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采桑

更新时间:2016-10-31 09:10:03 作者:源子夫 字数:2406

等他们赶到断桥上,只剩下一圈一圈的水波在荡漾。她竟连扑腾一下也没有,直接就沉入了湖底。

  天锦实在不相信,一条鲜活的人命,就这样消失在眼前。她双眼一红,鼻子一下子就酸了,目光狠狠地瞪向司马元显。

  “都是你这个登徒子,现在满意了!”

  司马元显目瞪口呆,望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湖面,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脸色刷地惨白。

  “我只是想给她画个眉而已。”他喃喃开口,声音轻颤,“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非要跳湖自杀……”

  “你还说!”天锦气愤难平,终究是忍不住踢了他一眼,“女子名节多么重要,这是她大喜的日子,你当着她夫君的面,钻入她的轿子,你让她有何颜面活下去!”

  “我,我……”

  面对天锦咄咄逼人的口气,他一时哑然,无言以对。

  湖岸边蓦地传来一阵凄厉哭声,有人跳下湖去打捞,有人一遍遍呼喊……司马元显脚下踉跄两下,脸上血色尽失。

  天锦脸上怒气不褪,刚要上前,却被徐覆道一把拉住。

  徐道覆小声道:“我们先走。”

  “可是……”天锦望着岸边那边混乱,难道就这样算了?

  “走!”徐道覆却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拉着她下了断桥。

  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司马元显还呆呆立在桥上,目光落在那片碧色的湖水上,神情蔫蔫。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就没了。天锦对司马元显这种任性妄为的行为十分厌恶。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她满心的愤怒,被徐道覆拉着走了老远,还义愤填膺道:“先生为何要将我拉走,就算他是世子,也不能这样草菅人命!”

  徐道覆叹道:“世子虽然行事乖张,但本性并不坏。”

  天锦冷笑,“本性不坏就能纵容恶犬伤人?做出当街将人逼死这种事情?”她没法认同这样的话。

  徐道覆又叹,“他也是可怜之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说话间,两人不知不觉拐进了金乌巷。巷口处一座茶楼正对着热闹的街道,里面宾客满座,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哭喊声,都纷纷离席,奔至门口,窗边。

  天锦只觉得心口越发堵得慌。

  徐道覆干脆闭口,不声不响将她领进一间药铺。天锦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药材才反应过来。

  “这里是?”

  “仁和堂。”一道轻柔的声音从后堂里传来了。

  连接后堂的一道镂空菱花小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一位头戴方巾,身穿布衣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天锦看着她素净脸,正疑惑着是否在哪里见过。

  那位女子已经走到了跟前屈身行礼,笑盈盈喊了一声,“义父。”

  天锦微愣。

  只见徐道覆捋着长须,和蔼点头,“一路辛苦了。”说罢,才朝天锦介绍道:“这是老道的义女,公主可以叫她采桑。”

  “采桑?”天锦眨眨眼,“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徐道覆正色道:“采桑乃是药女出生,一直跟在药堂里打理药材,不知公主在哪里见过她?”

  天锦被问住了,为难地笑笑,“兴许是我记错了。”

  “公主没记错,我是胭脂。”采桑眼里含笑,又朝着她屈了屈身。

  天锦不由惊愕,“胭脂?竟是你……”

  采桑眼里底笑意越浓,见徐道覆一脸迷惑,她侧身抬手,“义父,公主,请坐吧,此事说来话长。”

  她如今粉黛未施,打扮得十分素净,五官反而显得十分精致,哪里是归香苑里那个姿色平平的胭脂能比的。

  更重要的是,她既然是徐道覆的义女,怎么流落到烟花之地?

  采桑眼里笑意稍褪,待两人坐定,才缓缓道来。

  “当日,广陵仁和堂急需一批药材,只因淝水大战在际,淮水一带的通道全被封锁。药材迟迟不到,仁和堂堂主急不可待,先后派了几个人前去接洽都迟迟未归。

  堂主无耐之下,只得亲自去取,不想途中遇到了流民,药材被一抢而空,他也因此而受了伤。回去之后,久卧于榻上无法下地。战争爆发后,广陵县各大药堂里药材都变得紧缺。堂主的伤无药材可治,我只得只身出城去采摘。

  那几天刚下雨,山路崎岖难行,我不慎从山坡上滚下去,醒来后才知道被潇湘乐坊吴班主所救。出于谨慎,我便化名胭脂,之后就跟着乐坊一路走走停停,绕了大半年,直到又重新回到广陵……”

  她轻描淡写地说完这番话,天锦久久无语。

  同样是受伤获救,她们的命运却截然不同。采桑聪慧又懂得忍隐,身沦囹圄却能全身而退。

  反观她……身心俱惫!

  “采桑从未见过公主殿下,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公主恕罪。”说完,她便要对着天锦跪了下去。

  天锦眼疾手快,赶快托住她的手臂,“我不是锦公主。”

  采桑一愣,不解地看向徐道覆。

  徐道覆眼里闪烁,微不可察地朝她使了个眼色。

  她顺势站了起来,话峰一转,“不知义父此番召我来山阴有什么吩咐?”

  天锦也正疑惑,不知道徐道覆突然把她领到这里来做什么?

  徐道覆朝着天锦拱拱手,“公主身边需要有信得过的人使唤,既然两位早有渊源,那就再好不过了。”

  此话一出,天锦大为感动。她在琅邪王府身份尴尬,府上的下人如玉儿那般都是身份清白的家仆,迫于无奈来侍奉她,言行之间多有懈怠嫌弃。

  她是为了报仇才寄人屋檐之下,也不好因为这种小事去打扰王妃,徐道覆此举实在是体贴入微。

  她的心里,没由来对他生了不少好感。

  采桑含笑道:“就听义父的安排,只是王府里怕是不好进。”

  “是啊,”天锦轻叹,“王府规矩多,这事还得禀明王妃,经她之手才能安排。”

  “何必这么麻烦。”徐道覆摇摇头,“老道投身琅邪王门下,身边也该有个人照顾起居,琅邪王早知道老道有个义女。你明日便去王府,向门房说明身份,便能顺利进府。”

  “原来先生早有安排。”天锦心中一喜。

  徐道覆捋着胡须,笑容和蔼,神色间却有种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他说:“公主不妨在此稍等片刻,老道还有些事情要嘱咐采桑。”

  天锦欣然点头,“两位请便。”

  后堂之内。

  采桑脸上笑容收了起来,“义父。”

  徐道覆也是一脸严肃,“淝水一战,公主失踪后,虞美人众部群龙无首,消息阻塞,好在你平安无事!受苦了。”

  采桑双眼微垂,“我没事。先前是身陷归香苑无法脱身,只是外头那位……”

  “她便是锦公主。”

  “啊……”采桑被吓了一跳,一会儿是一会不是的,她都要被弄糊涂了。

  “她失忆了。”徐道覆暗叹,“我曾试着唤醒她的记忆,只可惜她似乎很抗拒。说起来,她又是怎么进了青楼的?”

  这个采桑倒是打听的一清二楚,当下将天锦如何被救,又是如何被人欺负,还有之后种种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徐道覆越听眉头皱得越紧,“那刘裕是何许人也,配得上公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