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夜遇(3)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3:06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07

“天锦姑娘。”

  天锦听他喊出自己的名字,声音低沉冷酷,再次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多事。

  “我无意冒犯,这就离去,还请谢将军见谅。”

  谢琰看着她,很想拉住她,又怕吓到她。短短一瞬,他心中已经几番变化,“既然来了,不如喝杯茶再走。”

  这下子,天锦便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了。

  谢琰轻笑,“莫非你不愿赏脸?”

  唔……也不好拒绝了。

  天锦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扁舟不大,一人刚好,两人就稍嫌有点挤了。天锦迈上来之后,才发现这点,再退下去就显得突兀了。

  谢琰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却不动声色请她入座。

  天锦暗自一叹: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谢琰低头去找茶具,身体就僵住了。他出来时候,带得只有酒,哪有什么茶。

  天锦正等着他的茶水,见他毫无动作,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心里忍不住腹诽起来:这人喝得醉醺醺的,还记不记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你会喝酒吗?”他突然问。

  天锦:“……”果然不记得了。

  谢琰仿佛也就问问她而已,不等她回答,便将脚边的酒坛递给她。

  “喝吧。”

  “……”她喝。

  跟个醉鬼没什么好交谈的,反正谈也是白谈。

  谢琰的嘴角便勾了起来。

  天锦会喝酒,而且酒量还不错,他们曾经泛舟合曲共饮过。她不记得了没关系,他替她记住就好。

  一口酒下腹,天锦的那点紧张感就消失了。她心里认定谢琰已经喝醉了,胆子不由大了起来。

  谢琰沉默着将身前的长琴朝她推过去。

  “……”喝了酒,还要弹琴么?

  果然,谢琰下一句便是,“还记得这首曲吧?”

  天锦满头黑线。

  他刚才弹的曲不成曲,调不成调,还指望着她能弹出来啊。

  “你试试。”

  “……”能不试吗?

  谢琰仿佛真的不知道到她的尴尬,直接闭上眼,摆出一副等着洗耳恭听的模样。

  天锦咬咬牙,努力回想他断断续续弹出来的音调,试着拨了两下。

  “不对。”谢琰突然开口,双眼也重新睁开了,“这首乐曲名叫《虞美人》,你再想想。”

  “虞美人……”天锦微愣,目光微微一抬。这扁舟之上,谢琰的衣摆之处,正好摆放了一盆虞美人花。

  花未开全,含苞待放。只是那样艳丽的颜色和装载的白玉花盆,让天锦微微失神。

  “这花……倒是很像……”

  她在归香苑的雅房里,也还摆放着两盆虞美人花。花是一位神秘贵客送的,那人从未露过脸,送了她一屋子的花之后,就不曾再出现过。

  天锦一度想知道那人是谁。

  不知为何,一看这种花,她心里就很欢喜,仿佛这种艳丽的花束天生就该为她而绽放的一样。

  她眼里的恍惚,令谢琰心中微动,忍不住凑近些许,低声诱引地问道:“很像什么?”

  天锦摇摇头,喃喃道:“我也不知道。”

  谢琰没得到答案,眸色一沉,心里有些失望。

  意识自己失神,天锦连忙眨眨眼,瞬间清醒过来,“谢将军听过广陵散么,不如我弹给你听?”

  广陵散,她在归香苑时的成名之曲。谢琰当然听过,只是他现在最想听的却是虞美人。

  他暗暗轻叹,可惜造化弄人。

  没等到他的回答,天锦也不管了,反正他已经醉了,试了几个音调,信手就弹了起来。

  琴音卷卷飘扬,又汩汩飘落,一切犹如一场梦。

  一曲尽,余音还在湖面上回荡,天锦已经有了去意。

  正在她琢磨着怎么开口时,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横置在小舟上的一方小茶。这茶几上似乎摆着一副画。

  她够着眼,好奇地看过去。

  谢琰脸色一变,长臂一伸就将那副画拿过来。

  天锦:“……”要不要这么小气,给她看一眼,会怎样!

  谢琰被他含着怨念的目光一瞅,顿时有些狼狈。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她既然认定他喝醉,那他就醉得彻底一点。

  他理直气壮地斜眼过去,“本将军随手画的天上的星星,你要看?”

  天锦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捂得紧紧的,根本就是不想给她看,还故作姿态。

  她还不想看了呢!

  要看星星天上多得是,何必惹得他不快。

  “已经这么晚了,谢将军还不回去吗?”

  这就要走了?谢琰眼里一暗。

  “谢将军,可有人来接你回去?”

  谢琰突然有些不想理她了,闭上眼,口气变得不善,“要走便走,何必多问。”

  天锦无语凝噎,真是好心没好报!

  她起身便走,当真不管他了。谢琰却在这时重新睁开眼。

  天锦脚步迈得很大,到了后面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归香苑。后院的门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她合上门之后便觉得自己这番举动着实好笑。

  跟个酒鬼置什么气。

  但现在再要她折返回去,她却是不愿意的。谢琰怎么说也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就算喝醉戒心也挺重的。

  她与他对上,也没讨到什么好,料想以他的能耐就算掉到湖里了也能爬起来吧,说不定湖水一泡酒也醒了,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

  如此一想,她也就心安理得的回房了。

  正因为心中一念,所以她并没有发现,在她离开时,谢琰其实悄悄跟在她身后,一路尾随,目送她安然无恙进了后院。

  他不曾离开,背抵在门上,回想起今晚她的误闯误撞,娇哂嗔笑……他捂着胸口沉沉笑起来。

  天空刚刚破晓,天锦便从床上爬了起来。窗外湖水沉静,昨夜停靠在湖岸的扁舟已不知去向。

  谢琰踏着晨露而归,带着一身冷气进了书房。

  副将程峰早早等候在此,看到他回来,差点就跪了,“将军……”

  谢琰知道他想说什么,不待他开口,便抬手打断,“去收拾一下,我要离开几日。”

  “将军要去哪?”

  “衮州。”

  “衮州?”程峰有些意外,自从淝水一役之后,将军可就不愿去见谢当家,不过是在外面呆了一夜,怎么就想通了呢,“可要末将跟随?”

  “不必了,我去去便回。”

  谢琰此行,并非是为了去见谢奕而是另有目的。

  淝水一役之后,北朝锦公主坠江下落不明,锦公主一手创造的虞美人旧部不相信她死去,明里暗里正四处找寻,迟早也会找到广陵来。

  于情,他不愿她重拾记忆。

  于义,若虞美人旧部找来,朝廷也会得到消息。

  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需要抹去天锦留下的痕迹。

  不得不说谢琰考虑的十分周到,只可惜他却晚了一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