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来人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3:5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31

灯火通明的花柳巷,乐声不断,各色的食物与酒香弥漫在一起,极为诱人。

  归香苑中迎来了几个陌生的面孔。

  秦妈妈站在楼上,看着下面满座宾客。往常看到有人上门,怕是早就笑容靥靥下楼迎接。

  只是今日,她的眼里凝出的却是一股凄楚冷意,“你还是决定要走?”

  她身后的雅阁内,吴问正襟危坐,脸上一派沉静,“建康城内已经打点妥当了。”

  秦妈妈缓缓点头,“这次走了,打算什么时候再回来了?”

  吴问:“柔娘……”

  秦妈妈笑了笑,“我明白了,准备何时走?”

  “明天。”

  “不参加天锦和刘公子的婚宴了?”

  “不了。”

  秦妈妈抓着扶栏的手开始泛白,眼里蓄积的泪意却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至始至终,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倒是吴问一直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等着她向以往一样,开口留他。只是他去意已决,便是她开口,他也只会像往从前那样说些软话宽慰她。

  “吴问。”她果然开口。

  吴问甚至已经想好了非离开不可的理由。

  秦妈妈眨了眨眼,迷弥的目光渐渐恢复清明,“这回走了,就别再回来了……你我总该是要有一个了断。”

  吴问一愣,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柔娘……”

  秦妈妈终于转过身来,轻声叹息道:“我已经不年轻了,再等不起了。”

  不可否认,秦柔娘这次挽留他的手段,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叫他动容。他心中微微挣扎,便是带上她同去建康,也无不可。

  只是……他眉头微拧,“柔娘,我这次去建康,是要重回吴家。吴家家规严厉,你跟我恐怕要受些委屈。”

  建康吴家很注重礼义廉耻,是一个把门面看得比性命都要重要的世族大家。所以当吴家出了吴问这么一个风流浪荡子弟,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他就被逐出了家门。

  倘若吴家一直都这么硬气,吴问或许已经早早被从祖普上除名了。然而,吴家近三代都是单传,若真将他剔除,吴家也就后继无人了。

  吴问早年与家中置气,不肯回去服软。

  可现在……吴家在朝中的势力渐渐被新起之秀所取代,若无人支撑门楣,吴家只会渐渐败落。

  其实早在他来广陵之前,收到了家里的来信时,便已经开始布置了。

  他也不是不能将秦柔娘带回去,只是就算带回去了也不可能迎娶,就连以妾室身份进门,恐怕她也是不够资格的。

  秦妈妈对吴问的背景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是以富家子弟的身份在外游历多年。

  在这之前,也从未听他提起过家里的事情。

  乍然从嘴里吐出建康吴家,秦妈妈着实愣怔了好大一会儿,脸色渐渐的就白了。

  谁也不是生来就是青楼女子,他吴问这些年做的那些勾当也不见得有多干净,现在竟反而嫌弃起她的出身了。

  她一动不动看着他,“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所以我从来问得都是你何时回来,而不是你何时带我离开……你走吧,今夜就走,不必等到明天了。”

  等了这么多年,她从不敢奢望过什么。

  可现在,突然间觉得心累了……

  吴问一听她这撇清干系的意思,脸色也不好了。想要劝说她再等他一些时日的话也难以说出口。

  楼下几个新来的面孔突然闹起事来。秦妈妈无意再跟他纠缠,勉强打起精神下楼周旋。

  只见一个身着青衫,体形魁梧,肤色偏黑的中年男人拍案而起,“这勾栏院里就没有姿色好一点姑娘了?爷几个头一回光顾,拿这些个俗物过来搪塞,欺负大爷没钱吗?”

  这茬找的也太蹩脚了一点!

  秦妈妈久经风月岂会看不出来这群人是没事找事。

  她心里不爽得很,没心情招呼。

  “哟,几位爷是头一回来不假,可这眼光未免也太高了吧!”

  “你是这里的老鸨?”青衫男立即瞪向她。

  “正是!”

  “把你这里的姑娘都叫出来!”

  秦妈妈听了只在心里冷笑,嘴上却不轻不重地说:

  “谁不知道这整条的烟柳巷就属归香苑里的姑娘最水灵啊。我这楼里的姑娘可都在这里了,几位爷不如再仔细挑挑?”

  青衫男瞬间就被她这轻飘飘的语气弄得有些气短了。

  他们本就是故意来挑事的,哪会真去瞅什么姑娘。

  秦妈妈目光微微一转,越过他,落在他身后那位安静坐在一边的稍稍年轻的男子身上。

  这年轻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长相一般气质却上佳。感觉到秦妈妈打量的目光,他缓缓抬起头来,一对凌厉的大眼,漆黑瘆人。

  那青衫男此刻默默坐了下,其它几个也都没说话,显然都是以这位为首。

  秦妈妈暗自腹诽,她这归香苑里先是来了个刘裕,后又是谢琰,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位,一看也不像普通人。

  也不知此番是福是祸……

  就在她不动声色打量此人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听闻归香苑里出了一种新奇的笛舞,怎么不见有人登台表演?”

  秦妈妈心里没由来的咯噔一声,连忙笑道:“那位会笛舞的姑娘已经熄了灯笼,不再见客了。”

  “哦?”那人挑眉,“既为舞伶,哪有不见客的道理。”

  秦妈妈赔笑道:“您有所不知,那姑娘是个有福的,已被人赎了身,所以……”

  “倒是我们强人所难了。”年轻男子轻哂。

  见他态度并不强硬,秦妈妈暗暗松了口气,“除了那位,这楼里的姑娘,您看中哪位只管开口。”

  “那就……她吧!”他随手一指,指的却是刚从雅阁内出来,恰恰停在楼道上的鲜衣女子。

  秦妈妈捂嘴轻笑,“这位爷眼光真不错,这红姑娘可是这儿的名牌,我便让她去准备准备。”

  说着,她便让人将几人请进雅间。

  红玉在屋里躺了一天,刚出来透气,就见秦妈妈朝这边走来,她下意识避让。

  “躲什么!”秦妈妈三两步就迈到她跟前,“刚才有几个客人点名让你去伺候,还不去准备。”

  红玉被冯二爷发狠地折腾一夜,虽然已经用了药,身子却依旧不舒服。见秦妈妈又要她去见客,忍不住求饶。

  “我已经知道错了,再不敢擅作主张。求妈妈开开恩,我实在……不如让其它姐妹去?”

  秦妈妈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不是我不怜惜你,其它的姑娘也要人家看得上眼啊。那几个人一看便知不是特意来寻欢作乐的,你过去弹两首曲子应付一下。别哆嗦,快去!”

  红玉见她态度强硬,便知道躲不过去,只得应下,心里却恨得直咬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