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变故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3:3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61

建康皇城。

  冯婕妤收到冯二爷回信,喜出望外,连忙派人去打探晋帝的行踪。

  晋帝前几天新得个美人,正在兴头上,连着好几日都不曾来冯婕妤这里来了。也幸亏冯二爷的信回得及时,冯婕妤好一番打扮,她就不信以自己这艳绝的姿色,争不过一个新人。

  待宫人回禀,晋帝果然又在那小妖精的宫中,冯婕妤脸色顿时就难看极了。

  “备轿!”

  南朝晋帝已年过半百,一身龙袍,气势威仪。只是这样的威仪在后宫嫔妃的床上,便会折损不少。

  此刻他正抱着美人,徐徐诱哄。偏偏怀里的美人是个冷美人,不怎么爱搭理他,这反倒是激起了他的征服欲,起身就霸了上去。

  “陛上,冯婕妤求见。”

  晋帝喘了口粗气,“不见!”

  “冯婕妤说有北朝锦公主下落。”

  晋帝正是欲火烧身之时,闻言立即就萎了。美人可以明日再宠,这北朝的锦公主却着实要紧。

  “让她进来。”

  “诺。”

  帷帐内春光关不住,晋帝色心又起,忍不住在美人身上狠狠捏了两把,方才起身。

  冯婕妤能得宠多年,也是捏准晋帝的心思,故意这个时候求见。晋帝岂会不知她故意争宠,不过他却没有动怒,反而在她跪拜时,亲自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爱妃说有北朝锦公主的下落,此话可是当真?”

  冯婕妤立好,将手中的信呈上,“宾妾不敢妄言,此事千真万确,请陛下定夺。”

  晋帝拿过一看,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神色间不怒自威。

  “爱妃先回去吧,待朕查清,若此事属实,冯家乃大功一件。”

  冯婕妤满心欢喜,她等的就是这句话了。在宫中以色侍人,总有色衰的一日,若能有强大的娘家依靠,才能长久被宠下去。

  一个无权无势小狐狸精,不过是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想与她争宠,哼!

  冯婕妤一走,晋帝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来人,去将琅邪王请进宫中。”

  琅邪王司马道子,乃是晋帝同母弟弟,四十来岁,中等身材,体态微胖。接到圣旨,便换上官服,匆匆进宫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建康皇城内发生的一切,远在广陵的天锦并不知情。眼看婚期近了,她越发思念刘裕。

  也不知道他在忙着些什么,竟连封信也没有。

  或许是她的思念太深了。

  胭脂从外面走来时,手里就捏了封信,“刘公子派人送来的,还等着回话呢。”

  “快给我看看。”天锦迫不急待拆开,展信一览,脸就红了。

  胭脂觉得有趣,凑过去,“刘公子都写了什么?”

  “没,没什么……”她赶紧把信藏到身后。

  胭脂:“既然没什么,那你又藏什么?”

  天锦忍不住啐她一句,“平日里看你总爱绷着脸,我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哪样的人?”

  “假正经!”

  胭脂:“……好好好,我不看总可以了吧。但送信的人还在外头侯着,你总要给句话。”

  天锦羞得将脸一捂,“别问我。”

  刘裕在信中写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丫头,可有想我?

  想,当然想,怎会不想。可这样的话,怎么能让人传来传去,羞死人了。

  “哦,我知道了,这便去回话。”胭脂一本正经点头,转身就走。

  “哎……”天锦正要喊住她,只听到一声闷哼。

  她一抬眼就看到胭脂软软倒下去。在她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位年轻的黑衣女子。

  天锦双眼不由微微缩起,“又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黑衣女子微微一笑,“你猜。”

  “我不想猜,你对我的婢女做了什么?”

  黑衣女子今日未戴面纱,她依在临湖的窗边,日光照射进来,落在她明若珠玉的脸上,使她整个看上去有了股不容侵犯的圣洁。

  她瞥了眼倒起的婢女,似笑非笑,“打晕了而已。”

  天锦:“……”

  “天锦。”黑衣女子突然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

  天锦未应却皱起了眉,她在这一带也算出了名,能知道她的名字并不能代表什么。

  这黑衣女子见她目含敌意,嗤笑一声。

  “淝水一战后,你便下落不明,虞美人旧部都在找你。没想到你竟成了出卖色相的舞伶,竟还与陌生男子许了婚约,若是皇上知道,不知该有多伤心。”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天锦直觉不妙。

  “你懂,只是不想听罢了。”黑衣女子一语揭穿她,“失忆了也没有关系,虞美人旧部依旧听命于你,我们会助你报仇雪恨,重震北朝女战神锦公主威名。”

  “什么锦公主,你不要乱说。”天锦心里慌了。她是天锦,她有未婚夫,马上就要成亲。

  什么锦公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黑衣女子不容她不听,看着她,再次吐露出令她更心惊的话来。

  “你就是锦公主,锦公主就是你。你对南朝统率真谢琰动了真情,可他却不过是利用了你的感情,骗取了你的信任,盗取北朝军机,否则淝水之役谁胜谁败还不一定。”

  “你说的不是真的……”天锦拒绝相信,“你赶快离开这里,休要胡言乱语,我不是什么锦公主,你找错人了。”

  黑衣女子脸上的笑容立即不在,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你被男人骗得还不够惨?竟然还贪恋这样的情爱,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到底是谁!”天锦恼羞成怒。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她与谢琰,怎么可能?别说她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就算她是失忆了忘记了,可谢琰难道也失忆了?

  他看她时,眼里分明很陌生。

  “沐倾城。”黑衣女子淡淡说出自己的名字。

  “沐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并非是什么公主。”

  沐倾城脸色冷了下去,“信不信由你。我刚刚得到得消息,谢琰已经离开了广陵,定是去寿阳与他叔叔商议如何对付虞美人旧部。你且等着看吧,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

  天锦:“……”

  沐倾城找了她两次,都被她这一脸无辜的傻模样给气着了,也无意与她多说。

  “既然你不想见我,我便不再出现就是,你好自为之吧。”

  她说完便走,速度之快,毫无留恋。殊不知,她的这番话在天锦心里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天锦虽然对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可她醒来时穿着的那身铠甲她还记得一清二楚。

  她的心有点乱,又有点慌,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相信。

  然而沐倾城却当真如她说的那样,再不曾出现了。

  天锦拜托胭脂去打听谢琰的下落。

  谢琰果真不在广陵了。

  她的心彻底乱了……

  就在天锦提心吊胆,惶惶度日的时候。

  司马道子的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潜入广陵。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