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惊变(3)

更新时间:2016-10-17 13:50:0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82

天锦在马背上醒过来,感觉到自己背靠着一个结实的胸膛,她下意识开口。

  “阿裕,这是哪里?”

  谢琰的身体瞬间僵住,揽在她腰间的手悄悄地撤走。他扶着她坐好,然后翻身跳下马去。

  天锦眼角余光扫到他玄色的角衣,这才惊讶地发现他不是刘裕。

  谢琰脸色清淡地看着她,“刘公子还在归香苑,你在火中晕迷,是他让谢某带你离开。”

  天锦想到那群凶狠的黑衣水贼,立即紧张了起来,“阿裕他不会出事吧?”

  谢琰别开眼,英挺剑眉拧成了一条直线,实在是不想回答。可又见不得她这样,闭了闭眼,缓缓道:“刘公子武技惊绝,一般的水贼为难不了他。”

  “可是他们那么多人,阿裕武技再高,也有寡不敌众的时候。谢将军,能不能……”天锦咬咬牙,“能不能请你帮帮他?”

  谢琰:“我若走了,你怎么办?”

  天锦抬眼看看四周,“我找地方藏起来便是,我能照顾自己。谢将军,请你一定要救阿裕出来,我求你了。”

  “……”

  听着她这般殷切地恳求着自己去救另一个男人,谢琰只觉得心口冷意阵阵。他的目光看向远处,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冷漠气息。

  天锦害怕他不答应,屈膝就要跪下去。

  谢琰明明没在看她,可就在她膝盖即将触到地面时,他的手微微一抬,阻止了她动作。

  “谢将军……”天锦声音里充满了哀求。

  谢琰飞快放开她,语气轻淡道:“上马吧,我将先送你去安全地方。”

  “你答应了?”天锦心里一松,脸色浮出一抹浅浅笑意。

  谢琰未答话,心里苦笑不已。

  他朝着她伸手,天锦赶紧把手递上去。

  谢琰快马加鞭,明明佳人就在怀中,可他却觉得此刻的距离比任何时候都远。

  烈马穿过两条街,迎面是副将程峰带着人找上来。

  谢琰垂头盯着天锦侧脸看了看,扯住缰绳停了下来。不等天锦反应,他的手臂快速揽住她的腰部,轻轻用力,便将她放下马背。

  “将军!”程峰看清他身前坐着女子,眼里的惊愕一闪而逝。

  谢琰身上冷淡的气息不减,面无表情的吩咐,“看着她。”说着,他便调转马头,毫不犹豫策马而去。

  程峰一头雾水地看向一身吉服的天锦,“天锦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今日不是你的大喜日子么?”

  天锦凝望着谢琰的远去的背影,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归香苑遭水贼袭击,里面已经乱成一团。”

  “也不知道秦妈妈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大火烧成那样,归香苑恐怕难以保住了。”

  “什么?”程峰脸色大变,“这才离开几天,哪里来的小蟊贼如此胆大!居然跑到城中来闹事!”

  天锦摇摇头,心里实在担心,也不知要如何回答他。

  程峰没指望她能答上来,抬手招呼身后的侍兵,“你们几位保护天锦姑娘的安全,其余的人跟我来!”

  ……

  归香苑的火越烧越大,周围的建筑也受到了不小的波及。

  刘裕身上吉服已经破烂不堪,手臂上,大腿上连中了几刀,失血过多令他脸色发白。这些人实在难缠,杀完一批,又来一批。他几度欲脱身逃离,都被他们阻截住。

  谢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天而降,扬剑挡开围攻的黑衣水贼,目光一扫,便看清刘裕身上多处挂彩。

  “刘公子的伤可要紧?”

  刘裕顿时感觉一阵轻松,发现是他,微怔一瞬,下意识便问:“天锦呢?”

  谢琰削薄的嘴唇轻抿,“刘公子放心,谢某已经安排了下属保护她的安全。”

  “多谢!”

  刘裕久悬的心这才落定,大敌当前不便多说。两人集中精力迎敌,有了谢琰的相助,这些水贼气势锐减,不消片刻就被清扫干净。

  刘裕狠狠喘了一口气,脸上浮出真诚笑容。

  “谢将军今日相救之恩,刘裕谨记在心,大恩不言谢,日后谢将军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开口,在下定当竭尽所能涌泉相报。”

  “不必。”谢琰收起长剑,潇洒插入剑鞘,“水贼入城扰民也是谢某职责疏忽,刘公子没事就好。”

  他轻飘飘的就将功劳化去,毫不居功,为人坦坦荡荡,这让刘裕十分钦佩。之前对他的诸多忌讳和猜疑,也在此刻消失殆尽。

  谢琰却无意与他多谈,盯着归香苑已经无力回天的火势,眉宇紧皱。看样子,这楼里的人,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刘裕也察觉到归香苑里的人似乎都没有跑出来,心里无比自责,“是在下连累了他们。”

  “此话怎讲?”

  这些水贼来的蹊跷,谢琰正苦于无头绪,听他如此一说,不由侧目。

  “谢将军有所不知,在下身处九峰寨结怨颇多,归香苑不过是个普通的青楼,没道理会引来这些水贼,多半是冲着在下而来的。”

  他的话倒是合情合理,谢琰没有多想,收起配剑便去救火。

  随后赶到了程峰,见水贼已经被歼灭,也带着人加入救火行列,清理现场。侍兵的出现,也让周遭的百姓都松了口气,不再躲避,拿着桶盆纷纷帮忙扑火。

  大火被扑灭,归香苑却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程峰带着人在后院搜出秦妈妈和楼里姑娘们的尸体。仔细一查,发现她们都不是死于火灾,而是被人抹了颈,一剑毙命,鲜血流尽。

  手段老练而残忍,令人发寒。

  看着一具一具尸体被抬出来,刘裕目眦欲裂,心里越发觉得愧疚。

  早前就有人跟他示警,当时他派人在归香苑守了几天,发现并无任何异常,就放松了警惕。哪知这帮水贼耐心居然这样好,恐怕是早就算计着在他的婚礼上动手。

  是他一时大意,害了这么多条无辜的人命。

  另一边,谢琰正在翻看着水贼的尸体。这些人都是陌生面孔,年龄看上去都在二三十岁左右,胸膛结实有力,手臂腿部肌肉发达,身上除了武器,并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谢琰若有所思,虽然他们都是水贼的打扮,只是直觉告诉他,事情并不如表面这样简单。

  “将军,这些尸体怎么处理?”程峰上前问。

  谢琰:“将归香苑封锁起来,尸体暂时存在此处,派人严加看管。”

  说罢,他便站起身来,目光瞥见刘裕神色愣怔,他眼眸微垂了一瞬,再抬起来时,眸光已恢复平静。

  “刘公子,天锦姑娘还在等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