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挑明

更新时间:2016-11-07 09:44:4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95

不管是不是他多虑了,此事他都要给天锦提个醒。

  但此时提到刘裕就令徐道覆更心塞了。

  也不知这混帐小子是哪里冒出来的,白白占了公主的便宜。不过,在他看来,这桩婚姻如同儿戏,待公主恢复记忆,自然再看不上刘裕那等无名小卒,倒是不足为惧。

  “有其一便有其二,这其二是什么?”天锦又问。

  “其二,公主的身份十分重要,千万不能泄漏……”

  这回天锦没有反驳。

  无论她愿不愿意相信,她或许真的就是那位传奇北朝公主?

  见她不像从前那样抵触,徐道覆心里暗喜。抬手捋了捋斑白的长须,试探道:“今日见了虞美人三大首领,公主可有记起什么?”

  “你是说她们是……”天锦猛地瞪大眼。

  徐道覆缓缓点头。

  “她们给的我的感觉……”

  “怎样?”

  “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

  如此说来,她这是愿意接受这个身份了!

  徐道覆彻底地放下心来,眉宇间忧思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如愿以偿的喜悦,眼里甚至还染上了一抹激动之色。

  明明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打扮,那一笑之间,竟好像坠落到凡尘一样,很让人不习惯。

  天锦不好再与他直面,堪堪撇开眼。

  徐道覆显然也知道自己失态,不自在轻咳一声。

  “公主没了从前的记忆,却还能对她们留有印象,可见从前她们与公主的感情深厚。公主不必担心,有我在,再施几回针,总会慢慢想起来的。”

  “真的会吗?”天锦心里复杂又迷茫。

  “会的,请公主相信我。”

  天锦再问:“今日在茶楼……是先生事先安排好的?”

  料想她已经猜到,徐道覆自然也不再隐瞒了。

  “说那茶楼是虞美人旧部一处暗桩,的确是我与三位首领商量后,故意将消息透出来的。早料到琅邪王得到消息,必然会让你前去试探。他暗中不动,想坐收渔翁之利,却不知我们是将计就计。”

  天锦:“那……茶楼真是暗桩吗?”

  徐道覆:“并不是,那只是一间普通的茶楼。三位首领心里挂记着公主,这番安排其实只是想与公主相见。待公主恢复记忆,就带领她们从头再来,一雪前耻。”

  他说得信誓旦旦,可天锦心里却并不乐观,“在茶楼时,你说火烧归香苑的事另有蹊跷,并非是虞美人旧部所为,可有证据?”

  徐道覆:“证据或许没有,不过……当时沐倾城也在广陵,暗中保护着公主安全,公主若想知道真凶那便要亲自去问她了。”

  话落,想起天锦如今失去记忆,必然也分不清那三位首领谁是谁,便又补充道:“刚才开门的那位便是沐倾城。”

  没错,她就是沐倾城。

  无法否认,那时她的确是出现过啊……她那时便已经找到了自己,一直都隐在暗中保护?

  可归香苑出事时,她并未出现……是了,她曾对她亮过身份,却被自己赶走了。

  想起刘裕的死,天锦心底再次隐隐作痛。

  都怪她,都怪她……

  不必说,归香苑的灾难一定是她引来的。是她连累了阿裕,连累了秦妈妈和整个归香苑。

  天锦痛苦地抬起双手将脸上捂住,闷闷地问:“那先生呢?”

  徐道覆:“公主想问什么?”

  “先生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人?”

  徐道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也一直都是公主的先生,从未改变过。”

  难怪……

  难怪他对她的态度一直都这么奇怪,认定了她就是北朝公主。

  天锦心里轻叹,“我知道了。”

  “公主?”

  “先生,我想静一静,可以吗?”

  她一脸疲惫,眼里压抑的痛苦让人一眼看穿。徐道覆理解她一时无法接受,需要时间去适应,毕竟在这个事情上她一直都抱着抗拒的态度。

  到底,也不能把人逼得太急了。

  本还打算借机再施一次针的,也只好放弃了。

  他转身迈出厅堂,看到守望廊下的采桑,淡淡吩咐道:“照顾好公主,稳住她,切记不可声张。”

  “喏。”

  打从天锦进府,徐道覆就明里暗里不断暗示着她,如今终于挑破真相,他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

  也该去司马道子那边看看,他们得了假消息,一无所获,下一步又有何打算了。

  ……

  不得不说,徐道覆不愧跟了司马道子一场,将他的心思抓得十分精准。

  茶楼的背景查来查去,都是干干净净的,三位商贾女子也查不出问题,算是白白忙活了一场。

  可是无风不起浪,无端的就传出虞美人的消息,就算是假消息,这里面也必有猫腻。

  “王国宝。”

  王国宝脸色微凛,“请殿下吩咐。”

  “将虞美人旧部混进山阴的消息,给谢石叔侄递过去。”

  王国宝一愣,“消息是咱们得到了,为何要便宜了他们?”

  “不是假消息么?”

  “可是,万一……”

  司马道子冷笑,“不管是不是有万一,都让谢石叔侄去查。谢石不是要回寿阳吗?寻个由头将他留下来。”

  “殿下此举有何深意?”

  司马道子:“本王倒是听说了一件有趣之事,听说他谢石在寿阳藏了人。”

  “哦?”王国宝大感意外,嘴里啧了两声,“想不到谢常侍平日里看上去一本正经,竟也会传出这等风流韵事?”

  “想到哪里去了!”司马道子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王国宝:“难道属下猜错了?”

  “真是藏了个女人,本王何必提起。”

  王国宝:“殿下的意思是?”

  “你让张鹤悄悄去寿阳查一下,此事不要声张。”

  “诺,属下这就去安排。”

  王国宝领命退出去,正好看到徐道覆翩然而至。他便站在雕花扶栏前等他走近,“徐道长不是早就回府了,怎么这会儿才过来?可让殿下好等。”

  徐道覆朝他微微拱手,不答反问,“王大人这是要走了?”

  “正是。”

  徐道覆:“殿下心情如何?”

  王国宝嘴角一抽,实在想不通他要走了,与殿下心情好坏有什么联系?

  他没好气道:“徐道长进去便知,告辞。”

  徐道覆拂了拂衣袖,在原地送目他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背影,这才踱步进了书房。

  听到脚步声,司马道子缓缓转身。今日不必出府应酬,司马道子身着一身深灰色的圆领便服,腰间玉带边坠着一枚上好的羊脂玉佩。

  反观徐道覆长年的一身道袍,羽冠高耸头顶,实在身不出什么新意来。

  司马道子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那丫头今日在茶楼表现如何?”

  徐道覆张口便来:“不提那屋中三位女子是否是敌寇的身份。天锦到底不是真正的北朝公主,不开口时还挺像那么回事,只是一开口便少了股凌人的气势。假的到底还是假的,老道辜负殿下期望,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