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惊变(1)

更新时间:2016-10-08 12:06:09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05

天刚刚入秋,夏日的燥热还没完全褪去,广陵城外的官道上一匹烈马正快速飞驰。

  马背上的谢琰眉目紧锁,视线始终正视前方,削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今日就是天锦和刘裕大喜之日。是他一直刻意逃避,不敢直视的日子。

  朝廷派了眼线安插在归香苑里,时刻都盯着天锦的一举一动。王国宝上门拜见,也刻意提到她,谢琰岂会不知是试探。

  既然是试探,那就说明他们无法证实天锦的真实身份。谢琰松了口气,心里却越来越烦躁。

  为了避免身份暴露,他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早早就带兵外出巡视民情。王国宝见他不接茬也是无可奈何,渐渐放松了对他的盯梢。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眼看婚期到了,他强忍着去见天锦的冲动。心底的不甘,却在一点一点的发酵。

  白日里他尚且还可以借着巡查不去想,不去触及。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是无数遍的回忆起往事,有时还浮现出天锦的脸庞,他看见她依偎在刘裕身侧,笑容滟滟,声音甜濡,时而娇羞,时而妩媚……她的眼里心里的位置全都被另一个男人取代。

  眼看心上人就要投入别人怀抱,他坐不住了。

  他知道自己该就此作罢。

  可是身体却比内心诚实的多,他的身体不受内心支配,跨上坐骑,策马扬鞭,朝着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奔去。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只想再看她一眼,再多看她一眼……

  身下的马跑得飞快,留下一路的飞尘,进了城门他的马速都没有减下来。街道上的行人,两侧的货摊纷纷受惊避让,一路鸡飞狗跳,引来骂声阵阵。

  他始终沉着脸,身上寒气逼人。

  烈马沿着碧波湖跑过来,满目都是青翠的柳杨枝,他还记得那夜在湖上独饮,她笑盈盈踏上他的船头。那夜宁和沉静,一切再美好不过。

  可梦总归会醒。

  归香苑前的红绸在风中飘荡,正正方方的花轿对他而言,无疑是把利剑,狠狠戳中他的心脏。

  谢琰及时扼住马,目光定定地朝归香苑望过去。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她穿着红嫁衣,端坐在床前,红烛之下美得不可方物。

  可那样的美丽,却不是为他而展现……

  眼里渐渐酸涩起来。

  看着看着,他突然察觉到不对。归香苑的上空隐隐飘起一股轻烟,很快的轻烟化成了浓烟,里面听不到乐鼓声,反而是乒乒乓乓兵器相撞的打斗之声。

  谢琰对这种声音尤其敏锐,他飞快下马,大步踏了进去。

  归香苑火花四起。

  大红的绸幔珠帘滋长了火势,楼上楼下几乎已经被冲天的火光包围,尖叫声不断传来,满目狼藉。

  谢琰大吃一惊,目光落在被一群黑衣人包围在中间的刘裕身上。

  刘裕身上的红衣已然脏乱,他一手牵着同样狼狈的天锦,一手持剑与这群水贼打扮的黑衣人搏斗。黑衣人人数众多,他身边有天锦这个负累,显然是寡不敌众,身上已多处挂彩。

  谢琰当机立断拔出剑配,“刘公子,谢某来助你!”

  他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出现,刘裕大喜,却顾不上答话。刀剑无情,他拉着天锦躲躲闪闪。

  天锦也听到了谢琰的声音,隔着浓烟,她看不清外面的情形,眼睛被熏得几乎睁不开了,刺鼻的异味令她脑袋昏昏沉沉。

  她能感觉出刘裕几次想带着她冲过去,都被黑衣人隔开了。

  “阿裕,别管我了,你快逃……咳咳。”她突然开口,声音沙哑。

  “说什么胡话!”刘裕一脚踢开身前纠缠的黑衣人,拉着她靠着廊柱,气喘吁吁道:“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天锦双眼被熏得异常难受,眼泪不自往下掉,身上也变得软绵无力。两人交握的手,湿濡一片,也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

  她知道刘裕不会弃她不顾,可她的存在会拖累他。

  黑衣人再次攻过来。

  刘裕将她挡在身后,急冲冲交待,“在这里等我!”

  天锦点点头,抽回自己的手,扶住廊柱,努力将自己缩到角落里。

  然而她一身红艳的吉服,躲到哪里都格外的醒目。黑衣人很快就奔着她靠过来,慌乱之下,她摸到琴架,抱着长琴就扔过去,可长琴太重,反而累得她摔倒地上。

  黑衣人趁机摸到了她的脚裸。

  “啊……”天锦尖叫一声,手在地上不断摸索,但凡触手所及的东西,都被一股脑儿的砸过去。

  茶杯,托盘,碗盖……黑衣人被许多不知之物攻击,只得躲避,一时也近不了她的身了。

  没了天锦在身侧刘裕眸若冷电,长剑如虹,很快将缠在身边的黑衣人解决,又折回她身边,长剑一挡直接将黑衣人挡出火圈外。

  他转身半跪下身去检查天锦是否有受伤。

  手刚碰到她,就被她尖叫着拍开驱赶,“走开,走开!”

  “天锦?”刘裕的双眼也被烟熏的难受,模糊中看到她满目泪水,心里一阵发紧,轻声安抚,“是我,别怕。”

  听到熟悉的声音,天锦这才松懈了下来,“阿裕,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火烧归香苑?”

  刘裕自责地握住她的双肩,眼里透着一股懊悔,“都是我连累了你。”

  这些人来得突然蹊跷,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但他身为九峰寨之主,对于这种莫名的突袭早就习以为常了。

  可天锦是个弱女子,是他考虑不周,让人暗算了,累及了她。

  天锦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之前追杀他的仇人,紧紧抓住他,“阿裕……”

  “刘公子,天锦姑娘,你们没事吧?”

  火圈外突然传来谢琰焦急的声音。

  火势越来越大,烟雾也越来越浓。虽然近在咫尺,谢琰却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刚想着冲过去,就听到刘裕扬声道:“多谢谢将军,在下与夫人都无事。”

  他这一声“夫人”,叫得谢琰猛地顿住了脚。

  刘裕见天锦身上完好,心里稍安。举目看着四周围,他们现在被大火困在了高台之下,大火已经蔓延到了廊柱上,高台被烧的面目全非,摇摇欲坠。

  此处并不安全。

  可火圈外是何种情形他也看不清楚,也不敢贸然带着天锦冲出去。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火圈内再次蹿进来几名黑衣人,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地逼过来。

  刘裕脸色微变,看到靠在他怀里几近昏迷的天锦,心里沉重地做了个决定。

  他抱起天锦,“谢将军,在下有一事相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