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出阁

更新时间:2016-09-23 13:47:47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48

门外捧着嫁衣进来的人,一身明黄衣裙,梳着双髻丫鬟头,一双眉眼透着木然的冷漠,天锦十分熟悉。

  胭脂?

  吴问看向胭脂,面无表情道:“吉时快到了,速度快点。”

  胭脂微微屈膝,再抬眼时,正好与天锦的视线撞到了一处,她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多了一抹讥讽。

  吴问径直离开,随后又进来两个粗壮的婆子。

  胭脂指着天锦,“将她的衣服扒下来。”

  天锦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三两下就被婆子粗鲁扒光,嫁衣很快穿到了她身上,一头湿辘辘的头发也被缴干了。

  胭脂看着她的目光虽然冷漠,却没有故意为难。她的手十分灵巧,哪怕天锦的脸色再惨白,经她一番点缀,立即变得红润起来。

  眼看红盖头就要盖上来,一直任她们折腾的天锦,抬手挡住。

  “小香可还活着?”

  胭脂如古井般波澜不惊的眼里,终于闪出一丝恶意,“班主怎么舍得让她死,那金水湾大桥下的跛脚鳏夫还眼巴巴盼着将她接回去当媳妇呢。”

  “……”天锦只觉眼前一黑。

  胭脂顺手扶住她,手指狠狠在她腰间掐了一把,“吉时就到了,你可不能晕。”

  天锦倒抽一口气。

  胭脂朝旁边的婆子使了眼色,两人上前,扯着天锦就往外拖。

  归香苑里大办喜事,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四下布满红绸,台上乐鼓齐鸣,舞伶也在卖力地跳着唱着,宾客们都觉得稀罕,无人离去。

  一时之间热闹非凡。

  身着大红袍的冯二爷,顶着头上撞伤脸面狰狞可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秦妈妈打楼上下来,边走边笑,说里嗔声逢迎,“冯二爷又不是头一回当新郎官了,怎么还这样猴急!”

  冯二爷捂着头伤瞪着她,神色愤懑,“爷当新郎官的确不是头一回了,可顶着一头包入洞房却是第一次!”

  “哎哟,都是误会,二爷您就大度些嘛。柔娘呀,这不是过来给您赔不是了么,您看……今个儿,这大好的日子,您是不是消消火气呀?”

  秦妈妈不愧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一颦一笑之间卖得一手风情万种。她扭着纤腰,几步迈到冯二爷面前,手指勾着他胸前的大红花,随意划了几个小圈,冯二爷满脸阴云奇迹般的消散开去。

  冯二爷今夜一股子邪火,正憋得慌,见她靠过来,顺手一搂,大手在她翘臀上狠狠搓了两把。

  “秦妈妈徐娘半老,也是别样风情……”他垂头凑到她微敞的颈边,用力一嗅,“爷我还没尝过这种滋味。”

  “别啊……”秦妈妈眼里闪过一抹嫌恶,飞快将他凑过来的嘴捂住,“二爷这般风流,新娘子可不依了呢。”

  冯二爷蓦地想起天锦那半掩半显的曼妙身段,想到自己扑上去压住的那片柔软,心里越发瘙痒难耐。

  “秦妈妈倒是把新娘子放出来啊,老藏着就没意思了。”

  秦妈妈咯咯笑了两声,又嗔哂他一眼,手指往阁楼上一指,“二爷瞅瞅,这不是来了嘛!”

  一身喜服的天锦被人拖出来,不知谁吹了声口哨,满座宾客齐刷刷看过去,起哄声连绵不断。

  冯二爷一见那熟悉的身段,心头忍不住荡漾起来,心里一激动,连忙推开了秦妈妈,就要迎上去。

  秦妈妈哪肯轻易放他过去,扯着他的袖子不依道:“冯二爷,咱这归香苑可是有规矩的,不给赏钱,可不许拜堂。”

  冯二爷瞅着新娘子被拉上高台,乐得嘴都咧开了。大手一挥,银票子塞进了秦妈妈手里。

  “拿去拿去,爷今个儿高兴,这些都是你的。”

  秦妈妈捂着嘴,眉眼弯弯,“谢二爷赏。”

  冯二爷转身往高台迈去,他肥胖的身躯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凑到新娘子面前,心痒难耐的一下子抓住她白净纤秀的小手。

  这冷不防的举动,吓得天锦一跳,她的手上还握着玉笛,躲闪不及,被抓了个正着,连忙想把手缩回。

  好不容易抓到手里,冯二爷又怎肯放手,顺势就要抱住她。

  台下围观的宾客,顿时哄堂大笑。

  天锦一想到冯二爷那张嘴脸,心里忍不住恶心,越发的要把手夺回来,拉扯之间,头上的盖头不小心掉落了下来……

  刚刚还哄闹的大堂内顿时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叹息声……好一朵娇花插到了牛粪上!

  天锦终于将手拽了回来,她咬着嘴唇,忍隐地立在台边,双眼里凝出一股寒凉之色。

  目光正对上冯二爷,饶是冯二爷色心正浓,也没由来的惊了一惊。不过,他这般心惊也只是惊了一瞬而已。

  他很快回过神,对着台上主持大礼的人吼道:“还愣着做什么!”

  那人一个灵激,轻咳着迈前一步,扬声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冯二爷得意洋洋,正准备再次将她抓过来。

  就在这时,大堂外突然涌进了一群身着铠甲的士兵,一个个腰跨配刀,面目凶煞。

  事情发现的太过突然,就连最善周旋逢迎的秦妈妈也愣住了。

  士兵十分有秩序从中间分让出一条通道,一袭军装的谢琰英姿勃然地从外面大步迈进来。

  他的眼眸漆黑如夜,威严不容侵犯,眸光犀利的四下一扫,很快就锁定到高台之上。

  天锦也终于发现了异常,抬眼望过来。

  四目相对,他的眸色犀利却又夹杂着一丝柔情,微微泛着一丝苦涩……天锦心神微微一晃,连忙将目光移开。

  秦妈妈终于回过神来,手娟一甩就迎了上去,“哟,几位军爷看上去很面生呀,可是第一来我这归香苑……”

  眼看她身体就要贴到谢琰身上。他身后的副将突然上前,一把利刀横在她的面前。

  “将军面前也敢放肆!不要命了!”

  秦妈妈脸色微微一变,笑容僵了僵,又连忙小心赔笑,“请恕老鸨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哪位将军驾临?”

  副将刚要回答,谢琰却突然抬手,副将立即抱拳,躬身退了下去。

  秦妈妈一看这架势,心里咯噔一下。

  谢琰至始至终没看她一眼,视线就那么直勾勾盯着高台之上。天锦一身大红喜服,格外刺眼,手里的玉笛尤其醒目。

  他一眼就看出那玉笛的模样,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凝固了起来。

  “在下谢琰。”他突然开口,声音沉厚,带着一股忍隐的压抑。

  秦妈妈离得近,看得十分清楚,他这话分明是对着台上天锦说的。她的心里不妙的感觉越来越重,脸色僵得不能再僵了。

  谢琰,谢琰……

  那不是淝水一役大败北军,鼎鼎有名的谢琰谢大将军?

  她猛然哆嗦了一下,“谢,谢将军……”

  许是她颤抖的声音太过刺耳,谢琰微微转头,终于将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此处在办喜事?”

  秦妈妈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心虚地指向高台,“楼里的姑娘有幸被台上这位冯二爷看上,今夜正是她的出阁之喜……”

  “是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