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夜归

更新时间:2016-10-08 11:29:28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48

刘裕离开后,天锦便将嫁衣换了下来。心里担心胭脂的事情,有些坐立难安。

  外面的大堂中,隐约传来歌舞声,她熄灯,准备去前堂看看。

  秦妈妈还在前堂应酬,脸色笑意不减,可天锦看过去,分明觉得她笑得十分勉强。

  她对秦妈妈也谈不上什么怨恨,反而还得感谢她的栽培调教。日后她从归香苑嫁出去,以秦妈妈长袖善舞的手段,说不定还会以此为噱头,大肆特办。

  想着吴问要走了,秦妈妈心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反而有些同情她了。

  这厢天锦正想着出神,丝毫没有察觉在某个雅房里,有人突然抬眼朝他看过来。

  “你说的天锦可是她?”此人放下酒杯,抬头朝外面指了出去。

  正跪倚在他身侧斟酒的红玉不由看过去,脸上的笑容郁浓了起来。

  “宝爷真是好眼光,倒是一眼就让您瞧了出来。天锦妹妹倾城之貌,连我心里都嫉妒得很。可惜啊,这么美的人,就要被人娶回去藏起来了。”

  红玉嘴里的宝爷,正是刚才叫秦妈妈好一番应酬的年轻人。红玉岂先还不愿意伺候,敷衍地弹了首曲,想不到这群人却比她还不耐烦。

  随后便向她打听起天锦来。

  红玉看得出来,这群人根本没有心思喝花酒,多半就是冲着天锦名声来的。她对天锦的好运气,嫉妒得都要发疯了,自然是见不得她的好。

  是以,她心里明明不屑得很,嘴上却把天锦夸得跟天仙下凡似的,果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这位宝爷,名叫王国宝,是琅邪王司马道子麾下政客。

  晋帝连夜召见司马道子彻查锦公主和她旧部余孽,他正是受了司马道子派遣,悄悄潜入广陵。

  此刻看清天锦相貌,果然与那失踪的锦公主长得神似,他的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红玉心里正想着如何引着这帮人去挑事,冷不防就被他推开了。

  王国宝朝属下示意了一眼,一个大银锭被抛到了她脚边。

  “拿好银子,管好嘴。日后……有你的好处。”

  红玉双眼一亮,眼里的贪婪一闪而逝,连忙将银锭捡起来。临走前,抛了个媚眼过来,“宝爷下回来,只管点红玉的灯,红玉知无不言。”

  王国宝听了,微微一笑,只是这抹笑容并未抵达眼底,就消失了。他朝着身边的人呶呶嘴,“派人盯着她,若是查明真是锦公主,立即抓捕。”

  “诺。”

  从雅房内出来的红玉,见天锦还站在廊道下,身侧壁灯,衬得她肌白若雪,眉目清丽,心里那股不甘和嫉妒再次烧了起来。

  天锦在这里站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异样打算再去后院看看。

  然后,就被红玉堵住了去路。

  “你又想做什么?”天锦暗生防备。

  红玉在她跟前,视线恰可以看到对面雅房,想起里面一群看上去并不太好惹的人,想要出言挑衅的她,立即又歇了心思。

  她目光不屑地将天锦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番,嘴角一勾,转身走了。

  “……”天锦被她那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弄得有些毛骨悚然。

  以她对红玉的了解,故意寻上前,恐怕心里不知又憋着什么坏。

  天锦心里虽然忌讳,却也没有多想,只要离开了勾栏院,她与红玉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这段时间尽量躲着她便是。

  ……

  灯火依旧通明,大街小巷却已经渐渐安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城外奔进来。

  谢琰身着玄色胡服,英姿挺拔,又黑又亮的眼里颇俱威严。马行了半条街,突然停了下来。

  他身后的副将也立马将缰绳扯。

  就见他视线落在某处,目光锋利如刃。

  “谢将军好眼力。”

  那一处沉寂片刻,传出一道清润的声音,慢慢走出一道白影。

  清辉的月光下,刘裕面若冠玉,风致楚楚,明亮的眼里却隐藏着一丝玩世不恭。

  谢琰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审视片刻,便越过他落在隐在他身后的那道暗影上。暗影裹着件黑色斗篷,看不清模样,可那纤细的身姿已经将她出卖。

  谢琰眸色沉了沉,“刘公子这是要出城去?”

  “正是。”刘裕笑道。不予解释更多。

  谢琰目光微抬,刘裕身后的那个方向,是去归香苑的方向,他显然是刚从那里出来。

  他身后跟着的人……

  他眸色又沉了几分,朝着刘裕微微点头,驱马继续前行。

  刘裕目送他们离开,神情未变,微微测目,“我们走吧。”

  “刘公子,我可不可以不出城?”裹着抖篷的人,将帽檐掀开些许,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在他身后跟着的人,自然就是胭脂。为了掩人耳目,他一早吩咐胭脂只管跟着他,不要出声。

  会遇到谢琰,显然不在刘裕的意料之中,不过以谢琰的眼力,恐怕已经就猜到什么。胭脂现在要留在城中,并不合适。

  刘裕皱起眉,正要跟她说明其中厉害。

  胭脂又说:“刘公子,多谢你救我出来。我不能随你出城,我……”

  她话未说完又顿住。

  刘裕心中微微一动,“可有什么难言之隐?”

  胭脂顿时沉默了起来。

  刘裕只得温声劝道:“刚才那位谢将军,怕是已经看出我们是从归香苑出来。倘若归香苑发现你逃了,必会派人出来找,万一……”

  “刘公子放心,胭脂绝对不会连累你和天锦姑娘,如果不幸被抓了回去,只说是自己偷跑出来的。”

  刘裕笑了笑,他会帮胭脂不过是看在天锦的份上,既然不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他也乐得轻松。

  “那你走吧,小心点。”

  胭脂道了谢,快走了几步又顿住,转身对着刘裕跪下深深一拜,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刘裕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确定归香苑尚且未发现丢了人,这才放心出了城。

  夜凉如水,空旷的大街上卷起阵阵轻风,两侧的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枯黄的落叶幽幽荡荡,被卷起一层又一层。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本已策马离去的谢琰,竟去而复返。

  “跟着那女子,看她去了何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