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反转

更新时间:2016-11-07 09:43:58 作者:源子夫 字数:1294

“你以为?”司马元显不屑冷哼。

  他们母子所有的不幸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偏偏他却还要喊他一声父王。那些年他们母子如履薄冰,走到哪里都是指指点点的嘲笑声。

  他的母亲本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就因那不负责的男人一次醉酒就毁尽了她的一生。他认为她是他人生之中的污点,难道他就不是他们母子的污点?

  或许她母亲曾经的的确确是期待过的……

  那时候,他还小,并不懂得父王为何不来看他们。

  母亲唯一一次抱着他,温柔地在他耳边述说的对父王憧憬,那也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愿。

  希望能得夫君为她画一次眉,如此就够了。

  为了这个愿望,他跑去找父王闹过,可他还未碰到父王的衣角,就被人拉下去了。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母子都被禁足在晴梨院。

  他永远记得母亲那时心灰意冷的神情,她说:“何必去求,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去拿。”

  母亲说到便做到了,她为他拿到了这个王府最有价值的东西,琅邪王府最尊贵的世子之位。

  足以恶心他的父王和嫡母王氏一辈的东西。

  想到这个,他嘴角勾了勾,勾出一道讥讽的弧度。

  “你别这样,是我说错了话,我向你道歉。”天锦愧疚地扯了扯他衣袖。

  “道歉有什么用,只有弱者才会道歉!”话至最后,他寒冷的声音已带出了几分颤抖。

  他推开她,沉郁地越过她,大步踏下城楼。

  看看他那略显单薄的背影,天锦心里越发自责难受。

  在城楼下等侯的采桑,见司马元显都已经离开了,可天锦还没有下去,心里不由暗暗着急。

  好在天锦也没有让她等太久,收了拾心情,理了理衣衫,也终于下了城楼。

  “我方才看到元显世子一脸阴沉,公主可是把他修理得狠?”

  天锦眼里微微一闪,脸上很不自在,“……确实狠了点,做得过份了。”

  觑着她的脸色,采桑迟疑了一下,小心试探道:“其实,元显世子也挺可怜的。那日在前院挨罚,竟没有一个人为他求情,虽然王氏为他说了句话,可我听说琅邪殿下听了,反而更怒了。”

  天锦沉吟片刻,“王府的事情,哪轮得到我们这样的外人来说道。走吧,回去吧。”

  “喏。”

  ……

  存菊堂内,徐道覆望眼欲穿,正焦急地等着天锦回来。

  天锦进院后,就看到他在正厅里坐立不安。看到她时,眼里一亮,立即迎了出来。

  “先生在这里正好,我心里正好有许多疑问想向先生请教。”

  徐道覆在此等侯,自然也是有话要说的。

  “公主别着急问,可否先解了老道心中一惑?”

  “先生请问?”

  “公主何时与元显世子走的这样近,方才你们去了哪里?”

  天锦显然是没料到他竟问得这样直接。她与司马元显之间的事情……还真是令她难以启齿啊。

  可徐道覆还等她的回答。而且看样子他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怕是就为了弄个明白。

  “此事说来话长……”

  “说得详尽些也无妨。”

  天锦:“……”

  如此看来,是无法敷衍过去了。眼看真的推脱不掉,她也只好将这其间的恩怨讲了一遍。

  末了,又加了一句,“我这回似乎把他得罪狠了。”

  哪知,徐道覆听完,却长长松了口气。

  “公主切记不可与元显世子过分亲近。”

  “这是为何?”

  “一则,琅邪王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哪怕他们父子关系再怎么不好,元显世子都是承袭爵位的不二人选。他的婚姻,就连琅邪王也做不了主,是要由晋帝亲自指婚的……”

  “等等!”天锦连忙打断他,“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我已经嫁给阿裕为妻,怎么与无显世子弄出私情。”

  “……看来是我多虑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