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试探

更新时间:2016-10-08 11:30:0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06

随行在谢琰身后的副将不知他此番为何,看着他的侧脸在月下越显冷峻,忍不住提醒道:“将军不可再耽搁了,建康来的人还需要妥善安置……”

  谢琰面沉如水,一语不发,再次调转缰绳。

  他此番去了寿阳,才知道晋帝授意司马道子搜捕锦公主旧部。人已经来了,他得到消息便从寿阳赶回来,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据城防消息,的确有一行人拿着琅邪王的手令进了城。

  锦公主就在城中,若让这些人查到……

  谢琰越想心里越难安,直到察觉到刘裕的存在,这才突然醒悟。锦公主失忆后,性情与以前大不相同,不是熟悉她的人,恐怕是难以相信她就是北朝那个威名赫赫的女战神。

  看到刘裕身后裹着披风的女子的一瞬间,他还以为刘裕是打算带着她悄然离去,原想暗中护送他们一程,却没想到……

  竟不是她。

  谢琰莫名的松了口气。

  派去跟踪女子的人很快回来了。

  “将军,那女子是归香苑的逃婢,属下一路跟着她,发现她进了一间药铺,就没再出来。”

  “什么药铺?”

  “仁和堂。”

  仁和堂只是广陵城中一个起眼的小药铺,谢琰完全没什么印象。确定那女子无关紧要,他便不在放心上。

  夜还长,碧波湖畔一排烟花楼灯火通明,火光倒映在湖里,衬得湖水滟滟生辉。

  等红玉离开之后,天锦又站了片刻,看着有人匆匆跑到她跟前,附耳低语几句。秦妈妈眼里的笑意渐渐褪去,捏着帕子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神色间也是晦暗不明。

  她似乎又问了一句什么,仆人点点头就自行离开了。

  天锦看着她缓步上楼,进了雅阁就再没动静了。想来吴问要离开,她也没有什么心思顾及其它。

  天锦折身就去了后院。

  后院里静悄悄的,只有廊下留了几盏晕黄的灯笼,与前堂灯火辉煌的热闹简直是天壤之别。

  看来胭脂离开的事情并未被人发现,否则前堂后院都不可能毫无动静。

  天锦放心了,转身打算回屋。

  不想迎面就看到廊下走来一人,身上穿着归香苑杂役的衣服。看到她,此人眉头微皱。

  天锦有些心虚,为了不让人起疑,赶紧向前走两步,“这位大哥,可看到胭脂了?”

  这人一愣,目光落在她脸上,不答反问,“你找胭脂做什么?”

  天锦心里莫名觉得奇怪,胭脂被派到她身边伺候,她找胭脂不是再正常不过?莫非……被发现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心里一惊,面上却努力维持着镇定,将一早想好的托词说了出来。

  “我嫁衣有些不合身,让她替我改改,怎地我出去了片刻,回来就没看到她了……这个胭脂!让她做点事情,也不尽心,嫁衣都还没有改好呢。”

  这人似乎很意外,双眼微微瞪大,像是极力掩饰着什么似的,眼里的疑惑一闪而逝,憋了半天,突然笑道:“瞧我这记性,还没恭喜天锦姑娘,婚期是哪天啊?”

  这下天锦心里更觉得奇怪了,她身上发生的事情闹得那么轰动,这归香苑上上下下应该无人不知的吧?

  可这人怎么好像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那人维待着脸上的笑意,似乎没发觉她的异样一样,还等着她的回答。

  天锦将他打量一番,瞅着他长得虎背熊腰,皮肤黝黑,不像是在前堂打杂的。可看他来的方向,分明就是前堂。

  她心里正虚着,不便纠缠,笑道:“多谢。婚期就在半个月后……”

  话落连忙又说:“我出来找了她一圈,都没看到人,兴许她这会儿又回了雅阁。”

  此人笑了笑,侧身让到一旁。

  天锦见他主动避让,只当自己想多了。就算不是前堂的杂役,那也应该是在后院干粗活的吧。她适才又笑盈盈地道了声谢,拧着裙摆就走了。

  她走后没多久,这名肤色黝黑的汉子也悄悄拐了回去。

  “如何?”

  雅房内,王国宝一行人尚未离去,反而是点了些酒菜悠然自得地吃了起来。

  黑汉脸色沉沉,气闷道:“宝爷,咱们被骗了,什么北朝女战神!身上半点武将气势也没有,分明就是个一心等着脱掉贱籍的伶人!”

  王国宝举筷的手不由一顿,“此话当真?”

  “真的不能再真!”

  北朝女战神,让人闻之丧胆的锦公主,那样叱咤风云的人物,在战场上几乎是所向无敌,半夜三更一脸春情地惦记着改嫁衣?

  这落差也太大了点!

  这样的违和感,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啊。

  黑汉将身上杂役的衣服扯下,随手扔到一边,换回自个儿的青色长衫。许是心里愤懑还未消,又凑了过来。

  “宝爷,咱们大老远跑到广陵了,可就是为了抓这锦公主的,既然是假,那这趟岂不是白来了?”

  王国宝脸色也不大好,“殿下说,消息是宫中冯婕妤递给皇上的。”

  他说的殿下,正是琅琊王司马道子。晋帝深夜召见任其司徒一职,授理政务,诏书虽然还没下来,可司马道子其实已经悄然去了会稽。

  会稽正是谢琰之父谢安的长驻之地,谢琰镇守广陵不过是暂时。而他……则是带了一行人,中途分道来了广陵,手里还揣着谢琰的授封诏书。

  想到谢琰,王国宝神色间微微恍惚了一瞬。

  “冯婕妤?”

  在座的几人都一头雾水,冯婕妤乃后宫妃嫔,怎会搅合在其中?

  王国宝冷笑,“冯婕妤母家就在广陵城,这消息是冯家传到宫中的,若是假的,冯家势必会惹得圣颜大怒。”

  冯家会怎样王国宝毫不关心,可这归香苑的“假公主”却让他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嘴角勾了勾:“是真是假还不好说?不如去请谢琰来好好辨认辨认,这北国公主性情如何,恐怕无人比他更了解吧。”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想到谢琰与锦公主之间爱恨情仇的传言,不由都猥琐地大笑起来。

  黑汉顿时来了兴趣,大手往桌上一拍,“听说这锦公主彪悍无比,唯独对谢琰情有独钟呢!你们猜怎么着……咱们这位谢将军倒也是能屈能伸的主,愣是牺牲了美色换来漂亮一仗!啧啧,良心似铁啊,可真够狠的……”

  虽然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随时随地八卦意-淫。

  人性往往如此,对未知的事情总抱着一份猎艳之心。

  王国宝开了个头,就不再说话。哪怕他言语间毫不掩饰对谢琰的轻视,可是无可否认,如今的谢琰乃战功赫赫的大将军,而他不过是司马道子身边的小小谋臣。

  见到谢琰他还要行礼拜见。

  遥想当年晋帝寿辰,他与谢琰都是刚及弱冠,心中满是抱负,随父兄前往建康,在守猎围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原以为他们必然会成为挚生好友,可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