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抢亲

更新时间:2016-10-24 16:31:3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39

天刚蒙蒙亮,北府兵已经集结完毕,等待拔营。

  谢琰身着威武铠甲,脸色肃穆地站在高台上,他目光锐利地往下面扫了几眼,突然侧目,“刘裕呢?”

  身后的副将程峰嘴角不由一抽,“昨晚半夜被人抬回来,喝得烂醉如泥,这会子恐怕都还没有醒呢。”

  谢琰目光微微一沉,“拿水泼醒,下不为例。”

  程峰脸上不由露出喜色,兴奋道:“喏,属下这就去泼醒他!”

  他正愁着找不到机会拿刘裕下手了,这回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谢琰感觉他声音不对,正想看个仔细,程峰却一溜烟地跑掉了。

  晕睡中的刘裕,丝毫不知一场灾难即将到临。他四仰八叉正睡得昏天暗地,冷不妨一桶冰凉的水从头淋下来。

  透心的凉令他一下子惊醒,猛地坐了起来。

  “发了什么事?”

  就见程峰笑得不怀好意,“刘郎主还在睡呢。”

  “你做什么?”刘裕脸色微变,见他一身周正,身体上的铠甲被擦闪闪发亮,隐约觉得不妙。

  “这里可是军法严谨的北府兵营,刘郎主要是不能遵守军纪,不如回九峰寨,继续当你那个逍遥自在的寨主去吧。想喝酒就喝酒,想困觉就困觉,谁也管不着么。”

  面对他如此奚落,刘裕竟是无言以对。

  程峰却不想轻易就这样放过他,“无故喝酒宿醉,按照军法,可是要重打三十军棍……”

  刘裕头上还滴着水,脸色微微一凛,刷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要打便打,何必废话。”

  程峰话未说完,被唬得一愣。

  刘裕不以为然地撇了他一眼,迈下床榻就往外走,“不是要打军棍,还愣着做甚?”

  程峰:“……”

  虽说目的是达成了,程峰心里反而更觉得憋屈了。刘裕面不改色地趴在长凳之上,重重的军榻落下,他一声不吭,硬是将这三十军棍给挺了过去。

  大军拔营,四周百姓闻讯围观,长长的队伍井然有序,目不斜视。广陵县的城门开启时,今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好斜射下来。

  刘裕扶了扶腰,咬着牙跨上马,回头朝那水墨青黛一般的城头看了一眼。

  繁华热闹的城镇终究被远远抛在背后,此去会稽的驿道,山岭连绵,草木葱荣,可他的心里却空出了一道难以抚平缺口,荒凉一片。

  此时此刻,在琅邪王私邸里,徐道覆已经说服了司马道子,欲带着天锦出府一趟。

  经由他一番调教,天锦妆容微改,气质也随之一变。乍然看过去,真像是秦国锦公主又活了过来。

  司马道子十分满意,若能引得虞美人旧部主动落网便能不废一兵一卒。两人此番出府,为了安全起见,他便安排了私兵暗中尾随。

  对此,徐道覆不置一词。

  今日出府,天锦穿了一身套马装。上面是红艳的短衫,两只衣袖袖口紧而窄,下身配了一条高腰长裙,裙幅前后开着衩,方便策马而行。

  为了更贴近锦公主,刻意在额上眉心之处垂落着一块手腹大小的红宝石,整个看上去焰气逼人。

  两人打马,一前一后当街穿行。走着走着,迎面吹吹打打一阵喜庆的乐鼓之声由远而近。

  这声音天锦十分熟悉。

  当日在归香苑,她身披嫁衣,乐鼓齐鸣也是这种喜庆。可那喜庆却连着一片火光浓烟,被焚烧的一干二净。

  她不知不觉地扯住缰绳,脸色瞬间黯淡了下去。

  走在前面的徐道覆察觉到她没有跟上来,扭头一看,发现她正当街发愣,便又倒腾着回来,“为何不走了?”

  天锦猛地回神,目光闪烁,“没什么……我们先避避吧。”

  迎面而来的乐声越来越近,骑着白马的新郎春风满面,旁边围观的百姓都十分喜欢热闹,恭贺声不断。新郎双手抱拳乐呵呵向着路人拱手道谢。

  天锦不由自主的去想,如果那天的婚礼没有意外,她顺利地进了花轿,阿裕也会像他一样骑着高头白马穿街游行,一脸的春风得意,喜气洋洋吧。

  而她,坐在花轿又是怎样的光景呢?

  想着想着,她的目光不由的朝着那被布置得十分华丽的花轿看过去。

  哪知这一看,却让她大吃一惊。

  只见迎亲队伍中的大红喜轿突然被一顶漆黑的软轿给逼停了,一只凶狠的大黑犬从软轿里蹿出。

  围在喜轿周围的喜娘,仆从,甚至还有轿夫,一个个被吓的脸色大变,一哄而散。大红喜轿重重砸地,哄闹之中,新娘尖叫了起来。

  大黑犬似乎对自己制造出的效果十分满意,甩了甩脑袋,精神抖擞,逢迎的朝着花轿叫唤了两声。

  花轿中传出一声轻笑,一只白皙漂亮的手从里面伸出来,拨开轿帘,里面的人躬着身体缓缓走了出来。

  从天锦的位置看过去,那人正对背她,看不出模样。可从那一身华丽的锦袍,她心知此人身份非富即贵。

  前面骑着白马的新郎官这才反应过来。

  偏偏一群四处逃蹿的人令他慌了神,身下的坐骑听到犬声瞬间受惊,不顾他的揪扯横冲直撞一阵乱跑。

  天锦赶紧驱马避让。

  她身边的徐道覆突然叹道:“居然又是他!”

  “谁?”她下意识问。

  “风流花少……这是要当街抢亲不成,这婚怕是不能顺利结成了。”

  他这话蓦地就触到了天锦的忌讳。

  她也不知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只觉心里突然间燃起一股熊熊烈火,冲着她慌跑推嚷的人群,她似乎看不到了,双眼直直盯着那道华丽的身影,恨不能眼能喷火,将他灼出一个窟窿来。

  “公主!”徐道覆在身后急急叫了一声,赶紧下马追。推挤的人群扑拥而来,却将他越推越远。

  徐道覆又气又急,暗恨司马元显这个二世祖又当街闹事,若公主再出意外,他真是啃了他的心都有了。

  那当街劫住花轿的果然就是风流大少司马元显。

  此时,他已经挑开轿帘,目光轻佻地看向新娘。嘴里诱哄道:“小娘子莫怕,让本君瞅瞅你的妆容可美。”

  说着便探手将新娘头顶的盖头一把扯了下来。

  新娘被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

  “别叫别叫,瞅你眉色这么浅淡,不如本君替你画画?”

  司马元显嘴上说着,还真从怀里摸出一只炭笔来。他身体往里面一凑,整个儿钻了进去。

  跟在他身后的大黑狗,仿佛是看到了什么趣事一样,欢快地摇着尾巴叫起来。

  司马元显忍不住轻笑,伸手便掐住了新娘的下鄂。

  拔开人群赶过来的天锦,正好看到他探身钻进花轿,那十足的轻佻猥亵架势,让她心中大震,怒发冲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