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无眠

更新时间:2016-10-08 12:02:38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33

谢琰回了府,派去驿站探查消息的人也回来了,得知司马道子派来的人不在驿站,心中警铃大作,顾不得舟车劳顿,立即掉头往外走。

  他一脚踏出府外,迎面凉风一灌,又清醒了不少。

  人不在驿站,必然是去了勾栏院,他若现在赶过去,岂不是令人怀疑?

  “将军?”

  见他突然又不走了,副将被弄得一头雾头。

  谢琰嘴唇一抿,目光凛冽,“程峰,你去追上刘裕,告诉他归香苑有变。”

  副将虽然不解其意,却谨慎的什么也没问,转身欲走。

  “等等。”

  “将军还有何吩咐?”

  谢琰道:“换身行头,别让他发觉你的身份。”

  “诺!”

  天黑月明,繁星点点。

  谢琰站在屋檐下,负手而立,身后白墙黑瓦,身前曲巷径长。他湛黑的双眸朝着无尽天幕望了一眼,强忍着去看她的冲动,只心中轻轻一叹。

  她既然已经认定了别人,他又有什么资格一而再出现。如今能帮她的就是将她当成路人,希望刘裕能够机警些,别让人抓了把柄。

  此时,刘裕已经出了城。

  头顶上月色明亮如灯,他一路畅通无阻,听到身后传来的马蹄声时,他人已经到了九峰山下。

  九峰寨就在山上,山脚下有人巡视,听到马蹄声都警戒了起来。

  来人及时将马勒住,并未靠过去,只盯着前方的人抹颀长人影,扬声喊道:“前方可是九峰寨寨主刘公子?”

  刘裕扬扬手,示意手下稍安勿躁。

  月光下,程峰一身布衣,扯着缰绳侧对着他。垂肩长发遮去了半张脸,另半张隐在黑暗之中,很是神秘。

  刘裕看不清他相貌,眉头微皱,“在下正是刘裕,敢问阁下有何指教?”

  “听闻刘公子欲娶归香苑天锦姑娘为妻……”

  刘裕眼皮一跳,不等他说完,双眼就眯了起来,“是又如何?”

  程峰也不废话,“归香苑或有变故,刘公子若想顺利娶妻,还是多看顾一二吧。”

  “此话何意?”刘裕心中紧了紧,莫非婢女出逃被发现了?不应该啊……

  程峰并未多解释,话已带到,他的任务完成,扯着缰绳掉头。

  “告辞!”

  “等等。”

  刘裕下意识开口阻拦,可烈马嘶叫,已扬蹄而去,只留下一道英挺帅气的背影。

  因这一茬,他整个脸部的线条都绷紧了,一贯温润眸色,也透出几分幽幽不明的暗芒。

  身为一寨之主,刘裕的眼色不差。来人骑术熟练端正,一手控制缰绳,一手却按在腰间,这是标准的武人骑姿……虽然不曾看到他腰间挂着配剑,但这下意识的动作却很能说明问题。

  夜色越来越浓,已是万籁俱寂。

  可今夜却注定了是个不眠之夜。

  雅房里,天锦熄灯躺下,正在酝酿睡意的时候,乍然听到有人敲门,她猛地睁开眼。

  “天锦姑娘,秦妈妈请你过去一趟。”

  她的睡意立即跑了没影,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她盯着紧盯着门方向,声音略带沙哑,“可有说是什么事?”

  “姑娘一去便知。”

  天锦只得默默穿好衣服。

  秦妈妈住的地方,天锦来过一次,里面的布置奢华,珍珠为帘,鲛绡为帐,灯火通亮,整个房间明晃晃的。

  她一脚迈进来,就看到帐幔上印出的那道孤寂暗影。

  “进来吧。”含着酒意的慵懒的声音从帐后传来。

  天锦暗暗吸了口气,撩起帐幔走进去。

  “秦妈妈找我来,为了何事?”

  “你身边的胭脂不见了?”

  天锦脑子里轰地一下,脸色白了白。

  吴问说走就走了,相较之下胭脂出逃的事情就显得微不道足。她还以为,秦妈妈根本没有注意到……

  她正要拿出先前想好的托辞应付,就看见秦妈妈唇角轻轻一扯,脸上露出嘲讽笑意,“不必找了,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天锦:“……”

  秦妈妈满身酒气,鲜丽的衣裙被蹂躏得皱皱巴巴,头上的发饰也歪了。她看着天锦的双眼迷离无焦距,可说出来的话,却不像是醉话。

  “你身后那个柜子里有套嫁衣,你去拿出来试试。我年轻的时候,身姿与你相差无几,想必是能穿的。”

  天锦愣了一瞬,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她在后院时对那杂役借口嫁衣不合身的话,这么快就传到她的耳中了。

  胭脂既然已经走了,嫁衣自然没得改,秦妈妈送她嫁衣也是合情合理,不过现在推脱的话,就显得很奇怪了。天锦暗自懊恼,她那身嫁衣可是阿裕准备的……也怪她,什么借口不好说,非要拿嫁衣说事。

  她不知道的是,那杂役根本不是归香苑的人,但机缘巧合之下,那番话却被楼里别的姑娘听了去,然后又传到秦妈妈耳中。

  得知吴问悄无声息地就走了,秦妈妈无心管事,回来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桌上吴问用过的茶杯,还是温热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少,却单单少了一个人。她突然就不愿在房间里呆下去,出来就听到胭脂不见了。

  原来,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带走……她的眼泪刷得就掉了下来,怕被人看到,转身又退了进来。

  天锦来时,秦妈妈已经收拾好了的心情。

  是她不要他的,又有什么好哀怜的,不是吗?

  “还愣着做什么,婚期没几天了,莫非你嫌弃?”

  天锦忙说“不敢,”转身从矮柜里取出一套艳丽的喜服,在她注视之下,慢慢换上,果然很合身。

  秦妈妈将她打量一番,眼里全是天锦曼妙的身姿,饶是已经心如死灰,却还是忍不住酸涩。

  她神色间看不出悲喜,嘴上淡淡说了句,“样式有些旧了,不怪你会嫌弃。”

  天锦倒不好接话了。

  秦妈妈仿佛也根本不需要她开口,目光盯着那细细密密的针脚,喃喃道:“这一针一钱都是我亲手缝的,一丝一毫也不曾借他人之手。当年我缝制嫁衣时,不知被多少姐妹羡慕,都道我会嫁个如意郎君,可谁想……不过是一场空欢喜罢了。”

  一听是她亲手做的,天锦心里微乱,立即就要脱下来。

  “别脱了,穿走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是什么意思?

  天锦便忍不住了,“秦妈妈,你别胡思乱想,吴班主的性情你又不是不知道,等他在外面飘荡够了,总会回来的。”

  说话间,嫁衣已经被她脱了下来,叠好后又重新放回去。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实在是受之有愧。

  秦妈妈因她劝慰的话而愣怔,却在看到她的举动时嗤笑不已。

  她摇头叹道:“你还是太年轻了……算了,既然你不喜欢我也不强送,回头再替你找个手巧的,替你将嫁衣改改。”

  天锦哪敢叫旁人来,一看岂不是露馅了?

  她连忙:“不好再麻烦了,我自己也能改的。”

  秦妈妈看了她一眼,幽幽道:“你的主意一向都大,也罢……你回去歇着吧。”

  天锦这才松了口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