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太巧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0:5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19

广陵城禁令被撤下去。

  投奔而来的难民已被妥善安置,连街头的地痞无赖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尽矣。行旅商客开始车来车往,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归香苑里发生的闹剧,成了茶后闲聊的热谈。冯二爷吃了一记闷亏,怄了一肚子的火,连着好几天食不下咽。

  这一日,天气正好。

  远在建康皇城的冯婕妤突然修书一封,寄了家信回来。冯婕妤乃冯二爷嫡亲长姐,拿到家书,他闷得几天的火气才稍稍消减。

  待打开书信,冯二爷的双眼立即就直了。

  冯家这位婕妤娘娘,在宫中颇为受宠,偶然从晋帝嘴里得知北朝锦公主在淝水一带失踪的消息。晋帝对这位北朝的武神十分忌讳,恨不得立即将她抓住。

  冯婕妤信中言明找到这位锦公主,便是大功一件,休书一封让广陵冯家暗中查探。

  冯二爷刚被谢琰灭了威风,若能得此一功,还怕扳不回颜面?他心中一喜,眼里放大光彩,连忙抖开夹在信后的画像。

  “这……”他仔细辨认片刻,感觉莫名眼熟,随手就招了位家奴过来,“你且看看,这画像里的人可是在哪里见过?”

  家奴盯着画像,心中大动,“二爷,这不就是那位吗?”

  “哪里?”

  “您新娶的十九姨娘啊。”

  “混蛋!二爷我怎么可能会娶个敌寇做姨娘!”冯二爷勃然大怒,抬脚就朝着家奴踹过去。

  家奴不敢躲闪,扑通一下趴在地上,哀怨道:“二爷,她真是归香苑那位……”

  听到“归香苑”三个字,冯二爷顿时又不痛苦了,脑里子不由闪现出天锦那张漂亮可人的脸蛋,这才有所醒悟。再往画像上仔细辨认,上面画的不是天锦又是何人?

  冯二爷突然一个哆嗦,脸色大变,“快!快去准备笔墨。二爷我这回奇功一件,这顿委屈可算不是白挨的了。”

  家奴对他的喜怒无常早已习惯,也不敢问缘由,立即跑下去准备。

  冯二爷举着信,心情大好,仿佛已经看到威风慑人的谢琰跪在他脚下做低伏的画面……

  此时此刻,毫不知情的谢琰,再次现身归香苑。

  秦妈妈闻讯迎出来,捂嘴轻笑,“谢将军大驾光临,看中了哪位姑娘,尽管开口,包您满意。”

  谢琰今日穿着一身玄色云纹便服,宽袍长袖,风雅翩然。一头如墨青丝由着玉冠扣在头顶,优雅贵气简直是浑然天成。

  他目光清淡地扫了秦妈妈一眼,幽幽开口:“秦妈妈上回说要请客,不知还作不作数?”

  秦妈妈满脸的笑意被他这么一问,僵了一僵,上回那样的场面,她为了圆场,倒是说过这样的漂亮话。

  只是那样的场面话,又有几个人当过真?她没有料到事隔几日,谢琰不仅还记得,居然还上门讨饭债来了。

  真是……真是奇葩得很。

  不过秦妈妈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笑容再次堆上来,甩着帕子不依的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戳了两下。

  “谢将军真会开玩笑,我这归香苑还能少您一顿饭不成?”

  谢琰不喜她的挑-逗,眉头微拧,正欲避让。

  秦妈妈却冲着他抛了个媚眼,冷不丁依偎到他的怀里,“谢将军不穿军服的模样真是俊秀又儒雅,让人看着就情难自禁,您若愿意经常来呀,归香苑包您吃饱喝足,神精啊倍儿爽……”

  她这声“爽”音刚落,谢琰已经撤开,眸色瞬间沉下去,“不必了,今日由我做东,秦妈妈不妨派人去将刘公子请来。”

  话毕,也不等人引路,大步迈上楼。

  秦妈妈咬咬牙,上回就感觉此人难缠,今日有心试一试深浅,岂料他竟如此不解风情,倒让她不免尴尬起来。

  她抬手招来仆从,“去将班主和刘公子请出来。”

  说来也巧,今夜刘裕恰恰就在这归香苑中,根本不必刻意外出去寻。

  刘裕这些日子一直忙碌,自那夜设计天龙帮未遂之后,他便发现谢琰在暗中清扫广陵。不少的暗势力几乎都被连根拔起,甚至连仇家是谁都不知道。

  谢琰手段老道,不愧是领兵之人。刘裕虽然不明白那晚谢琰为何放过他,但他不想往枪口上撞,回去之后,便将势力收拢,九峰寨从此低调起来。

  今夜进城,只因跟吴问事先有着一个约定。

  两人正是把酒言欢,雅房就被人敲响了。

  “什么事?”吴问笑容一收。

  门外,仆从低声道:“谢琰将军来了,秦妈妈请班主出来应酬一二。”

  吴问不由抬眼看刘裕。

  “这么巧?”刘裕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嘴上虽然这么问,心里却琢磨起谢琰此行的目的。

  他才不相信,事情真会这么的凑巧。

  吴问:“刘公子不妨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刘裕却摇头道:“只怕他是冲着我来的。”

  他今晚悄悄入城,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心了,看样子并没有逃过谢琰的眼线。

  吴问叹道:“自从此人开始肃清广陵,这暗道上的生意就不太好做了,否则我又岂会麻烦于你。”

  刘裕只是笑笑,不予置否。

  那晚,他有意替天锦赎身。吴问不要他的钱财,却托他押运一箱琴具去建康,作为报酬,他会将天锦的卖身契交出来。

  吴问此人,刘裕回去后倒是悄悄查过了。

  此人表面上是个名不经传的乐坊班主,与这归香苑的老鸨子还有一腿。可事实上,他的根基却在建康。

  建康乃是皇城脚下,不论吴问此举有何深意,刘裕都不想知道。道上有道的规矩,他既然答应了派人护送,便不会过问原由。

  反正此事过后,他与这归香苑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走吧,”吴问率先起身站了起来,“我们去会会这位威名远扬的大将军。”

  刘裕随手将酒杯一掷,“怕就怕来者不善。”

  两人相视一笑,却各怀心思。

  等他们去了谢琰所在那间雅房,却发现雅房内竟不止谢琰一人。

  “丫头?”刘裕一眼看到抚琴的天锦,眉头微皱。

  听到他熟悉声音,天锦立即按住琴弦停了下来,一脸欢喜,“阿裕。”

  “你怎么在这里?”刘裕问,随即又转身看向吴问,“吴班主,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让她出来迎客。”

  “这……”吴问也是一脸不解。

  天锦见他想岔了,连忙扯着他的袖口,解释道:“阿裕,你误会了……”

  “的确是误会。”谢琰缓缓抬头,“谢某今日来此,不过是为了上回应允的一顿饭。刚才上楼,巧遇了天锦姑娘,便邀她同往了。刘公子,不会介意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