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窥见

更新时间:2016-10-08 11:28:43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59

归香苑里暗涌乍现,一直在张罗婚事的刘裕一概不知。这夜,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底想见天锦的冲动,从后院混了进来。

  雅房内。

  天锦正坐在窗前,凝望着窗外那片波光粼粼的湖水。

  胭脂从外面进来时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着天锦欲言又止。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寻了件外衣给天锦披上。

  这才发现她神色间的愣怔,心中似有所觉,问:“姑娘还在想那晚那个神秘女子的事情?”

  沐倾城打晕胭脂的那晚,被她看到了真容。胭脂醒后,天锦见隐瞒不过,只好说那个黑衣女子是冲着谢琰来的。

  故而才有了她让胭脂打听谢琰去向一事。

  能让一个良家女子,大半夜闯进青楼找人,多半就是为了情。胭脂因她有意误导,只当谢琰与那黑衣女子之间有些纠缠,误会了天锦。

  天锦点点头。

  “姑娘不必多想,那位谢将军看上去沉稳内敛,不像是那种为了女色而荒唐之人。那位神秘女子只要稍稍打听,就会知道姑娘即将成婚,与谢将军之间根本没有什么。”

  胭脂本不是话多的人,能让她说出这么长一段,实在不容易。

  在她看来,这不过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她实在不明白天锦有什么好忧愁。开开心心等着做新娘子,不好么?

  天锦没办法跟她说明白,只得摇头叹道:“但愿吧。”

  胭脂有心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便问:“姑娘真的不试试嫁衣吗?”

  姑娘家出嫁时嫁衣都是自己做的,但他们情况特殊,时间又赶。刘裕早早将嫁衣送来,不过是为了安天锦的心。

  天锦心里明白,也很感动。真让她自己做嫁衣,她还无法下手呢。

  “好吧,那就试试。”

  胭脂连忙从柜中将红嫁衣小心地捧出来。

  天锦站起来,脱掉身上的衣衫,换上那件精致红艳的嫁衣。

  这件嫁衣裙摆层层叠叠,针角细密一看就是极好的绣工。天锦个头算是高的,穿到身上还是拖了地。紧致的腰带将她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完美勾勒了出来,高耸的酥胸也被衬的十分饱满。

  胭脂从下看到上面,越看越惊羡。最后落在她精巧妍丽的面容上,目光定定。

  “怎么了?不好看吗?”天锦捏着衣裙,忐忑地问。

  怎么会不好看……

  胭脂忍不住轻叹,连她看了都忍不住失神,难怪刘公子迫不及待要娶回去藏起来。

  “姑娘天生丽质,刘公子的眼光果然不错,这身嫁衣很合身。”

  天锦嘴角微勾,脸上透出一抹红晕。

  被胭脂夸赞的刘裕此刻恰恰走到门边,听到里面的说话声,也不着急进去了。

  “姑娘上回说,会助我离开这里,这话还算数吗?”

  天锦手上一顿,有些意外,“你想通了?”

  胭脂眉眼微微垂下去,“我无意间听到班主又要离开了。”

  天锦下意识就问:“那秦妈妈呢?”

  胭脂便不吱声了。

  像她这种没有在归香苑记名的婢女,卖身契都捏在吴问手里。若吴问真的要走,却不一定会带上她们,但小香死后,吴问总要挑一个能用的人。

  胭脂最有可能成为那个人,可她却不愿意步小香后尘。

  天锦一叹,“你想什么时候离开。”

  “越快越好。”

  她无意间听到秦妈妈和吴问说话,很是心惊。吴问虽然没有当场负气走掉,可他的脸色却也阴沉得可怕。

  胭脂不敢逗留,生怕被殃及,回到天锦这里,腿都还在发软。

  也是天锦心里藏着事,所以才没有察觉她的异样。

  “好,我帮你。”

  “多谢。”

  就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刘裕最先听到,身形一闪,就藏了起来。

  门被叩响时。

  屋内的两人均被吓了一跳,不由面面相觑。

  “我去开门。”胭脂道。

  天锦提起衣摆,闪到里间。就听到门外有人小声说:“胭脂姐姐,班主让你去收拾东西,恐怕要离开一阵子。”

  胭脂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手脚一阵发凉。

  天锦忍不住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你去告诉班主,就说我的嫁衣不太合身,胭脂手巧,想让她替我改改。”

  “这……”那仆从有些迟疑。

  天锦又说:“你尽管去说,有什么问题便推到我身上便是。”

  仆从只好转身走了。

  “多谢。”胭脂感激地看向她。

  天锦却拧起了眉,“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若吴主执意要带走你,我也没办法拦着。不如……你现在就走?”

  胭脂:“如何走?”

  “不如在下助你离开?”门外突然出现一道白影。

  天锦听到声音,双眼顿时亮了,“阿裕!”

  刘裕一袭白色长衫,腰间束着条玉带。他五官白皙,容颜清隽,信步从拐角处走出来,姿态悠闲散漫,眉眼处俱是笑意。

  待看清身着嫁衣的天锦,刘裕脸上的笑意微凝,一双眼就像是被粘住了一样,再也挪不开了。

  天锦的脸没由的就热了起来。

  看着此情此景,胭脂很想知趣退下去,可事关自身,她又很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带她离开。

  “阿裕……”天锦被他这灼热的目光盯着,很是不自在。

  “咳咳。”自知失态,刘裕微微侧目,清咳一声,眼角扫见胭脂还望着他,忙道:“进去说。”

  天锦实在没料到刘裕会突然出现,上次一别,已经是半个月的事情了。她时时都想着他,乍然看到他,心里虽有千言万语,反而无从开口了。

  再垂头看看刚换上的红嫁衣,心里越发涩然,羞于启齿。

  胭脂暗叹,厚着脸皮开口,“不知刘公子刚才说的话,可是当真?”

  刘裕刚才在门外,两人说了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他撇开眼刻意不去看天锦。

  温和道:“在下所言非虚,稍后我自有办法带你离开。”

  得了他这样的保证,胭脂脸上难掩激动,就要跪下来道谢。

  刘裕眼疾手快,虚扶了她一把,“不必如此,你先去准备吧。”

  胭脂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也不必再当电灯泡了。离开前,甚至还有意无意调侃地朝天锦看了一眼。

  天锦本就脸热,欲发抬不起头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