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被抓

更新时间:2016-09-23 13:46:5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84

月光暗淡,夜色越发浓郁。

  谢琰一行人终于发现了那帮闹事的地痞行踪。

  属下探到了消息,回来禀报,“将军,今晚有些古怪,天龙帮的人正四处搜寻什么人。”

  谢琰,“先按兵不动,再看看。”

  此地离护城河不远,周遭平和宁静。谢琰从马背上跳下来,带着几个精兵悄悄朝着护城河靠过去。

  护城河岸柳树成荫,他站在树下观察了片刻,突然侧目,“去弄条船来。”

  卫兵对这一带十分熟悉,不消片刻就划船过来了。

  谢琰按着腰间的配剑,没有上去,而是指着某处吩咐道:“去两个人检查水闸栅栏。”

  护城河水闸处,正是城内与城外相交之地。谢琰此话一出,跟在他身后的副将心里不由一惊。

  “将军怀疑水闸处的栅栏被破坏了?”

  谢琰眼神犀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天龙帮与九峰寨素来不合,今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是事出有因。”

  副将跟随谢琰时间已久,经他这么一提醒,顿如醍醐灌顶,“还是将军考虑周到!城防禁严,九峰寨的人没有通行令,要想进城只能破坏栅栏混进来!”

  谢琰抿唇不语。

  副将想想又觉得不对,“那九峰寨的寨主颇为狡猾神秘,明知城中禁严,这种时候不是该夹着尾巴做人吗?”

  谢琰面向河水,淡淡的说,“我在天龙帮安插了内应。”

  副将双眼一亮,“将军高明。”

  谢琰却道:“只可惜入帮时间太短,得到的消息有限。”

  “那也比没消息强啊!”副将显得十分兴奋,“将军神勇睿智,今夜收获一定不小。”

  谢琰抿唇点头,“小心行事,别打草惊动。”

  副将搓搓手,忍不住磨拳擦掌,“不如属下带几个人去城外埋伏,若那九峰寨的人真敢来,便让他们有来无回。”

  谢琰点头,“可。”

  天幕上的半月从云层里悄悄露出了半个头,湖面上银光闪闪,波浪随风荡漾起来。

  天锦背着刘裕走了一段,有些喘。

  刘裕伏在她背上,叹息不止,“哎,小丫头,这月黑风高的,你孤身一人跑到这护城河边来做甚,就不怕遇到歹人?”

  天锦:“为了逃命。”

  “这么巧?”刘裕惊讶地挑起眉。

  天锦并非没有防心之人,但她撞人在先,又听闻刘裕在躲避仇家。他如此坦荡,不曾隐瞒,她也不愿说谎。

  “医馆快到了吗?”她问。

  刘裕眼里微闪,借着朦胧月光,看到她额上溢出来的细汗,心里没由来生了些许愧疚。

  “丫头,你先将我放下来吧。”

  “可是你的腿伤……”

  “我自己能包扎。”

  走了长长一段,天锦确实有些背不动了,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将他放了下来。

  刘裕快速撕下衣摆,囫囵地在腿上缠了两圈,天锦想要帮忙却被他拒绝了。

  “丫头,你跟我说说,你得罪了什么人。这广陵城我熟悉得很,说不定能帮到你一二。”

  天锦摇摇头,“同为天涯沦落人,你又能帮到我什么。我得罪的那人势力庞大,没那容易摆平。”

  刘裕一听便有些不满。好歹他也是这一带响当当的人物,居然被个小丫头给看轻了。

  “你说说看,那人是谁?”他还真就不信自己会摆不平。

  见他不信,天锦想了想,便问:“你知道冯二爷吗?”

  “那不是冯家有名的丑八怪么,此人别的本事没有,寻花问柳的手段倒是十分了得,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烟花之地归香苑。说起归香苑……”

  刘裕顿了顿,又说:“听说近日来了位笛技不凡的姑娘,不仅那笛声绕梁,人也是娇艳的不可方物。那冯二爷是可是出了名的好色,那位姑娘可要惨了。”

  天锦此时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

  刘裕似有所觉,猛地瞪大眼,“你该不会就是……”

  “是我。”天锦目光幽幽瞪着他。

  刘裕不由抚额,“难怪你要逃命,被那厮盯上,不将你纳入府中,他是不会干休的。”

  天锦还要说什么,却在这时,远处突然冒出一片火光。她脸色微微一变,“不好,他们追来了,刘公子……”

  刘裕也正看着那片火光,乱杂有力的脚步声,让他一改吊儿郎当姿态,脸色紧绷了起来。

  “丫头,你快走,我断后。可不能让那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不行,那些人肯定是来抓我,我怎能连累你。”

  天锦又急又惧,连忙将他扶起来。

  刘裕被她弄得完全没了脾气,他身份特殊也不好跟她解释,被她扶着走了几步,正在心烦意乱时,突尔脚下一顿。

  “那里有船。”

  天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河畔有一条搁浅的小船,顿时大喜。

  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火光之下影影绰绰,人有些多。

  “快看,她在那里!”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天锦扶着刘裕的手突然一抖,归香苑为了抓她,派了这么多人出来。她颤声道:“刘公子,快上船。”

  刘裕一看那阵势,眉头就皱了起来,那分明是两拨人。

  没想到天龙帮和归香苑的人居然会同时追过来,这下有些麻烦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天锦一眼,现在他俩指不定谁连累谁呢。

  他推开天锦,“小丫头,你先上船。”他设下陷阱,就等着天龙帮入套,逃不逃毫无关系,被抓走反而更有利。但他不能让天锦一同被抓,否则反到会成为累赘。

  哪知,天锦的反应比他更快,二话不说就将他推了一把。刘裕瘸着腿,站不稳,一下子翻入船中。

  天锦急忙解开绳锁,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恶奴狰狞的面孔已经清晰可见了。

  她哆哆嗦嗦跳下水,用力将船推下去。

  刘裕挣扎着从船上坐起来,心中又急又气,“小丫头,我好心让你快走,你怎么就不听呢。现在可好了,抓你的和抓我的搅作一堆,咱们都走不了了。”

  听他这么一说,天锦才恍然大悟,“原来你的仇家也追来了。”她咬着牙,硬是将船推下浅滩,“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被抓。”

  “你!”刘裕气结,“谁让你救!你还是先救救自己吧。”

  天锦不知他心中所想,跳下河真挚地望着他的双眼,“两害相权取其轻,追你的既是仇家,你若被抓肯定会没命,而我……冯二爷还要纳我为妾,他们不会对我怎样的。”

  “最多也就毒打一顿吧。”

  “丫头,其实我……”

  “好哇,这下抓到你了吧!看你往哪里跑!”一只粗壮的手,从后面搭了下来,一下子按住了天锦的肩膀。

  天锦脸色大变,猛地甩开他,用力将船推向深水。

  “刘公子,保重!”

  小船在瞬间荡开,刘裕坐在船上,眼睁睁看到天锦被冲上来的壮汉按入水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