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夜遇(2)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2:42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26

天锦没有继续再逗留,回到归香苑时,胭脂还在后门处等着她。见她归来并无异样,便什么也没有说。

  到了后半夜,天锦躺在床上便有些睡不着了,辗转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睡去。只是梦中也不怎么安稳,她不知怎地就上了一条船,船下波涛震荡,她被摇晃得心晕目眩,一个没抓稳就从船上栽了下去……

  “醒了?”胭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天锦睁开眼,拥着被褥坐起来,额头上溢出一层细汗,“什么时辰了?”

  “已经辰时了。”

  天锦揉着眉心,心有余悸,这个梦也太古怪了些,并非什么好兆头。

  她起身梳洗,坐在铜镜前才看到眼下有了一层清影。胭脂过来替她妆扮,看着她的脸色,了然道:“做噩梦了?”

  “也说不上是噩梦……”但也不是好梦。

  胭脂本就话少,见她不欲多说,便不再问了。等一切妥当,她便捧出了一套吉服。

  “这是刘公子一早派人送来的,试试看合不合身。”

  大红吉服,光泽炫亮。天锦摸着面上的金丝绣凤,终于展颜轻笑,“便是不合身也来不及改了,还是留在那天再穿吧。”

  胭脂也不强求,等她看够又收了起来。

  “昨夜冯二爷宿在绾春宛,红姑娘起身后就悄悄让人去抓药了。你……尽量躲着点她吧。”

  她话音还未落下,只听对面屋中传来“啪”地一声响,伺候红玉的婢女捂着脸跑了出来。

  天锦下意识看过去,就看到那屋子正中央摔了一盆……虞美人花。

  这花她熟悉得很,还是从她房里搬过去的。娇鲜的花瓣被摔碎,茎叶也已经折断,泥土洒了一地。

  红玉扶着腰就站在碎掉的盆栽后面,目光与天锦撞了个正着。

  天锦刚得了胭脂的提点,无意与她僵持,正打算收回视线,却看到红姑娘突然冲她诡异一笑。

  胭脂将半敞的门合上,天锦没由的打了个寒颤。

  白天,归香苑里十分安静。红玉屋里这番动静,惊动了不少人,秦妈妈过来看了一眼,也不知说了些什么,便再没声音了。

  天锦安心待嫁,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用过饭后又回屋睡了个回笼觉。

  一切如常。

  时间流逝,眼一闭一睁,又是一天。

  自从刘裕当众宣布要与天锦成亲后,谢琰心里就难受极了。

  那日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他差点就失控了,真想冲过去将她抢过来。

  可她看着他时,眼里没有任何波动。

  恨也好,怨也罢……哪怕只要再给他一个眼神,他或许真的会不顾一切。偏偏她却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这就是她对他的惩罚吗?

  回府之后谢琰将自己关在书房,再没出来。

  府里都是他的下属,无人能管他,劝也不知如何劝。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大都督的书信就到了。

  这大都督谢安乃是现今陈郡谢家的当家之人,也是谢琰的生父。

  秦王苻坚率领着百万的大军南下,志在吞灭南朝,统一天下。建康里一片震恐,可是谢安早早得到消息却是镇定自若,仅八万前去抵御,兵力如此悬殊,不少人都暗自在心底狠捏了把冷汗,直到捷报送来,众人久悬的心才终于落定。

  北兵府一战成名,全军上下对这个用兵如神的大都督敬重至极。

  收到他的信时,跟在谢琰身边的副将几乎都要喜极而泣了。谢当家简直就是他的救星,这信件还真是及时啊。

  谢琰对这个父亲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再怎么消沉,也不敢太放纵。取信一展,他的眉头就锁紧了。

  “程峰。”

  “末将在。”副将立即抱拳准备受令,哪知等了半天,却没了后话,“将军?”

  “罢了,先退下吧。”谢琰摆摆手,二话没说便让他退下。

  副将程峰顿时一头雾水。

  谢琰捏着信又看了一遍。这信中确是正事,可具体的又没有阐明,只说朝中近日会有调动,让他做好准备。

  到底做好什么准备,却又一字未提。

  看得谢琰更加心烦意躁了。

  朝中若真有调动,最坏也不过是将他调离广陵,任命别处。其实调不调离又有什么关系,到哪里还不都一样。

  可是一想到或许再也见不到天锦,他的心又揪了起来。

  何必呢……

  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就算她没有失忆,他们之间也已经有了隔阂。他始终记得,她掉落到滚滚江水中那最后一眼。

  她是那样的恨他啊。

  ……

  这一夜,天锦早早就歇下了。

  午夜梦回,再次梦到自己孤身飘荡在翻腾的江水之中,无人可依,无人来救……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后背惊出一层冷汗。一股凉风吹来,才终于缓过神来。

  又是这样的梦!

  天锦口干舌躁,翻身下地给自己倒了水。月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她这才惊觉自己忘记关窗了。

  窗外水波粼粼,船只荡漾。微风徐徐吹来,吹走一身躁热。

  她心中微微一动,既然已经被惊醒了,她便索性不睡了,披了外衣准备到院中走走。

  已经是后半夜了,归香苑安静下来。站到后院中,听着此起彼伏的鼾声,她的心里这才终于安定了下来。

  就在这时,外面隐约传来一阵琴声。

  断断续续,若即若离。

  天锦岂先并没有刻意去听,只是那琴声越来越近,琴音也越发的不成调了。

  天锦听着听着,便有些听不下去了。一首好好的曲子,弹成这样,还不如不弹。

  后院没了守卫,天锦轻易就将门打开了。寻着那琴声,她一路寻了过去,远远的就看到靠在湖岸边上的一叶扁舟。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靠近,那抚琴的人手上微微一顿,抬眼就看了过来。

  “谢将军?”

  看清抚琴之人,天锦一阵意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本该日理万机的谢琰,竟有如此雅性,跑到这碧波湖边闲坐还弹起琴来。

  此刻的谢琰独坐船头,一身宽袍松松散散,脚边摆着两坛酒,其中一坛已经空了,酒坛翻到一边要坠不坠。

  天锦闻到酒味时,这才明白,明明此人拔弄琴弦指法看上去熟练无比,怎么弹出来的琴曲却如此不堪。

  原来弹的是首醉曲。

  天锦有些忍俊不禁,“谢将军好雅性。”

  谢琰喝了些酒,双眼微醺。看到突然出现的天锦,还以为又是幻觉。

  他没出声,维持着抚琴的姿式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也许她只有在他的幻觉里,她才会正眼看他。

  见他毫无反应,天锦便以为自己冒失出现,令他不喜。于是告了罪,打算离去。

  “等等!又要走了吗?”谢琰猛地站起来。

  身下的小舟猛地一荡,他的身体随之一晃。

  “小心。”天锦几乎是做了下意识去掺扶的动作,待反应过来两人距离甚远,才涩然摇头笑笑。

  “夜深露重,喝酒伤身,谢将军保重啊。”

  谢琰突然反应过来。

  她不是幻影,她是真的出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