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惊变(4)

更新时间:2016-10-17 13:50:33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15

刘裕朝他抱拳,感激道:“谢将军仗义出手,在下实在是无以回报。”

  “刘公子不必客气。”

  两人相视一笑。刘裕发自肺腑真挚而热情,谢琰的笑容却明显淡漠许多。

  另一边,被留下来保护天锦的侍卫,没有得到指示,一时不知要将她安置到哪里。鉴于人是谢琰带回来的,他们只得把人往将军府里领。

  “天锦姑娘,请往这边走。”

  天锦心里正乱,由着侍卫在前面带路。

  她几乎是一步三回头。

  这条不算长的街道,被她磨磨蹭蹭几乎都走了快半个时辰,还没有走完。

  侍卫终于忍不住催促,“天锦姑娘不必担心,有谢将军在,那些蟊贼张狂不了多久。你看,前面就是将军府了。”

  天锦胡乱地点点头。

  话虽如此,可刘裕没有平安追来,她实在无法安心。

  热闹的街道上,四周围人头攒动,两旁的商贩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然而久不见谢琰和刘裕出现,这些喧闹无疑惹得她心烦意乱。

  眼看他们就要走出市坊,前面不远就是将军府了。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的人,悄无声息四散开来,形成一个圈,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侍卫们来不及反应,只见为首的人手臂一划,众人围了上来。

  身侧突然响起几道闷哼声,天锦刚要回头去看,一道黑影从眼前一闪而过,快如鬼魅,让人辨识不清。她还来不及发声,嘴就被捂住了。

  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入,她心里大惊,眼角扫到熟悉的黑衣水贼装扮,立即抗拒地挣扎起来。

  “唔唔……水……唔……水贼,唔唔……”

  捂着她的人,力大无比,十分有经验地将她的手脚钳制住。天锦挣扎无用,眼皮渐渐变得沉重,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耳边传来乒乒乓乓的利器打斗之声,然而她却已经看不清眼前的画面了。

  很快,她就陷入黑暗中……

  “还是宝爷技高一筹!”

  得手后的张鹤,搓着手赞叹。瞥了眼斜靠在马车车壁上已经昏死过去的天锦,又说:“人是掳来了,只是这回咱们也损失惨重。”

  王国宝正闭目养神,听了这话却不以为然。

  “区区二三十号人而已,干大事者,岂会没有牺牲。等去了会稽,殿下自会嘉奖,给你补充人手。”

  张鹤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还指望着宝爷能在殿下面前给美言两句么……”

  王国宝微哂,“红玉的尸体带出来没有?”

  “宝爷咐吩的事情,哪敢不听。只是好端端的带具尸体做什么?”

  王国宝嘴角微微一勾,笑意绵绵地朝着昏死中的天锦呶呶嘴,“你去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张鹤的呼吸猛一滞,瞅着天锦那妍丽娇人的姿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脸色瞬间涨得通红。

  他尴尬又期翼,小心的朝王国宝觑了一眼,“宝爷,这不太适合吧,属下当着人可干不出那档子的事来。”

  王国宝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让你将她那身吉服脱下来!”

  冷不防被踹,张鹤脸上更尴尬了,边揉着腿边嘀咕,也不怨人多想,实在是他那话太让人浮想翩翩了。

  王国宝被他气乐了,“此女在谢琰手中被掳,以他的性格,必会追查到底。”

  “宝爷的意思是……”张鹤不由正色,再往天锦方向看一眼,心中微动,“属下懂了!”

  “既然懂了,那就赶紧去办,留下来的痕迹都要抹干净。”

  张鹤心里再荡漾也不敢因美色而耽误正事,他飞快扒下天锦吉服,身姿矫健地跳下马车……

  热闹的市坊上,侍兵当街被偷袭杀害,引得人心惶惶。街道两侧原本摆满的货摊,一哄而散。

  茶楼,商铺,酒庄也纷纷掩门谢客,长长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沉寂而诡异。

  此地是回将军府的必经之地。谢琰与刘裕一人一匹快马,远远的就看到街道上躺倒一片。

  两人的脸色大变,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马速。

  “天锦!”

  看到侍兵惨死,刘裕直觉不妙。

  谢琰也是一脸凝重,将军府就在前面,他顾不上查看,扬鞭冲过去。

  朱红色的大门前,两尊石狮威风赫赫,侍卫如常站哨,看到谢琰立即迎接上来。

  “将军回来了。”

  谢琰紧盯着侍卫,心里不由紧张起来,连声音也不易察觉的带着几分沙哑颤抖,“可有女子进府?”

  侍卫面面相觑,毫不犹豫同时摇头。

  “不曾。”

  随后赶至的刘裕恰恰将这话听去,他的脑子里轰隆一下,俊美的脸色刷地铁青。

  “谢将军,天锦呢?”

  谢琰的脸色沉凝,他抿紧唇,握着缰绳的手微微泛白。一股汹涌而至的怒气直撞心窝,宛如匕首一样,戳得他疼痛至极。

  “找,立即去找!”

  门前的侍卫实在不明白他这冲冠的怒气从何而来,可他脸上低冷的戾气骇人无比,无人敢质疑他的话。

  除了刘裕。

  “谢将军,你把天锦安置在哪里了?”

  他仿佛不愿接受现实,仿佛谢琰一句话就能将他送进天堂一样。

  可是……

  “抱歉。”谢琰转身直直看向他,“我把她弄丢了。”

  他把她弄丢了。

  又一次弄丢了……

  刘裕没能进入天堂,反而直接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他的身体晃了晃,一股浓郁的杀意从他眼中迸射出来。

  “传令下去,立即封锁全城!集结队伍,随我找人!”

  谢琰此刻已顾不上刘裕,他必须找到天锦。

  失去记忆的天锦,跟寻常的女子无异,她单身一人根本无法应付那帮凶狠残暴的水贼。他不敢想像她落入那帮人手中会怎样,只求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能想到的,刘裕自然也想得到。

  他全身都在哆嗦,寒意从脚底蹿起,迅速地侵噬肺腑。

  谢琰再次看向他,强自镇定下来,“找人要紧!”

  对!找人要紧!

  那些人要对付的是他,抓了天锦,或许是为了威胁他就范?

  刘裕浑身一震,压制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他朝着谢琰抱拳,严肃道:“广陵城内就拜托谢将军了,在下立即回九峰寨调派人手。”

  其实为了进城迎亲,刘裕是带了些人手的。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力大无比的魁伟壮汉,只是他们事先没有一点防备,全部折在了归香苑。

  刘裕再一次深感自责,若他能够警惕一些,是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天色渐渐低沉下来。

  今夜无月,黑沉的天幕上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被云雾遮住,黯淡无光。广陵城上空,低压压,沉甸甸,似乎是风雨欲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