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潜能

更新时间:2016-09-13 21:22:2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38

夜幕开始降临,归香苑里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若大的前堂四面都悬着琉璃灯,伴着嘹亮的歌声,照得大堂内外十分通明。红木铺构的高台之上,数十位舞伶穿着云裳薄纱,翩然轻舞,台下宾客满座,菜色酒香。

  天锦站在幕布后朝前堂里看了一眼,正准备离去,冷不妨的就被人推了一下。

  她身体一歪,眼看就要从幕布后掉出去,情急之下,慌忙拽住幕布,身体用力一扭,生生改变了跌倒的方向。

  好在她站的这一处有个台柱挡了一下,不至于摔倒出丑。仅管如此,她身体却重重的撞到了柱子上,疼得她忍不住闷哼。

  她捂着胸前旧伤,猛地抬头。

  穿着一袭织锦长裙的红姑娘,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得意,她微微勾起的嘴角,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可惜,怎么没掉出去呢。”

  “又是你!”天锦被她挑衅的笑容,激起愤怒,“暗中害人,小人行径!”

  “那又如何?”红姑娘眉梢轻挑,“总比那些害了人,却还装出一副不谙人事的人强多了。”

  她这阴阳怪气的话,让天锦一头雾水。可她也知道自己越生气,而反会让对方更得意。待身体稍稍缓和,她便转身而去。

  “站住!”红姑娘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三两步追上她,挡住了去路,“听说你委身乐坊,是想跟我争个高下?”

  天锦看着明艳妩媚的妆容,被薄薄紫纱勾勒出来的蔓妙身段,不由被气笑了。

  忍无可忍,实在是无需要再忍了。

  天锦站直身体,“红姑娘这是做什么,我都还没有开始争呢,你就有了莫名危机感,迫不急待暗中使手段。难不成,你也觉得自己很快就会被我比下去吗?”

  红姑娘显然没料到她居然会还嘴……待反应过来,发现天锦已经走远,顿时气急败坏。

  “别以为进了乐坊就能高枕无忧,就你这种姿色,这里比比皆是。被人坑了都还傻傻的替人出头,就你这种蠢货本姑娘倒是要看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她的声音不小,字字清晰地传天锦耳中。天锦对她的印象差到极点,并未理会。

  好在前堂歌舞正热闹,两人这番争执,倒也没有引人注意。

  天锦回到住处,见小香还没有回来,便躺到床榻上去了。

  签了卖身契之后,她如今也就是乐坊的人了,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惆怅之感。

  她烦躁地翻了个身,目光落在枕侧的玉笛身上。这只笛子被她贴身带着,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还有她那一身铠甲以及身上随处可见的刀伤剑伤……小香没有见过她穿铠甲的样子,认定她是遇到了歹人,可她自己却清楚,肯定没有那简单。

  想着想着,她不由坐起来,下意识的将笛子横在嘴边……

  当悠扬美妙的乐声,从笛孔间飘扬出来的时候,天锦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握笛的手,愣愣的不知所措。

  门在这时被推开了,小香一脸惊喜冲进来。

  “天锦姐姐,原来你的笛子吹的这么好。”

  “好听?”

  小香连连点头,一脸崇拜,“悠扬中带着激昂,高亢又有低回……我还从来没的听过这种曲调,跟咱们乐坊里的绵软旖旎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是吗?”

  天锦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把笛子递到嘴边的时候,手指自然而然在笛孔在跳动,理所当然就吹了出来。

  “天锦姐姐,这是什么曲子啊,你怎么不继续吹了?”

  “这曲子……”天锦也不知道。

  见她又开始迷茫起来,小香不由叹道:“天锦姐姐别急,总会想起来的。不如明天,我陪你去城中找医师看看?”

  “也好。”

  “不过你这首曲子真是特别。”小香看着她的双眼异样灼热,“班主见多识广,他肯定会知道。走!我们去找班主,天锦姐姐这么厉害,哪里还用得着请乐师啊!”

  “都这么晚了,不如明天再去?”天锦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自己失去的记忆十分重要,本能的不太想将这曲子让别人听去。

  “哎呀,我的好姐姐!正是因为天晚,归香苑才热闹啊。我猜班主肯定在雅阁内观看姑娘们的歌舞,这时候去才正合适呢。”

  小香边说边将她从床榻上拽起来。

  天锦没法,只得拿着玉笛跟她出去。

  正如小香所说,吴问果然在二楼雅阁内,见两人进来,有些惊讶。坐在他身边的美艳女子,约摸不到二十几岁的样子,肌肤白皙,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保养的如绸段似的。

  小香率先行礼,“班主,秦妈妈。”

  这女子就是秦妈妈?天锦没料到秦妈妈居然如此年轻,愣了愣。

  她半天没反应,小香不由侧脸看过去,就她直勾勾盯着秦妈妈看,赶紧将她衣袖扯了一下。

  天锦也知自己失态,连忙把头垂下来。

  秦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声音里带着一股娇软之气,“这归香苑里千娇百媚的姑娘多了去了,我这副姿容早就不够看了,没想到今日却有人看傻了。”

  吴问也笑,“柔娘的容貌一如十年前,一分未改,在我心中是最好的,怎会不够看?”

  “死相,就你这张嘴甜。”秦妈妈含笑带羞,娇嗔了的看了他一眼。

  这般打情骂俏的人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天锦的心中却一阵恶寒,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吴问顺势揽过秦妈妈的细腰,这才慵懒地朝俩人看过来,“有什么事?”

  小香立即将天锦往前推了一把,“天锦姐姐适才在屋中吹奏了一首曲子,十分好听。可她不记得是什么曲子,特来向班主讨教。”

  吴问眉梢微挑,视线落在天锦手中的玉笛上,眼里不由一亮,“这只玉笛倒是精致。如此,你便奏来听听。”

  “是……”

  都到了这步了,天锦也不好再推脱了,脑子里回忆了一瞬,横起玉笛。

  悠扬地笛声再次从她指下倾出,音波委婉中带着层层叠叠的坚毅……

  吴问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