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出逃

更新时间:2016-09-23 12:47:4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98

天锦自迎宾阁里出来,心里虽然镇定了下来,脸色却尚未恢复。小香很快就察觉到她不对劲。

  “天锦姐姐,出什么事了?”

  “回去再说。”

  回到房内,她就着桌上的茶水,连灌了两杯,终于吐出了口浊气。

  “小香,我可能闯祸了。你去将班主请过来,就说我有事相告。”

  小香却没有动,站在门口,双眼愣愣地盯着她的衣摆。

  天锦正觉得奇怪,顺着她的视线一瞅,这才发现衣摆上不知何时沾了块血迹。

  她的心口倏尔一跳……

  “天锦姐姐,你刚才去了迎宾阁,是吗?”

  小香年纪虽小,可她对这烟花柳巷里的腌臜却并不陌生。她找了天锦许久,勾栏院里里外外差不多都被她找了一遍。

  除了……迎宾阁。

  依她对秦妈妈的了解,天锦才刚刚冒头,风头还没有出尽,一颗大好的摇钱树在手,没有赚够之前,不可能轻易安排她去迎宾阁里迎客的。

  可刚才天锦出现的地方离迎宾阁那么近……她这衣摆上的血痕不是假的。

  “天锦姐姐,你被人欺负了吗?”

  天锦正不知如何回答她,冷不防又听到她问了一句,便有些凝咽无语了。

  “你被人陷害了,是红姑娘!”小香语气肯定,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她早就感觉红姑娘今日脾气好的有些古怪,只是来不及细想,就被支开了。

  见瞒不过,天锦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与她说了一遍。小香越听越心惊,意识到天锦衣摆上沾的血痕不是她的,可能是冯二爷的,她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天锦姐姐,你逃吧……”

  “你快逃吧,惹上了冯二爷,班主也保不住你了。”

  天锦:“这冯二爷……”

  “这冯二爷家中大有权势,人长得奇丑,却十分好色,据说家中已经娶了十八位姨娘。他既然看了你,肯定不会善罢干体的。天锦姐姐,你若真让他沾了身子,这一辈子就毁了!”

  天锦被她这番话说得心都提了起来。

  小香咬着牙,愤怒无比,“红姑娘好恶毒的心!事不宜迟,你现在就走!”

  “可我若是逃了,那你怎么办?”

  天锦心里惊恐,可也不想自己一走了之,祸及旁人。

  小香显然没有料到,都这个时候,天锦居然还为自己考虑。她心里又是歉疚又是感动。

  “我不过是个婢女,跟在班主身边这么久了,总有些情份在,不会有人为难我的。”

  出了这种事情,那冯二爷必然不会放过天锦。小香的想法很简单,趁着他还没有醒过来,知道的人也不多,天锦还有机会逃跑,那就跑得越远越好。

  小香亏欠了天锦,还被天锦大度接纳,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帮她一把。

  说话间,小香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递过去。

  天锦没有拒绝,飞快换下,又将发饰拆开,挽成婢女发髻。

  小香顺手就将桌上的茶壶递给她,“这会儿后院的护院该换班了,正是松懈的时候,姐姐见机行事,千万别被捉住,不然……”

  她的语气慎重又紧张,弄得天锦也跟着惶恐起来。接过茶壶时,手抖了一下,就点就摔了。

  “天锦姐姐……保重!”

  天锦点点头,“你也要小心,若是被问起,就说没有看到我。”

  小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放心,快走!”

  天锦明白事态严重,不敢再逗留。抱着茶壶避着人,朝着后院而去。

  她一走,小香双腿一软,就跌坐了下去。

  冯二爷此人是远近闻名一方恶霸,又是这里的长客,他手段阴损,花样百出,以往折损在他手里的姑娘都被秦妈妈悄悄处理了。

  后来看中了红姑娘,以红姑娘的性子怎么肯去伺候他。小香还记得当初自己奉了班主之命,给红姑娘送去了一壶桃花醉。

  红姑娘只喝一半杯就不醒人事了。

  那晚冯二爷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的离去。红姑娘的屋中却是一片沉寂。她悄悄去看了一眼,红姑娘赤身裸体被绑在床柱上,身上伤迹累累,几乎是体无完肤。

  秦妈妈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替红姑娘处理后事的准备。可没想到,红姑娘却硬挺了过来。

  那之后,红姑娘就处处针对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楼里终于开始闹腾了起来。门口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小香胸口扑腾扑腾跳得厉害,她四下看了看,突然朝着床柱撞过去。

  门在这时被踢开,一群人气势汹汹闯进来。

  小香被人从地上拎起,冷水迎头泼过来。

  她睁开眼,秦妈妈气急败坏的声音劈头而来,“天锦人呢?”

  ……

  此时,外面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城门早早的就封闭了。

  天锦没能出城,用身上的银子和首饰换了一匹马,沿着河岸,尽量走得远远的。

  天空挂着一轮圆月,倒影在河水中,粼粼波光让河水不时泛着银妆。夜里没有一丝风意,河畔边的树影看上去张牙舞爪,森森如魅。

  天锦逃得匆忙,一时不知该去往哪里,心中又担心小香是否受她牵连,坐在马背上心不在焉。

  忽然,马儿好似踩到什么,嘶吼一声,随后狂奔起来。

  猝不及防地后仰,天锦本能地抓紧缰绳,摆正身子后随着马儿的节奏驾驭起来。

  凉风迎面扑来,不知为何,天锦很享受这种奔驰的感觉。

  只是前面一片漆黑,天锦隐约看到有个人影,减速来不及,只听到一声惨叫,紧跟着“扑通”一声!

  她回头一看,有人掉进河里正不断扑腾。

  紧拉缰绳,马儿扬起前蹄一阵嘶鸣。

  河岸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天锦下马太急,再加上着装不便,狠狠地摔了下来,疼得闷哼。

  等她爬起来时,河里的人已经沉了下去。

  她顿时顾不上摔疼,直接跳入水中。

  掉进河时的是位男子,身形魁梧结实。天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拖上岸。

  “醒醒……醒醒……”她拍了拍男子的脸庞,又去探他的鼻息,下意识地握拳在他胸口狠狠捶了两下。

  男子猛地坐起来,一把将她推开,“咳咳……你,你是何人,我与你无冤无仇,做什么踢我下河?”

  天锦被他推得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向前仰去,直扑地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