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夜行

更新时间:2016-10-24 16:28:3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32

“这……”

  王国宝探身往外看了一眼,平静道:“楼毁人亡,天锦姑娘节哀吧。”

  天锦的泪水唰地就掉了下来,“阿裕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美人梨花带雨最惹人怜,心冷如王国宝,看着她眼睫轻颤,泪眼迷离的样子,难得也心软了软。

  他沉吟了片刻,正色道:“死在归香苑里的人,尸体都摆在后院,不知你说的阿裕是何人,如果想要确认,只能去辨认尸体。”

  “可……可以吗,会不会太为难你呢?”天锦连忙擦掉眼泪,目光之中充满了期翼,一副楚楚可怜模样。

  王国宝忍不住撇开脸,他是看过北朝锦公主画像的。天锦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皱着眉头不说话的时候,连气质也有几分神似。

  可一开口,简直就相差千里。

  他叹了口气,想到掳她来的目的,只得忍耐。

  “可以,但不是现在。此处有官兵把守,都是谢琰的人,我与谢琰素来不合,需要时间安排。晚上吧,晚上我带你进去辨认。”

  “多谢。”天锦信以为真,顺从地应下。

  王国宝笑了笑,可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

  到了晚上,王国宝果然有所安排。看着被送来一套夜行衣,天锦眼里微微迟疑。

  “这是……”

  王国宝看了她一眼,轻飘飘道:“官府办案时,为免证据被破坏,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我与谢琰积怨颇深,他不会同意我插手,所以只能委屈天锦姑娘了。”

  “不不不,使君大人千万别这样说。”天锦被吓了一跳,岂会听不出他话里轻轻责怪的意思,若不是她执意如此,他又怎会这么为难。

  她不是不识相之人,目含感激道:“是我太麻烦您了。”

  王国宝微微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天幕由淡转暗,城中的灯火渐熄渐灭。因水贼一祸,城中的防备更加森严了。也不知王国宝用了什么办法,避开了官兵的视线,天锦被领进残破的后院时,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时间不多,你速去看一眼。”

  王国宝也不管她害不害怕,低压着声音说完,就将她推了进去。

  摆放尸体的破屋,已经没了梁顶。借着月光,天锦一眼望去,地面上铺满了白布。一具具尸体陈列三排,将整个地面都铺满了。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天锦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

  “别出声!”王国宝在外面低声警告。

  天锦立即捂住嘴。

  入深之后的天气,虽然一天比一天凉。这么多尸体停放在此处,日晒露浸,气味十分不好闻。

  天锦颤巍巍掀开离她最近的白布。月光之下,一张狰狞可怖惨白的脸骤然撞进眼里,天锦心头猛得一颤,手瞬间缩了回去。

  虽然只瞥了一眼,可这张面容她却认得。

  这是秦妈妈身边的婢女,婚礼那天还被派过来伺候过自己,如今却毫无生息地躺在这里,死状吓人。

  她几乎已经没有勇气去掀下一块白布了。

  没了梁顶的屋子,在晕淡的月光之下,阴寒森重,无数张掩尸白布,仿佛幻化出无数熟悉的面孔,飘飘荡荡,嘴里含冤。

  天锦捂着嘴,两腿发软地蹲坐在地上,双肩轻颤,哽咽了起来。

  王国宝就靠在门边,听到里面传来的啜泣声,他的嘴角处扯出一记似嘲似讽轻笑。别说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子,任何一人看了这满屋子里的尸体,都不可能有勇气一一查看。

  他是料准了才答应带她来此辩认,说穿了不过是为了让她死心而已。

  若非看在此女还有很大用处的份上,他也不会费尽心机。

  想到这里,他双眼一眯,催促道:“天锦姑娘你找到要找的人了吗?”

  天锦跪坐在地上,实在没有勇气再掀开下一块白布。她泪如雨下,心中惶惶,神色戚戚。

  “天锦姑娘。”王国宝再次催促,“时间拖延不得,还请尽快。”

  他的语音刚落,就看到天锦捂着脸,跌跌撞撞从里面跑出来。

  “天锦姑娘?”王国宝了然地挑挑眉。

  天锦擦干眼泪,“有劳使君大人等侯,我们走吧。”

  “找到了吗?”他明知故问,状似体贴。

  天锦摇摇头,“里面那些人都是我熟悉的人,我实在是害怕……”她害怕掀开下一张白布时,出现的就是刘裕的脸。

  那样惨烈的面孔,她实在承受不住。明明之前还是鲜活的人,再见竟是生死两隔,她害怕……害怕见到那样的阿裕。

  王国宝微微沉默,叹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天锦胡乱地点点头。

  远处的更声响起,正是侍卫换班的时候。趁此机会,身手矫健的王国宝无声无息地就将她带了出来。

  等他们回到客栈,子时将过。

  风尘仆仆的张鹤从外面推开门,闯了进来。看到王国宝,他明显松了口气,“宝爷,殿下发现了虞美人旧部,请您立即回去。

  王国宝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朝天锦看过去。

  天锦脸色憔悴,以为他是顾及着自己,连忙说:“使君大人身负使命,天锦不敢再拖累,天亮后我会自己离开。”

  王国宝眸色微微,“你有地方可去?”

  天锦愣住。

  “既然无处可去,那就随我们一道去山阴。”

  他一语定音,没给天锦拒绝的机会。当下便吩咐人收拾东西,打道回山阴。

  眨眼就要中秋了,一早一晚已经开始寒凉起来。然而响午时分,却依旧还能听到蝉鸣,聒噪之声不绝于耳。

  通往会稽郡的驿道是一条热闹的要道,两侧山岭连峦,草木葱荣,时不时就看到一群商旅打马运货,缓缓经过。

  天锦被带回琅邪王私邸时,已是残阳西坠,天边的霞光万丈,云彩被染得滟滟夺目,金光齐焕,无比炫丽。

  王国宝率先从马车上跳下来,回头看到正弯腰往外钻的天锦,开口道:“你随我一起去见殿下。”

  “合适吗?”她小心地问。

  张鹤正好下马从马车后走出来,适时笑眯眯插了一句,“宝爷让你去,你就去呗,哪有什么合不合适的!小爷我想去殿下面前露脸,都苦于没机会咧!”

  天锦:“……”

  王国宝没好气斜了他一眼,惹得张鹤没皮没脸地讪讪笑了起来,然后吩咐着人将马和马车牵走。

  “天锦姑娘,请吧。”王国宝伸手作了个请状。

  天锦迟疑下,微微颔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