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蜜情

更新时间:2016-10-08 11:29:06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30

刘裕长相十分英俊,是潇洒不羁的少年,一袭白色的长袍,头戴玉冠,风度翩翩。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天锦莫名的有点慌,回想起上次分别时,那个缠绵不舍的吻,这下连脖子都红了。

  可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一句话不说,又显得特别奇怪。天锦忍着不去看他的脸,垂着头,视线落在他的衣角上,努力地寻找话题。

  “阿裕,你不是说成亲前,不适合见面吗?”

  话一出口,她恨不得咬掉舌头算了。明明日日都盼着能见他,可这话却说得好像一点都不情愿看到他似的。

  刘裕此刻眼里全是她莹润红透的脸庞,倒是没有注意到她说了什么。

  只觉得那张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丰盈透彻,他很想再尝尝。

  天锦本已经打算休息,屋中只留了一盏灯。灯光稍显昏晕,风吹进来便被卷得摇曳不定。

  灯光下,她一身红妆,端庄秀丽。偏偏那双躲闪的大眼里透出的羞涩,勾得他心神荡漾。

  在遇到天锦之前,刘裕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突然想会喜欢上一个姑娘。甚至连喜欢是种什么样的感受都不知道。

  可那晚,天锦煞白着一张脸,不顾一切将他推到河中央的坚定深深将他打动了。明明是怕极了,眼里的惧意藏都藏不住,却还要顾及别连累了他,倔强得令人既心疼又心动。

  “丫头,你真美。”他的声音清朗,是纯粹的夸赞,没有任何轻佻。

  灯光虽然不算明亮,她姣好柔美的脸庞却被照映了出来,一身红净明艳,熠熠生辉,美而不俗。

  刘裕已经开始心猿意马了,却又不得不强忍着想将她抱入怀中的冲动。

  他是个男人,心动的女子就在眼前,还穿着他精心准备的嫁衣,他真怕自己一冲动,就克制不住了。

  原来就是忍不住想见她,见着了又后悔了。他还真会对自己找为难,叫他一会儿怎么舍得离开呢。

  刘裕心中苦笑,清清喉咙又说:“还有半个月呢。”

  天锦心知他说是大婚的日子,姑娘家的该有的矜持,她也是有的。尤其是好日子越近,她反而越有些担心刘裕对自己的看法。

  毕竟他们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遇见的……

  然后,她突然就想到了秦妈妈和吴问那一对。吴问虽然看似放荡,可他身上不经意间总会流露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贵气。

  那是一种骨子里特有的气息,是无法隐藏的。

  他与秦妈妈纠缠多年,依旧想走便走,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秦妈妈的身份与他相差甚远,他根本不可能为一个无法娶为正妻的人,费太多的心力。

  她抬起头,目光忐忑地看着他,“阿裕,我身分如此低微,甚至都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你以后会不会嫌弃我?”

  “傻瓜,瞎想什么。”刘裕终究还是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

  天锦的事情,他倒是听了一些,知道她是受伤被捡到的,来到香归苑的时间并不长。

  至于失忆一事,他并不在意,若她能想起从前之事,那自然是最好,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他愿意护她一生。

  “阿裕,我……”

  “嘘,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冷不防的,天锦就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他身上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胸膛宽阔,令人眷恋。

  宵禁时间就快到了,刘裕也是想与她说说话。可见到之后,反而觉得还是抱在怀里踏实。

  天锦靠在他怀中,脸就贴在他胸口,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心里的不安也渐渐散去了。

  是啊,她真是着相了。

  阿裕不是吴问,他是真心要娶她当妻子的。

  天锦心里被这股突然涌上来的满足感填充的满满的,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他,替他生儿育女,当一个好妻子的。

  一想到要替他生儿育女,她的脸上刚褪下去的红潮又浮了出来。

  呸呸呸!想什么呢,丢不丢人!

  “别动。”感觉到她在怀里乱动,本就心猿意马的刘裕顿时感觉一股气血上涌,连忙将她按住。

  他箍着她的力量越来越紧,紧得天锦都有些不舒服了,正想挣扎,他却放开了她。

  “天色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改……我会如期来娶你。”他本来要说改天再来看她,又怕自己克制不住,大婚前果然不适合见面。

  听他说要走,天锦心里泛起浓浓的不舍。

  就听他突然问:“你那个丫鬟,你是想留着她,还是想放她走?”

  “什么丫鬟?”

  他问得实在太突然了,天锦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就是刚才那个,叫……”刘裕语塞,他还真没注意到那丫鬟叫什么名字。

  天锦这才领悟,“她叫胭脂,你真的有办法带她离开?”

  刘裕不由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不相信我,嗯?”

  天锦轻哂,她哪是不相信他,只是怕他会惹上麻烦。上回他被仇家追杀……对了!仇家!

  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臂,紧连地问:“阿裕,你的仇家上回没能抓到你,会不会再次找上你?”

  刘裕笑了笑,眼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清明,“不会,那帮人已经被谢琰收拾了。”

  “他?”天锦意外了,眉宇不自觉拧了起来,怎么哪里都有谢琰。

  刘裕对谢琰不太了解,对他收拾了天龙帮,却放过了九峰寨还没能弄明白。倒底他是朝廷的人,自己虽然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匪寇,可占山为王却是不争的事实。

  他一直都尽可能避着朝廷势力,若不是这回天龙帮太过分,意图抢占他的地盘,他也不会与谢琰对上。

  刘裕直觉谢琰或许意有所图,未弄清事情真相之前,他也不便多说。也不喜欢听到天锦对此人过多关注,便摸了摸她的头顶,忍隐着低下头,在她额上落了下吻。

  一触即的吻,也是道别的吻。

  “你还没说那丫鬟是想留着,还是想送走?”

  天锦被拉回神,笑道:“还是看胭脂自己的意思吧。”

  她与胭脂又不真是主仆,不见得人家乐意留下来。

  刘裕没再说什么,放开她之后,便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快去把衣服换下来,以后别在人前穿了。”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在我面前穿还是可以的。”

  呸,好不正经!

  天锦忍不住唾了一口,“再不走,城门要关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