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节哀

更新时间:2016-10-17 13:53:2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61

一袭紧身束袖黑衣,俊雅绰约的风姿不减,却少了一丝风流气韵。

  这两天,他也在查那群水贼的下落,可他们就好像平白消失了一样,令他倍受挫折。在这之前,他还觉得九峰寨势大,直到出事之后,这才惊觉自己盘踞山中,宛如坐井观天。

  今日他是真心来投诚的,为的便是杀光那些水贼,替天锦报仇雪恨。一想到天锦惨死,他身上的凌人杀气便再也掩藏不住了。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刘裕稍稍调整,待转过身时,那股杀气已经荡然无存。

  谢琰屏退左右,大步而来。他斜飞的剑眉下黑眸锐利,削薄嘴唇一直轻抿。斜阳从长廊屋檐打下来,照射在他修长有力的双腿上,阔步生风。

  刘裕身后是雕花扶栏,扶栏下是红木长椅,上面摆着一方矮桌,而桌面之上是一盘未下完的棋局。

  此处环境清雅,长廊四周围都是挺拔的常青大树,大树能遮阳蔽雨,在此静坐纳凉是再好不过。

  “刘公子真会找地方。”

  刘裕紧绷的脸色稍稍放松,“在下不请自入,还望谢将军多多包涵。”

  谢琰嘴角轻扯,“请坐。”

  话落,他的视线一扫,发现矮桌上除了棋子再无它物,眸光不由就沉了下来。

  “来人,俸茶!”

  刘裕从容落位。

  这将军府是临时征用的,府上并无侍女,平日里伺候谢琰的都是亲卫。既然是亲卫,对刘裕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姗姗来迟的茶水终于端了过来,谢琰亲自接过茶杯递过去。两人不约而同的避过这般尴尬。

  茶水润过咙喉之后,谢琰这才直奔主题,“听闻刘公子今日来此是为了投奔?”

  “正是。”刘裕大大方方放下茶杯,“在下知道谢将军的北府兵还在招兵买马,只要谢将军不嫌弃,在下愿意带着九峰寨的兄弟前来加入。”

  饶是谢琰早有准备,也被他这话惊了一惊。

  九峰寨的规模虽然不大,可寨中人马却不在少数。刘裕也称得上是一方霸主了,有他庇护,方圆几里的百姓一直相安无事。

  此人身怀大能之才,若给他足够的时间,假以时日,定能扩张。

  若单单只有他一个人来投奔,谢琰倒是可以理解成他是因为天锦而报仇心切,尽可能的想要与他合作找出水贼。

  但他竟带着整个九峰寨一起来投奔……

  谢琰不得不正视起来。

  他慎重道:“刘公子可要考虑清楚,北府兵是正规的军队,九峰寨的人若是投奔必然会被重新编排,到时候……”

  他话说一半,便顿住了。

  后面的话,不必言明,刘裕也十分清楚。

  九峰寨是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力,他相信以自己能力,日后一定是能够大势扩长规模,到时候必然会被朝廷所忌讳。

  眼下,谢琰镇守广陵,这里大大小小的势力已经清扫得差不多了。之所以一直迟迟未动他,不过是因为九寨山易守不易攻的特殊地势。

  再加上这突然又冒出来的水贼,谢琰只不过是抽不出空对付他,而不是不想对付他。

  两人都是聪明人,一点即通。

  刘裕既然是主动投诚,自然会想得更多。只是天锦的死,让他有些心灰意冷,无心再去经营。

  他说:“九峰寨上下都跟在下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也不是生来就为寇的,生逢乱世,无家可归的人太多。若谢将军能够一视同仁,他们也愿意前来谋图一个好前程。”

  谢琰听得用心,终于确定他是带着真心诚意而来。

  “至于在下……”刘裕苦笑一声,“在下现在只想给天锦报仇,不作它想。”

  “好,一言为定。”

  见他说得这么爽快,谢琰也不再与他周旋,直接点头就应了下来。

  北府兵的确是一直都在招兵买马,淝水一役他虽然已经尽力将伤亡减到最低,但缺口还是很大,有战争就一定会有牺牲,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朝廷的召书已经下达,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任的使君前来接管广陵城,现在扩招补足正是时候。

  “多谢!”刘裕本以为还需要费些口舌,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久违的笑容渐渐浮现在他的脸上,“何时报道?”

  “随时都可。”

  “那在下先回去准备一下。”

  “好。”

  刘裕起身告辞,谢琰不曾挽留,亲自将他送出府并目送他跨上马背。

  离开前,刘裕不由深深看了他一眼,看到他半张脸还是淤青的,这才觉得尴尬起来。

  他朝着谢琰抱拳,一脸愧疚,“那天是在下冲动,口无遮挡,谢将军大人有大量,好气度!”

  谢琰莞尔一笑,并未多言。

  脸上的伤再痛,也不及心里的痛苦。他有太多的话憋在心中,无人倾述,刘裕的几拳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宣泄。

  当众道了歉,刘裕便不再逗留。

  他驱赶着坐骑打原路返回,路经市坊神使鬼差地扯着马往归香苑的方向而去……

  遭受了贼寇的归香苑一蹶不振,昔日雕梁画栋,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堂已成了一堆废虚,后院稍好一点,却也是残垣断壁,黑黝黝一片。

  整条花柳街都沉寂不少。

  刘裕在废虚前站了许久,想到自己不仅连累了天锦,更害了整个归香苑都无辜葬送,心里越发的苦涩。

  他闭了闭眼不忍再看,打马驶向城东邀月湖。

  从花柳巷到邀月湖,主街上的三岔路口是必经之路。广陵城内虽然依旧是车来车往,但比起往日的热闹,还是受了不小的影响。

  刘裕有些心不在焉,顺道买些祭祀用品。

  街道上,迎面而来一辆马车,黑布遮帘,从刘裕身边经过。

  接过摊主递上来的物件,刘裕一心只想着天锦,立即上马,双腿一夹,身下的坐骑立即加速起来。

  错过的马车车窗帘被一只玉白的手,轻轻挑了起来,露出一张珠玉般的面孔。

  “天锦姑娘不必着急,前面就是归香苑了。”坐在马车里的玄衣男子突然开口。

  天锦握着车窗帘的手僵了僵,回过头朝着王国宝点点头,“这一路多谢使君大人体量。”

  王国宝嘴角轻扯了一下,似笑非笑。

  天锦着急回广陵,这一路几乎是马不停蹄。王国宝心里虽然不以为然,却也佩服她一个柔软女子心性竟如此坚韧,尽可能的配合着她加快了速度。

  马车穿过深幽的巷道,在一片废虚前停了下来。

  天锦正想下车,一条手臂就横在她面前。

  王国宝目光沉静地看着她,“听闻水贼还没有被抓到了,为了安全起见,就在车上看吧。”

  天锦只好又坐了回去。

  她的无理要求已经够了,也不好再任性。她再次挑开车帘,一眼望出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