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未死

更新时间:2016-11-21 10:13:27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06

“世子没事吧,哪里撞疼了?”天锦问。

  司马元显刚才还是一脸凶相,这会儿呐呐的说不话来了,那股清甜的香味还在鼻息之间萦绕着,并未散去。

  被她这么一问,他两边的脸颊悄悄染上一抹红晕。

  这时,马车车帘被人从外面撩开,王国宝一脸严肃地站在外面,往车内扫了扫,最终落在了司马元显身上。

  “世子?”

  司马元显正是不自在的时候,听到王国宝的声音,立即把矛头对准他,“你干什么突然停车!”

  王国宝:“世子打包的食物不是要分出去?”

  司马元显:“……”

  瞥了眼摆在外侧的两个食盒,他不由语塞。眼角余光又察觉天锦正盯着自己看,更加显得不自在了。

  他长腿一伸,故作凶狠地瞪了天锦一眼,“让开,本世子要下车。”

  这臭脾气!

  天锦没说什么,默默移了移。司马元显飞快钻出去,头也不回,只有那不可一世的声音传了进来。

  “本世子骑马回府,不用你们送!”

  话音落下,车外很快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天锦:“……”

  王国宝:“……”

  两人莫名的将对方望了一眼,气氛微妙。

  王国宝倒底是权臣,很快恢复镇定。示意手下将车上的食盒拧了下去了。

  车帘落下,马车内视线一暗,宽敞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主仆两人面面相觑。

  采桑小声道:“我怎么觉得元显世子像是落荒而逃……”

  说着,她便好奇地掀开挡着窗口的小帘子。

  天锦抬眼望出去,便看到拧着食盒的侍卫朝那蹲守在街头的乞丐招了招手,“世子爷赏你们的!”

  那些乞丐眼中放光,一拥而上。

  这是……

  “原来元显世子打包了那些食物是为了施膳啊。”采桑惊讶地睁大眼,“瞅瞅那些乞丐熟练的模样,想必不是头一回吧……想不到元显世子还有这等的善心。”

  天锦未说话。

  目光递出去,看到那些乞丐围在侍卫身边,并未扑上去争抢,反而静等着食物分到手,道了谢之后才散开。

  这的确不像是临时起意的施膳。

  想到司马元马莫名跑掉,天锦不由地摇摇头。此人阴晴不定,心思诡异,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她拢了拢衣袖坐定,手指摸到袖中的东西时,心里微微一凛,“将帘子放下来,到外侧守着。”

  采桑不解地回头,却还是依言照办。

  天锦这才将藏在袖中的东西摸了出来……

  是一张被卷成筒状的字条。她手里微微顿了一瞬,才慢慢地将打字条捻平。字条上只有四个字,却足以在她心底惊起千层浪。

  ——刘裕未死。

  天锦倒抽一口气,又将字条拿近一些。没错,是这个四字。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双眼紧紧盯着上面的小字,身体没由的哆嗦起来。

  “公主?”采桑立即察觉到不对。

  天锦却也顾不上她,字条被她紧紧攥在手中,目光一抬,“下车,我们不回去了。”

  采桑脸色微变,立即扬言问道:“公主的脸色不太好,是否哪里不舒服?”

  “下车!”天锦不想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在,马车一直停在原地尚未移动。车帘被掀开,王国宝的面孔再次跃入眼中。

  主仆二人在车内的话,他都听到了。车帘一起,天锦苍白的脸色首先撞入眼中,他剑眉轻拧,神色肃然,“怎么回事?”

  天锦心里发紧,字条还被她紧攥在手中,脑子里全是阿裕。乍见对上王国宝凌厉的目光,便有些不知所措。

  反而是采桑替她解了围。

  “王大人,公主刚才撞到了,怕是身体不适,不知就近的医馆在哪里?”

  王国宝目光审视的目光在天锦停留了片刻,见她额间溢出细汗,这才侧身让开。

  “医馆就在那边。”

  采桑道了声谢,扶着天锦就往医馆走去。

  天锦下意识抓紧她的手,“采桑,我不是……”

  “公主身体不适,还是去医馆看看吧。”采桑扶着她的手暗暗用力,小声道:“王大人还在身后看着。”

  天锦闻言只能暗自忍耐。

  字条是沐倾城趁机塞给她的,阿裕没有死,那她必然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天锦也并没有哪里不适,她只是太激动了,太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阿裕没死,阿裕没死……怎能不叫她心喜若狂。

  王国宝正依在马车车厢上,目光一直盯着天锦,目送着她被采桑扶进了医馆。

  另一边,侍卫已经将食物分发完毕,拧着空食盒走过来。

  “宝爷,这食盒可要送回醉望楼?”

  王国宝的视线尚未收回来,若有所思道点点头,“你去送食盒,完了去那个医馆,将人带回府。”

  侍卫朝医馆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敢再耽搁。

  直到琅邪王府的马车打街而过,渐行渐远,采桑才终于松了口气。她转身,见医馆的大夫和药童都望着她,笑道:“没事了。”

  医馆名叫仁和堂,住于金乌巷。是虞美人的一个联络之地。天锦早前与徐道覆来过一次,对这个医馆并不陌生,只是里面似乎换了新面孔。

  采桑不以为意,“公主放心,都是能信任的人,请随我来。”

  天锦胡乱地点点头,跟着她进了内室,便迫不急待地问:“阿裕没死,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什么?”采桑一愣,随即瞪大眼,“公主是说刘公子他……”

  “你不知道?”

  采桑急急摇头,“当初我被刘公子带出归香苑后,没多久就来了山阴,归香苑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情。”

  所以刘裕之死,归香苑被火焚,她也是从徐道覆口中得知的。

  天锦见她不似撒谎,这才将一直攥在手中的字纸递过去。

  “这是沐首领的字。”采桑一看认了出来,笑了笑,“沐首领是虞美人内部总领,除了公主之外,她是唯一能调动虞美人旧部的人,相比之下,我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婢女,公主实在冤枉我了。”

  天锦已经相信了她的说辞,心中也渐渐平定下来。看来想要知道刘裕的情况,必要见沐倾城一面才行。

  “怎样才能见到她?”

  采桑宽慰道:“既然沐首领刻意给公主递了消息,必然会一路尾随而至,公主不要着急。”

  怎能不着急。她都要急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