轻的撞了撞何晏。

  “你居然敢带外人过来?”听到秦朗的话,何晏一愣。转而冷冷盯着贾诩,看得贾诩直瘆得慌。

  有人?难怪自己一路上总感觉有人盯着似的,看来不是幻相!

  “英雄,该看的不该看的,想来你都看到了,不知可否出来一见。”贾诩的询问声一起,整个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飒飒~”一阵风吹过,似乎都没有。

  “轰!”

  就在这时,只看到河水似疯了一般,疯狂的上涌,而后直接将水墓覆盖了起来。

  水面重新归为了平静,就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若非岸边站着秦朗等活生生三人,怕是寻常之人都会以为是幻相。

  秦朗的心中出现疑惑,“一个应该是刚刚水墓中的人,按照老二所说,那么就应该是世代守护水墓的守墓人。那么还有一个是谁?”

  一边想着,秦朗的眉头死死的锁定着西南山方向,黑衣人往那边逃了。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男子左手拿着一柄镶玉宝剑,右手拿着一本古籍,一副侠客的打扮。

  再看其容颜,方正的脸配上细短的胡须,此人不是徐庶,还能是谁?

  徐庶!

  贾诩一愣,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人正是辅助刘备于新野打败曹军而闻名于天下,后归曹之后,深受曹操器重的徐庶,只是此人极为忠义,自入曹营那一刻起,就曾发誓,此生绝不为曹操出一计一策!

  眼下乃是孙刘联军抗衡曹军的关键时刻,以徐庶对刘备的忠心,应该留在长江一线,时刻关注战局啊,为何会一路尾随自己?

  一看到是徐庶,秦朗也是一愣。居然还有一人!看来,为义父看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比如秦朗,就没有察觉出徐庶的所在。

  “素闻郎公子丰润第一,机警过人,今日一见,果不虚言。庶自认躲藏之术过人,更是能够躲了一路不被贾大人发现,没想到公子一到就察觉出了庶。”徐庶颇有些佩服的对着秦朗弯下了腰,表示折服。

  秦朗一怔,他刚刚哪里发现了徐庶了,不过是发现了其他两人罢了。

  “秦朗见过先生。”秦朗当下对着徐庶行了一礼。

  “嗯。”徐庶满意的点了点头,“贾大人,我道是,为何你匆匆的离开军营,原来是接应朗公子和宴公子,还有梓萱小姐了。只是不知,刚刚那个……”

  孔明的行事作风,徐庶自然是知道的。而且星象有变,显然是有人行了黄道之事,借去了东风。恰逢此时,黄盖投诚,献计铁索连环,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绝对是孙刘联军的计谋。

  只是,知道是知道,说与不说,又是另一回事了。

  徐庶自然看出了,此次曹操若是中计,很有可能会元气大伤,乃至所带去的部队所剩无几。所以,徐庶随便找了个借口,脱身离开了。适逢看到曹操手下一贯神秘的贾诩,突然离开了许都,出现在了具区一带,在他身边还有好几位不认识的人,出于好奇,便跟过去看了一下。

  只是一看,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古墓出水,水墓惊现。

  “朗公子和宴公子想来先生都是认识的。那么我就来说说,先生不认识的。想来先生应该也是听说过吧,丞相设了一个摸金校尉的官职,而眼前的朗公子、宴公子以及梓萱小姐还有的一重身份便就是摸金九曜里的巨门、文曲以及廉贞。”贾诩指着秦朗三人,淡淡的对着徐庶说道。

  “摸金校尉,摸金九曜?”

  徐庶当下也是一个惊讶,因为在他看来,秦朗和梓萱是摸金校尉还可以理解,可是一向自恃才高八斗,目中无人的宴公子居然也放下了身份当起了摸金校尉。

  “一路艰险,随我而来的摸金校尉大多为救三曜而去世,可先生却能一直毫发无损的跟着我们,所以还请先生帮助我们。”说完,贾诩当下对着徐庶重重的点了点头。

  贾诩以毒计闻名于世,可是其人善于隐藏,且为人谦逊。再加上贾诩虽然在制符手艺上已经堪称绝顶,可对于易理之道也仍是初学,所以才会对徐庶有此一问。

  徐庶看了看曹营的方向,默默的摇了摇头。不过,以诸葛亮的智慧,应该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就对丞相下死手,不然只会便宜了江东吴氏。那么此次,丞相想来是有惊无险了。

  想到此处,徐庶轻轻地低叹了一声。

  正因为算到了丞相必然无碍,才更为叹息。即便是没有了二十万大军,数年来没有征伐之力。可是丞相手握北方军权,又是雄才伟略,只需休养生息个几年,必然会东山再起,再图孙刘。

  若是孙刘联盟一直如此也没什么,可就怕,刘孙因为看到丞相被拔去了牙而开始互斗,如此一来,即便孙刘联军再强、把丞相算计的再狠,也难掩日后的失败。

  由一步识百步。智者从来都是如此。

  “朗公子可是发现了?”徐庶没有理会贾诩,而是看向了秦朗。在他眼中,贾诩虽有才,可是多次拜主,为人所不耻。

  抱着梓萱的秦朗十分疑惑,当下皱着眉头看着徐庶。

  高手之间的对决,智者之间的策谈。往往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足矣!所以,秦朗眉头一皱,足以说明一切。

  “看来公子确实机警。只是,不知公子认为哪一路会阻止你们回去?”徐庶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只是,看似询问式的话语,语气却如长辈考教小辈似的。

  “朗认为,归途必然一帆风顺。”秦朗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庶,他没想到徐庶也发现了其他两人,当下有些震撼。不过,可以理解,毕竟徐庶可是成功躲过了的眼睛的人。

  以往,秦朗虽然尊敬徐庶,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发自内心的尊敬。因为,在以前,徐庶为人所知的乃是计谋和智慧,可入了曹营这么长时间,却一点功绩都没显露,再加上寻常的游侠的出身,想要从心底的折服秦朗这些公子,怕是有些不足。

  如今,以实力说话,徐庶确实真真切切的折服了秦朗。以前就听说徐庶在水镜先生门下学习,学了天文、历数、玄理、儒义,今日看来,传闻不虚。

  “那还要我帮助什么?”徐庶一个白眼,转而直接走在了前面。

  “哼,不过是个游侠而言,装什么隐士高人,真以为些许阵法玄易别人就看不出来了?不过是寻常的梅花步伐而已。”老二何晏一个冷哼,虽然紧紧地跟在秦朗的后面,言语之中却充满了对徐庶的不屑。

  回曹营的途中,徐庶托言有事,先行离去了。

  得知丞相拉着二十万大军已经前去长江天堑,且听从了黄盖的建议,选择了铁索连环,何晏当下冷嘲了起来:“没想到,智如义父,竟也是有中计的时候。铁锁连环?看上去是可以横渡大江,若是孙刘使用火攻,怕是二十万大军就要所剩无几了吧?一帮智者?我看那是一群废物罢了!”

  何晏素智,更以“翩翩浊世佳公子,谈玄论道小京房”闻名于世。只是,智则智矣,却恃才傲物,冷眼苍生!

  “什么?那岂不是说,义父也有难?”

  听到何晏的话,秦朗一惊,对于何晏的智慧,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何晏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前仿佛出现了二十万大军正毁于一旦了。

  “谁知道呢?”何晏毫不在乎地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看着手中的古经。

  秦朗知道何晏的脾气,所有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径直的走到了贾诩所在的营帐。

  “别驾,义父他?”秦朗对着贾诩恭敬的行了一礼。

  “赤壁大火,只怕要出现危险了。我在想是否要联系其他六曜。危急时刻,出来护卫丞相。”贾诩点着头,表示已经知道了秦朗即将说的话了。

  摸金九曜,除去已经知道的巨门秦朗,文曲何晏以及廉贞梓萱外,还有贪狼、禄存、破军、武曲、罗睺以及计都。

  九人乃是曹操广邀天下豪杰,而后层层筛选出来的!九曜中人平时各自有着自己的生活,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聚集。因为有高人创出的神秘手段发信号,九曜可以通过星像接受召集,所有无论隔多远,九曜都能够快速的聚拢,而后执行任务。

  “把你的白玉摸金符给我?”贾诩重重地看了一眼秦朗。

  秦朗没有犹豫,当下取下白玉摸金符给了贾诩。秦朗手中的白玉摸金符可不是什么寻常的符纸,乃是由传说中的和氏璧,即传国玉玺的碎角炼制而成,天下也就仅此一枚,可谓是珍贵异常。

  只看到贾诩把摸金符放置在了温酒的火堆之上,火堆之旁放置着九枚玉珠。随着贾诩不断的掐出几个指法,九枚玉珠纷纷亮了起来。近乎一瞬,星空之中,九大星相图格外的闪曜了起来。

  由无数颗星辰构成的九大星对应着摸金九曜,其中为首的巨门,代表的是秦朗。巨门旁边的是文曲和廉贞。从星相上倒是可以看出,三人异常的接近,随后的贪狼、罗睺以及计都隔的较远。而和氏璧就在禄存、破军和武曲的不远处。

  正当贾诩准备引动星相给在赤壁的三曜下达指令的之时,星相巨变,出现了一头猛虎的形状,猛虎啸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