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害羞

更新时间:2016-10-08 12:05:4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57

天锦感觉不对劲,就在发簪几乎触到她的同时,身体本能的往旁边一挪。

  红玉刺了个空,双眼一眯,怨毒的冷光更甚。

  “天锦妹妹头巾都歪了,不如我替你正正?”

  “不必了!”

  天锦虽然被遮住了视线,却敏感察觉到一股杀意。她哪里还坐得住,抬手就将红盖头给扯了下来。

  然而尖锐的发簪却已经朝着她胸口位置刺来,天锦脸色大变,慌忙起身……岂料身上喜服裙摆过长,紧急之中,她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绊倒。

  红玉看着这大好的时机,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

  天锦又怒又惧,“红玉,你为何偏偏跟我过不去?”

  “你竟不知道?”

  趁着她摔在地上,喜服成了累赘,红玉欺身上前,飞快的将她按住,手里的发簪也顺势架在她的脸上。

  天锦被她眼里的浓浓恨意骇住,想挣扎又怕激怒她,“一直都是你在刻意挑衅针对,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

  尖锐的发簪顺着天锦精玉雕琢般的脸蛋游走,冰冷的触感引得她阵阵发寒。

  这个红玉,她一定是疯了。

  “别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红玉冷笑,目光阴寒无比,“你的手段不错嘛,这才抢了归香宛里所有人的风头,又立即就招来了如意郎君。我自认才貌双绝,比你妩媚风情多了,凭什么就要被冯二爷那种恶心又狠辣的人糟蹋!”

  “欲人重之,必先自重。”天锦咬咬牙,刻意忽略心里发毛的感觉,“你若洁身自爱,谁又能逼得了你?”

  “你的意思是我不够自重,不够自爱?我也曾是好人家的姑娘,如何沦陷至此,难道你心里还不够明白?”

  红玉好似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一张脸变得狰狞可怖,她恶狠狠地盯着天锦,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

  天锦抿唇不语。

  红玉显然陷入癫狂的状态。

  她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盯着到手的猎物,想着如何任意妄为。

  秦妈妈怎么还没回来?随便来个人也可以啊。天锦心里呼救。

  红玉是真的兴奋,发簪的簪尖在天锦嫩白的脸上划着一条条印迹,只要她再稍稍用力就会破皮变成一个大花脸。

  她倒是要看看,一个丑八怪,要怎么嫁人!

  她早就想这么做了!

  这些日子,她时常故意在宾客面前提及天锦,拿话挑起那些男人的猎艳之心,可是不管她怎么兴风作浪,都被秦妈妈不动声色的压了下去。

  她不甘心!

  她被冯二爷蹂躏欺辱,甚至鞭打的时候,天锦却欢欢喜喜准备嫁人,这样的落差,让她嫉妒的发狂。

  凭什么好事都让别人占尽!而她却被毁尽一生!

  她眼里溢出愤恨,不甘,嫉妒……

  “我也要让你尝尝痛不欲生是何种滋味!”

  看到她脸上越发面容狰狞阴狠,天锦心惊肉跳,再顾不得其它,强烈地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

  “放开你?做梦!”

  红玉不再跟她废话,她高高举起发簪,将心底所有的怒火怨气都凝结到簪尖上,狠狠地戳下来!

  完了……

  天锦绝望地闭上眼。

  只怕这个劫是躲不过去了……

  然而疼痛却没有如期的落下来。

  她的耳边突地传来一道闷哼,随即身上一重,似有金属脱落发出“啪”地一声响。

  睁开眼,入眼的就是婢女惊恐无比的神色。

  “天锦姑娘你没事吧?”

  婢女是秦妈妈身边的婢女,被临时调给天锦使唤,刚才收拾糕点残渣去厨房,没想到回来后就看到天锦被人按在地上。

  婢女吓坏了。

  也是红玉太疯狂了,被仇恨和嫉妒蒙去了理智,没有发现婢女去而复返。

  天锦看着还高高举着圆凳子,浑身都在发抖的婢女,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我没事。”

  她挣扎着推开压在身上的红玉,惊魂未定地爬起来。红玉被推翻在地,露出正脸来,婢女看到她的脸,手上一松,圆凳狠狠砸在地上。

  “怎,怎,怎么是……是……是她……”

  “她没事,只是被砸晕了。”天锦扶着床柱站起来,刚才推开红玉时,顺势摸了摸她脉向。脉搏还在跳动,证明还活着。

  婢女看看天锦,又看看红玉,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天锦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天锦身上的喜服皱了,发饰歪了,头发也散了。她狼狈地将落在地上的头巾捡起来,心有余悸。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她并未解释,喘了口气,问:“外面情形如何了?”

  “刘公子就快到了,这里……”

  “先将她扶到床上去。”天锦当机立断。

  大婚之日,这事传出去也不光彩。这婢女是秦妈妈的人,天锦相信秦妈妈也很快就会知道。

  婢女渐渐恢复镇定,到底是跟在秦妈妈身边见过大风大浪的,她咬咬牙,“婢子先替姑娘重新整理一下。”

  天锦点点头。

  外头的乐鼓声越发热闹,隐隐听到一阵哄笑之声。

  天锦重新盖上红盖头,刚坐下去。秦妈妈人未到声音老远就传过来了。

  “刘公子都来了,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将天锦姑娘扶出来!”

  天锦心里微微一动,无限的委屈突然袭上心间。她双眼一热,眼泪差点都要忍不住了。

  他终于来了。

  婢女扶着天锦小心走出来,她在各种恭贺声中,穿过长廊,缓步下楼。

  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握住了她……

  天锦手微微一颤,红艳的衣摆在轻轻拂动,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黑靴。

  “天锦……”刘裕的声音近在眼前,隐隐带着激动,她听得真真切切。

  四周围都是笑声,就连秦妈妈也忍不住捂住了嘴,打趣道:“刘公子莫不是被新娘子的美艳吸了眼,连话都不会说了?”

  “让各位见笑了。”

  刘裕难得涩然,握着天锦的手紧了紧,手心里微微出汗。

  秦妈妈接着笑侃,“这会儿不会说话不要紧,可别洞房花烛之时,叫咱们新娘子受冷落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立即就有人娇笑着附和。

  “就是啊,新娘子若是遭受冷落了,咱们归香苑中的姐妹可是不依的。”

  “岂会岂会……”

  刘裕长身玉立,身上的吉服衬得他越显气宇轩昂。他面如春风,笑着应答,却惹来更多打趣。

  被挡住视线的天锦脸上的红潮一阵比一阵厉害,好在红盖头遮住众人难以窥得分毫。

  “好啦好啦,新娘子都害羞了,也该上轿了,别耽搁了时辰。”秦妈妈出来解围,众人这才消停。

  天锦心里没由的紧张了起来。

  许是察觉到她的不安,刘裕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声音贴着她的耳边传来,“我抱你。”

  下一瞬,她立即感觉到身上一轻,人已经被腾空抱了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