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可爱

更新时间:2016-09-23 13:46:3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42

好在男子察觉不对,又及时将她拉了回来,天锦才免去一次与地面的“肌肤之亲”。

  仓促之间,男子只觉得手下一片软滑。

  脸上瞬间呆住,“……竟是个女的。”

  这晚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城中一队卫兵高举着火把,横马过街。一袭黑衣的谢琰腰挂长剑,火把映出他半边侧脸,出奇的冷峻。

  有人打马靠过来,“将军,已经查到了,消息属实。天龙帮那帮地痞今晚蠢蠢欲动,似乎与城外九峰寨有关。”

  谢琰沉吟了一瞬,“静观其变,伺机而动吧。”

  “是!”

  宵禁后的大街本该早已沉静下来。广陵城南某个烟柳巷中,却气势汹汹涌出一批彪形大汉,异常热闹。

  “城门早就关了,她出不了城,肯定会沿着水路逃跑……快追!”

  一行人纷纷朝着官道奔去。

  谢琰高坐在马背上,眉头突然蹙起,“灭火,隐蔽!”

  高举的火把瞬间灭了个干净,训练有素的卫兵也快速的寻找蔽身之物。谢琰打马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口,黑暗瞬间将他的身形吞没。

  一列人马在夜色中销声匿迹。

  “快!快追,前面就是护城河!”

  随着一声高呼,点点火光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谢琰面无表情地盯着那行越来越近的人。见他没有指示,部下便继续藏匿。

  一群高举火把的大汉毫无察觉,声势不减,一涌而过。

  谢琰笔直地坐在马背上,突然开口,“这些人不像是混迹民间地痞无赖,派人跟上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何事。”

  黑暗中有人应了一声,随后就跳出两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追上去。

  夜色深沉,不知何时开始起风了。

  浑身湿透的天锦被风一吹,忍不住打了冷颤。两人坐在岸上大眼瞪小眼,好一阵子没开口。

  “我说……这位小娘子,这大半夜你只身一人,跑到这护城河边来作甚?该不是想寻短吧?”

  天锦先是被他惊住,现下又被他语气里的调侃弄得哭笑不得。

  “说我是寻短,那你坐在河边又是作甚?”

  男子微微一哂,“在下若说是为了逃命,不知小娘子信否?”

  天锦:“……”

  “就知道你是不相信的。”男子手撑着地,似乎想站起来,但试了两试都没有成功,反而咧嘴眦牙冷气直抽。

  天锦这才发现,他似乎有伤在身,立即伸过手来扶住他,“实在抱歉,我不知道河边有人,你伤到哪里了?”

  男子道了声谢,却答非所问,“在下刘裕,不知小娘子怎么称呼。”

  “我叫天锦。”

  “天锦?”刘裕拧起眉若有所思,感觉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原来是刘家裕郎,你的伤严不严重?既然为了逃命,便不合适在此逗留,你还能走吗?”

  月光之下,刘裕瞥见她一身罗裙紧紧裹在身上,窈窕的身段尽显无疑。他脸上一热,连忙把脸撇开。

  “唔……我伤在腿上,恐怕走不了,小娘子先走吧。”

  “这怎么可以!”天锦闻言,手上微微用力,“我扶你走。”

  “不必了,我现在恐怕站不起了。”刘裕欲抽回手臂。

  天锦垂头去看他的腿,忧心忡忡,“是我害你受了伤,不如我背你走吧。”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个小娘子背着走,传出去我这一世英明可就毁了。”刘裕又是一哂,倒不是真觉得有多难为情,“况且,就你这小身板,能背得动我么?”

  天锦:“……”

  她的个头在女子中算是高挑的,没想到却被他嫌弃了。

  两人贴得近,她微微弯着腰,身上胭脂味飘过来,令他十分不自在。想了想,便脱了外衣递给她。

  “我看小娘子身子单薄,我这身虽然也湿了,好歹还能蔽体,快披上吧。”

  天锦一怔,经他这么一提醒才注意到自己春光乍泄,脸上“腾”地就红透了。

  “多,多谢……”

  刘裕十分君子侧过身去。

  天锦披上之后,才发现他外衫的半块衣摆已经被斩断了,上面还带着血迹。

  她抬眼便说:“你在流血。”

  刘裕的双眼正好垂着,视线落在那条受伤的大腿上,之前结痂的伤口在渗血,经水一泡都化开了,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心中暗腹:这小娘子倒是个心实的。

  “你……”天锦没料到自己无意中竟将人伤得这样重,心里愧疚极了。

  刘裕身上的伤,根本不关她的事。他坐在河边,也是事出有因,冷不妨被撞下河心里多少是有点怨气的。

  但看在她是个姑娘家,也不好发作。嘴上却忍不住调侃了两句,没想到这小娘子就把他的伤往自己身上揽了。

  真是个傻姑娘,傻得可爱。

  “你的腿在流血,需要赶快处理,我背你走吧。你放心,我一定背得动。”

  刘裕先前是存心逗弄她的,这下倒有些不好意思再瞎说了。“不关小娘子的事,这伤是被仇家所害,你不必自责。你还是快走吧,我的仇家就快追来了。你呆在这里,会被我连累的。”

  “什么仇家把人伤得这狠?”天锦干脆蹲了下来,伸手就要去检查他的伤口。

  刘裕被她的举动惊到,连忙按住,“你这小丫头,怎么说了不听呢,本就跟你不相干,赶快离开!”

  他板起脸,以为这样就可以将她吓跑。

  谁知天锦反而倔劲上头,“就算跟我无关,可你伤成这样,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

  天锦微微叹息,“不瞒你说,我是闯了祸事跑出来的。同为天涯零落人,相见即是缘分,我怎么能丢下你自己跑掉。”

  刘裕顿时哭笑不得。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居然养出了这么不谙世事的姑娘。

  江湖险恶,人心不古,难道她没听说过?

  “你这丫头!再不走,我可就真赖上你了啊。”

  刘裕此人,乃是这广陵城中一方霸主,长年盘踞于城外九峰寨中,今夜出现在此并不单纯。说是被仇家追杀,其实也是骗她。

  他为人随性不羁,人前最喜欢摆出一副风流潇洒之姿。

  天锦没听出他话里有话,点头道:“我背你走。”

  说罢,她当真就在他身前蹲了下来。

  刘裕眼里闪过一抹复杂,倏尔又邪肆笑开,“既然小娘子执意如此,在下就不再拒绝了。”

  他的身体覆上时,天锦才感觉到此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原来长得这般结实。

  “我对广陵城不熟,你可知道就近的医馆怎么走?”

  听见她要带他去就医,刘裕随意一指,“沿着河岸走。”

  天锦不疑有它,一咬牙就将他背了起来。

  刘裕:“……”他现在信了,她是真能背动他。

  他暗自叹了口气,今夜他亲自潜入城中,本是为解决一桩纠纷,是故意设计与人交手时受伤逃跑的。

  眼下这护城河周围埋伏了不少人,就等着天龙帮那帮人自投落网。若是他现在跟她去了医馆,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可这姑娘一片赤诚之心,他也无法拒绝,只盼着不要横生节枝才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