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悔恨

更新时间:2016-10-24 16:30:1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23

松狮犬高昂的头颅,目光不屑地望着王国宝。听到司马元显的吩咐,身躯一抖,浑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

  那蓄势待发的模样,看着王国宝头皮一阵发麻。

  “世子就饶了我吧,我的确是有要事与殿下商量。”

  说完,他便朝司马元显拱拱手,掉头便走,脚步匆匆。

  司马元显撇撇嘴,目光一偏,又看向徐道覆。

  徐道覆摸着长须,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却见他从身上掏出一只青釉药瓶,“这金疮伤乃疗伤圣药,想必世子十分需要。

  司马元显眉梢一挑,“还是道长有心。”

  他欣然地接过药瓶,对着身边的松狮犬吆喝道:“小黑,咱们走!”

  松狮犬嘴里呜呜两声,乖顺地跟在身在司马元显身边慢慢走远。

  徐道覆高深莫测的在原地站了片刻,果然就看到王国宝探头探脑地又走了出来。

  他打趣道:“王大人的遁术渐长啊。”

  “见笑见笑。”王国宝讪讪笑了两声,“道长请便,王某先行一步。”

  徐道覆目送他离府,双手往身后一背,抬步迈向另一个方向。

  他是王府的食客,在前院有专门的住处。等他回到住处,立即召来仆从,“金乌巷南侧有一家铺药,名叫仁和堂,你去帮我买一些调理气血的当归回来。”

  仆从不敢耽搁,得了令立即去办。

  徐道覆背手立在院中,目光深沉。

  虞美人也该重新恢复联系了。当归当归,隐匿了这么久,正当归时……

  广陵城。

  自从城内出现贼患之后,城内戒严许久,来往商客无不例外都要接受严格的盘查。

  朝廷派遣的治理广陵县的使臣已经到了,谢琰将此案转交之后,便集结北府兵准备奉旨前去会稽郡镇守。

  他表面平静如常,心里已然如同死灰一样。

  至于刘裕,九峰寨已经被他解散,愿意加入北府兵的也早早收受了编排,不愿意加入的也得到了一笔可观的遣散费。

  今日,是他们在广陵城的最后一天。

  此时,正当晌午,一道疾驰的快马打驿道远远奔至城门。因为严查城门口被商队排得满满的,快马被及时勒住,马背上的男子一脸焦急,驻足片刻便再次扬起马鞭。

  这一动向立即引来城防卫兵喝斥阻拦。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物,朝着他们甩了过去。身下坐骑高抬起前蹄,扬长而去。

  卫兵们手忙脚乱,捡起那物什,竟是一张通关文符,文符下还压着一块名牌,仔细一辨竟是江南吴郡陆氏特制名牌,名牌背后印个一个大大的“问”字。

  “竟是陆太尉家的大郎……不是说早被赶出家族了,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不知谁喃喃一句,顿时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众人再抬头望过去,一人一马早已跑得没了踪影。

  吴问,准确地说应该是陆问,收到刘裕的信件时,他整个人如被雷击。他才离开几天,归香苑居然遭遇横祸,实在令人如法接受。

  柔娘……柔娘!

  陆问眼底沉凝着一股深沉的悔意,如果当日,他没有赌气离开,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俊马一路畅通无阻地跑到烟柳巷,整个深巷里扑面而来是一股熟悉的胭脂水粉味,细歌琴声悠悠不断。

  越往里,他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

  行至归香苑前,目光触及那断裂的楼牌,他满目腥红。

  “吴班主。”

  刘裕就坐在对面的酒肆里,一手支着额头,一手扶着酒坛,听到马蹄声,他醉目朦胧地抬起头,倏尔就笑了。

  “又来了一个伤心人……”

  陆问哆哆嗦嗦从马背上滑下来,不小心被缰绳绊了住了脚,一下子摔在地上。他爬起来就往归香苑里冲,迈过被烧得漆黑的门槛时又绊了一下,整个滚了进去。

  刘裕噗嗤一声,似嘲似讽,仰头将坛中的烈酒一饮而尽。酒坛在桌上轱辘轱辘滚了几圈,“啪”地摔了个粉碎。

  伴随着这破裂之声,陆问又跌跌撞撞地冲出来。他快速奔至酒肆,揪住刘裕的衣襟,一下子将他提了起来。

  “柔娘呢?柔娘在哪里?”

  刘裕双目定定看着他,好似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样,只是傻笑,“伤心人,伤心人……”

  “我问你,柔娘在哪里?!”陆问目眦欲裂,手握成拳,照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

  突来的疼痛,令刘裕骤然清醒过来,他甩甩头,对上陆问发红的双眼,嘴里“呵”地冷笑。

  “人都死了,烧得面目全非,找来何用?”

  陆问:“……”

  他无言以对,颓然松了手,无力坐下,“是……是谁干的?”

  刘裕脸色灰白地闭闭眼,“不知道。”

  “你竟不知道?”陆问恨恨抬头,目光犀利地瞪向他。

  刘裕黯然坐下去,嘴角轻扯了一下,自嘲不已。

  如果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定会将那人碎尸万断!

  “城东邀月湖白槐树下……吴班主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刘裕说完,转头朝着里面大喊一声,“店家,拿酒来!”

  酒肆的店主早被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吓得缩进内堂,听到声音把身边的杂役给推了出去。

  小杂役战战兢兢捧着酒坛走过去,被刘裕扫了一眼,赶快放下酒坛就跑了。

  “吴班主若是不着急去上坟,不妨陪在下喝两杯。”

  陆问闭上眼,捧着头,喃喃道:“我不姓吴……”

  “吴郡陆氏的陆家大郎嘛,在下查过。堂堂的陆太尉独子,居然委身于一个个小的归香苑中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在下实在佩服。”

  “可柔娘不知道。”陆问痛苦极了,心里的悔意一阵强过一阵。

  她到死也只知道他是建康城中一个普通的离经叛道的贵公子。她误以为他根本不在意她,所以才把话说的那样绝然。

  她说不愿意再为他蹉跎等下去,他又岂会不明白她是逼着他给她一个交待。

  可他……偏说给不起。

  如果早知会阴阳分离,他一定坦诚相待,无论有多大的困难,也要带着她一道回建康。

  只可惜这世间……偏偏就没有如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