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诱引

更新时间:2016-10-24 16:28:5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46

琅邪王的书房布置得十分大气,正中央就是一方长案,笔黑纸砚一应俱全。两侧的墙壁上挂着字画墨宝,正东是窗口,窗下摆放着一堆竹简和帛书,对面则是一排累累书架,上面大多是一些收藏的古玩。

  “殿下。”

  王国宝一出声,天锦立即收回打量的视线,然后就看到了书架后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司马道子起身从书架后走出来。身着玄色衮服,头上冕冠肃重,手里微微晃着一把桃花扇。

  就在天锦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看打量着她。

  “天锦姑娘,此去广陵可有收获?”

  天锦猛然对上他隐含笑意的双眼,心中莫名一紧,连忙把头垂下去,“我……”

  “看来情况并不好啊。”司马道子似乎并不意外,不再多问,抬眼看向王国宝,“你来说。”

  王国宝恭身行礼,将事情交待一番。

  末了,又补充道:“广陵城全城戒严,看来那些流寇并未抓住。若无殿下的出入文符,恐怕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进城。”

  司马道子听了,不动声色朝天锦看去。

  果然见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正目光感激地看着他。司马道子满意地点点头,朝王国宝示意了一眼。

  王国宝如同福至心灵,“殿下说发现了虞美人旧部,不知是什么情况?”

  “的确是有发现。”司马道子自然而然抬手指向桌案,“虞美人旧部拿着北朝公主画像四处逢人打听,被发现后一哄而散,却不小心掉落锦公主的画像。”

  王国宝从善如流走过去,将画像拿过来一看,目光顿时凝住,似是不相信一样,一脸惊疑地朝天锦看来。

  天锦一脸莫名,摸着脸蛋,不解地问:“我脸上有什么不妥吗?”

  司马道子将手中的桃花扇一合,指引道:“天锦姑娘何不自己过去看看。”

  被他这么一说,天锦按耐不住好奇,不由自主地就朝着书案看过去,然而她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堂堂琅邪王的书房,普通人是无法进来的。

  更何况是她这样的烟花女子?

  察觉到她迟疑,司马道子眼中倒是闪过一抹暗赞,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很好,证明他没有选错人。

  司马道子再次朝王国宝示意了一眼。

  王国宝立即就将画像移到天锦面前,这下子天锦就算不想看,也看到了。

  画像中的锦公主身穿盔甲,五官清晰,清冽的目光让人浑身一震。天锦起先只是觉得似曾相识,蓦地想起什么,眼中的瞳孔猛地放大。

  “很像是不是?”司马道子含笑着看着她。

  天锦嘴巴张了张,莫名地紧张了起来,“我……我不是锦公主……”

  “呵……”司马道子忍不住轻笑,“你若是锦公主还能站在本王面前?”

  天锦:“……”

  司马道子缓步走来,拿着桃花扇点在画像上,“本王奉命来此就是为了追查这北朝锦公主的下落。既然天锦姑娘与虞美人旧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本王有一提议,不知你愿不愿意?”

  天锦的心里突地一跳,“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本王若是让你假扮这北朝锦公主,你敢不敢?”

  “这……”

  “难道你不想报仇?”司马道子双眼微微一眯,一改方才的和蔼之态,脸色瞬间沉下来,不怒而威。

  “想!”

  想到刘裕和归香苑那些无辜的性命,天锦心里痛苦万分,那一具具白布覆盖的尸体立时浮现于眼前,沉重得几乎让她喘过气来。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她又怎么会拒绝。

  只是看着那北朝锦公主的画像,不知为何她心里却隐隐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既然如此,本王就当你答应了。”司马道子脸上再次浮出笑容,桃花扇在他手里一敲,好似一锤定音似的。

  他看着天锦的眼神也变得意,“你不必担心,等本王抓住那些流寇,一定会让你亲手报仇。”

  王国宝始终沉默地静立在一侧,听到这里,才恭维道:“殿下好计谋,有天锦姑娘在,不怕那帮流寇不上钩,只是……”

  “只是什么?”

  “殿下,她与北朝锦公主性格迵异,万一被那些人认出来就不妙了。”

  天锦皱起眉。

  是啊,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了性命是小,若是报不了仇,她死也不瞑目。

  司马道子:“本王自有安排。”

  王国宝垂下眼,“听殿下的。”

  司马道子挥挥手,“今日到此为止,你们先下去吧。”

  “喏。”

  王国宝将天锦带下去,却没再将她丢在王府。看着府中仆人牵来马车,天锦心里沉浮不定,忍不住问。

  “使君大人要带我去哪?”

  王国宝解释道:“既然要假扮锦公主,就不能再住在王府了。殿下在城南有套别院,那里安静隐秘。”

  天锦点点头,不再说话。

  王府别院是座老宅,一进来,正中的青石板十分醒目,石道两侧都是花草。两侧的侧廊深长,不知通向何处,这条石道却直通厅堂。

  天已经黑了,别院里灯火不多,视线有限。天锦心里装着许多事,也没有心情去打量这四周围的环境。

  王国宝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招来了管事一番安排,只叫天锦安心住着,又体贴入微的安慰了她几句,才离开。

  他走之后,天锦就被领进后院,安排住处。

  一直都在被动接受,直到夜深人静,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天锦才惊觉自己似乎是莫名其妙的就离开了广陵,来到了这个陌生之地。

  未知领域,令她彷徨不安。没了归香苑,没了阿裕,她仿佛又回到了最迷茫的开始。当初她在湖边醒来,被小香所救,一身是伤,无处可藏,她也这样迷茫过……

  恍惚之间,她猛地从床上坐来了,黑暗之中,她的双手死死的攥紧被褥,心里随之一震。

  她终于明白看到锦公主画像时,为什么莫名不安了。当初在湖边醒过来,身上穿着的那身铠甲与今日所见画像中的锦公主身上穿的几乎一模一样啊。

  天锦屏住呼吸,嘴唇死死咬紧,直到尝到一股腥甜的血腥味。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闯进归香苑的歹人,真的是冲着阿裕去的吗?

  还是……

  想到另一种可能,天锦全身打了个寒颤。初秋的夜里,并不寒冷,甚至还有些躁热,可她却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发冷。

  不,不可能……

  不是她想的那样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