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悲喜

更新时间:2016-09-27 16:10:28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16

勾楼院里走了个冯二爷,气氛似乎并没有缓和下来。刘裕安抚好了天锦,这才将视线落在谢琰身上。

  谢琰眸深似海,身上有一股不怒自威气势,让人想忽视都难。

  刘裕才与他四目对上,心里便明白此人怕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今夜在此出现,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下意识将天锦挡在身后,对着谢琰抱拳道:“久闻谢将军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在下刘裕,多谢谢将军刚才出手解围。”

  谢琰双眸漆黑,目光中已经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只是隐约透着几许沉郁。

  就在刘裕以为他不会搭理自己的时候,他却微微启唇,淡淡吐出两个字。

  “不必。”

  刘裕暗自将他打量一番,实在难以猜透他的想法。然而对方是兵,他是寇,如此面对面站着,无形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气氛微微有些僵凝……

  一直隐身在阁楼上的吴问,终于朝秦妈妈点点头。

  秦妈妈心中顿时有了主意,甩着手绢笑盈盈靠过去,“两位爷都是人上之人,能驾临归香苑,实在是我柔娘的福气。姑娘们,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小心伺候着!今个儿,这好酒好菜,都包在我身上!”

  谢琰目光沉凉地看了她一眼,嘴角突然勾了起来,“今日太晚,改日吧。”

  说罢,他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又朝着天锦扫过去。天锦被刘裕挡在身后,只露出半截刺目的红绸衣摆。

  他的目光顿稍,转身一摆手,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顷刻撤尽。

  经此一闹,天已经泛出了鱼腹白。

  刘裕思及谢琰此行目的,不便久留。他朝着同伴使了个眼神,一众黑衣人如同夜中鬼魅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裕,你要走了吗?”天锦握着他的衣袖,眼里充满浓浓的不舍。

  刘裕将手按在她单薄的肩上,“丫头,你在此等两日,待我处理完手中的事情,立即来接你。”

  他漆黑明亮的双眼里倒映着她妍丽的容色,天锦微微点头,“好,我等你。”

  众目之下,刘裕的脸微微有些发热,看到她眼中毫不掩饰的信任,他强忍着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扭头朝着秦妈妈看过去。

  “秦妈妈。”

  秦妈妈眉梢一挑,精明如她,早等着刘裕朝她开口,“不知刘公子有何吩咐?”

  刘裕身上的那股风流气韵又回来了,他两眼一弯,厚薄适中的唇上荡出一记令人目眩的笑容。

  “秦妈妈是聪明人,有些话不必我多说,想必你也该心知肚明……”

  秦妈妈也笑,风情无限,“明人不说暗话,我秦柔娘是个守规矩的,只要不祸及我这归香苑,一切都好商量。”

  “如此甚好!”

  秦妈妈眸光一转,“胭脂,带天锦下去梳洗,好生伺候着。”

  胭脂神色几番变幻,终究还是走上前,“天锦姑娘,婢子扶你……”

  天锦被扶走,在刘裕温柔凝视的目光下,三步两回头,直到再也看不见。

  刘裕收回视线,再次看向秦妈妈,眼里藏着一丝玩世不恭,“不知秦妈妈要多少银子。”

  秦妈妈笑得眼都眯成了一线,娇嗔了他一眼,缓缓伸出五个手指。

  “五百两?”

  秦妈妈摇头,“刘公子真会开玩笑,冯二爷欲娶天锦给得便是五百两赎金。我收了银子却给不了人了,也不好交待啊……您说是不是?”

  刘裕:“秦妈妈开个价吧。”

  秦妈妈再笑,“这个价,可不好开呀。总归天锦这小丫头,不是我的人,倒是平白的让我担了些怨怼。刘公子若真有心,不如与我那相好的死鬼,好好谈谈?”

  刘裕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秦妈妈料想他也不敢在此闹事,指着楼上吴问的隐身处,“你瞧,他就在那里呢。”

  刘裕不由望去……吴问恰时探出半截身子,并朝着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这样的场面,刘裕自然不会怯场。他双眼一眯,抬步迈上楼。

  雅阁内。

  天锦卸了妆,换下一身红艳的喜服。折腾了一夜,她又累又饿,胭脂将她送进房,又送了些糕点进来。

  再次被调派到天锦身边伺候,她的心里复杂极了。

  天锦显然也很抗拒,“你下去吧,我不需伺候。”

  胭脂正愁着找不到离开的借口,闻言反而松了口气,她退到门外,合上门时又朝着天锦看了一眼。

  忍不住问:“非若小香诱你签下卖身契,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你就不恨她?”

  天锦先是一愣,唇边渐渐蔓延出点点笑容。

  被冯二爷娶强时,她的确是怕过怨过,直到遇到了阿裕。若没有经历此劫,她与他又怎么可能会有交织。

  看着天锦身上透出一股妍丽娇人的气息,胭脂突然间觉得似乎有些懂了。

  她微微垂眼,“小香在被带出归香苑时,已经咬舌自尽了。班主让人用草皮裹了她的尸体拉出去葬了……在这样的地方别再谈什么真心,真心只会害死人。”

  话落,她又补了一句,“若那位刘公子为你赎身……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门被缓缓合上。

  天锦乍然听到小香死讯,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明不是她的错……

  天锦眼睛闭了闭,又猛地睁开,有心想要替她讨要一个说法,可是现在,连她自己都还陷在这片污浊之中,又能如何。

  窗台上还摆着两盆虞美人,正是花期,花开得十分热闹。她仿佛还能看到,小香捧着花盆惊喜又羡艳的表情。

  “天锦姐姐,你瞧,这花开得多好看。”

  小香……

  天锦眼睁睁看着她的笑容,在眼前化成泡影。心底的愧疚越发郁浓起来,若是早知道会害得小香丢掉性命,她说什么也不会丢下她一个人逃掉的。

  晨曦初绽,大地光明重现。

  归香苑里某间雅阁内,倏尔泻出一段委婉悲凄的琴声。

  隔着不远的另一个雅房内。

  吴问手里拧着一壶上好的桂花酿,酒酿入杯,香醇扑鼻。琴声传出来的一瞬,他的手微顿了顿。

  突然就笑了,“刘公子觉得,在下开的这个价码可是值了?”

  刘裕双耳之中,全是若即若离的音波,他抄起酒杯一口饮尽。

  “如此佳人宛若至宝,吴班主不愧是个雅人,在下定会妥善安排好一切,如期来迎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