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释解(1)

更新时间:2016-11-07 09:33:59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48

刘裕目送他离去,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妥。返身回到屋中,拆了信一看,脸色顿时大变,差点就将桌上的酒坛掀翻了。

  这信,是从建康皇朝发来了。

  日前,为了查明归香苑被毁真相,刘裕对天锦的身份起了疑心。他怀疑谢琰在此事上有所隐瞒,便写信委托身同样身受其害的陆问去查。

  归香苑秦柔娘的死,本就是让陆问愧疚万分。收到刘裕信后,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哪知这一查,还真让他查到了蹊跷。

  刘裕哆哆嗦嗦的又在信封里掏了掏,掏出北朝锦公主画像时,摒着呼吸一看,脸色立即就变了。

  “怎么会这样……”

  天幕终于彻底地沉了下来,青瓦屋檐上雨水成了一股小溪流似的砸下来,没有半点要停歇的迹象。

  琅邪王府内。

  采桑匆匆收了伞具,脚下绣鞋早就被雨水浸湿,裙子,肩角,连头发丝都是湿的。

  听到匆匆的,踩着水的脚步声,天锦不由转身,看到她的样子,惊讶道:“怎么弄得这样狼狈?”

  采桑:“义父说他不便沾染琅邪王家的内事,便让我亲自去查了,公主久等了。”

  天锦摆摆手,“此事不急,先去换身干净衣裳。”

  采桑在外面淋了雨,虽有伞具,奈何雨势太猛,这会身上都湿透了。先前急着赶回来,一路疾走身上还冒了汗。这会儿立在廊下,冷风阵阵吹来,寒幽幽直哆嗦。

  她没有拒绝天锦好意,直接回去换衣裳去了。

  等她再回来,天锦已经进屋了。她推门进去,就看到方正的桌上放了一碗冒着火气的姜汤。

  天锦从内室出来,身上也换了样,看到她,便指着姜汤说:“趁热喝了吧。”

  采桑一愣,“公主亲自熬的?”

  天锦抿唇一笑,“是王妃令厨房备下的,我不过是去端了一碗回来。”

  今日琅邪王大发雷霆,严惩了司马元显,府中不少人都被殃及到了,尤其是伺候司马元显身边的随从。

  这会儿,司马元显还带着伤跪在前院,谁也不敢求情。王氏让厨房备着姜汤,只等琅邪王气消了再端过去。

  天锦去厨房要了一碗,不值一提,采桑却十分动容,端起汤碗,手都哆嗦了一下。

  她一个婢女,何德何能,竟劳驾公主亲自给她端了姜汤啊。

  “事情查得怎样了?”天锦问。

  采桑将姜汤喝下,整个人都暖烘烘的,对天锦也多了份敬意。

  立即正色道:“公主,恐怕是我们误会了元显世子了。”

  “误会?”天锦冷嗤,“事情都那样了,还是将他怎么误会?”

  事情未查清以前,采桑对司马元显也是十分瞧不上的。但摆在眼前,未必就是事实。

  “元显世子所做的事情,的确是事出有因。我特意去查了,新娘其实早就有了意中人,只因男方是个名不经传落魄剑士,遭到了家人反对。新娘苦求无果,便与那剑士私定了终身,这才被家中强行订婚。”

  “……竟是这般曲折。”天锦呆了呆。

  采桑用力点头,“如果新娘家人为了求得一门好亲事也就罢了。偏偏她父母攀权附贵,竟是让她给一个年过半百老头儿做续弦,这世间哪有把自己女儿往火坑推的道理,这对父母真是可恶极了。听说她被压上轿时,哭得是死去活来,便是没有元显世子闹得这一出,那新娘子也是要寻死的。”

  天锦听了久久无语,子女婚姻本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摊上这样的父母,这子女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她心里越发同情新娘了,再看看外面的磅礴大雨,无奈摇头道:“看来她的骨灰是寻不到了。”

  采桑迟疑了一下,又说:“我去元显世子供出那个位置查过了。我去时,外面还只是蒙蒙细雨,那里没并有烧焚过痕迹。而且,新娘的意中人,那个剑士也不见了。

  天锦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了,“你是说……”

  采桑点点头,“元显世子说了谎。早在那新娘跳下凤鸣湖意外获救,他就派人去查了新娘的情况。元显世子显然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我怀疑那新娘还活着,或许已经与那剑士远走高飞了。”

  “司马元显……”天锦喃喃吐出这个名字,脸上的阴霾终于褪去,想不到他竟是这样的司马元显,“走,我们去前院看看。”

  采桑连忙将她拦住,“琅邪王可是放话了,不许任何人求情的。就连王妃的面子都没有给,公主贸然前去,恐怕不妥。”

  天锦道:“那就不求情,给他送把伞吧,跪在大雨中也怪可怜的。”

  采桑忍不住轻笑。

  得知元显世子坑害了人命时,还一副死不知悔改的模样时,公主可不是这样想的,都恨不得冲上去补上两脚呢。

  前院。

  司马元显正跪在青石板地面上。因为挨了板子,身上歪歪扭扭,跪得乱没形象,几乎都要趴在地面上去了。

  豆大的雨滴砸在他头上,身上……远远看去就着落汤鸡似乎,哪里还有往日嚣张狂妄的气势。

  接过采桑递过来的伞,天锦缓缓走到他身边。

  砸在身上的雨滴一下子没有了,司马元显还当是雨停了,正准备松口气。就听到一道清软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

  “你还好吧?”

  他抹了把脸,抬头就撞进了天锦似清泓一样的黑亮眸子里。

  “是你!”

  此时的司马元显在雨水中冲淋了好一会儿了,额前的碎发沾在脸上,雨珠就顺着脸颊流下去。就连眉毛、睫毛上也不能幸免,雨水冲到眼睛里,让他睁也睁不开,与天锦对视,非但没有半点气势,反而很滑稽。

  天锦忍不住打趣,“是我,恭喜世子终于把琅邪殿下惹恼了,这下你开心了?”

  司马元显似乎也明白自己现在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听着她这幸灾乐祸的语气,顿时大怒,“滚开,离本世子远点!”

  天锦也不恼,“我好心来给你撑伞,你不道谢也就罢了,作甚恶语伤人呢?”

  “哼!本世子不用你假好心,把伞拿走,本世子不需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