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卖身

更新时间:2016-09-13 21:21:42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54

天锦如今寄人篱下,总不能事事都依靠小香。况且,经过刚刚那一出,她已经明白小香在乐坊的日子并不好过。

  她也不过十三四岁,一双手常年做粗活,布满了手茧。也难怪总穿着男装布衣,肯定也是不好意思梳妆打扮吧。

  “等安置下来,我便开始学。”天锦微微一笑,“再不叫人小瞧了去。”

  天锦五官精致,姿容颇好,她这一笑,透着股甘香清雅,妍丽娇人,堪称倾城。

  小香不由看呆了,“我去求班主,让他给你安排最好的乐师!天锦姐姐长得这般好看,假以时日一定能将红姑娘比下去!”

  “嗯,要学就学最好的。”

  两人相视一笑。

  城墙那边隐隐传来动静,不多时,黑沉的城门便从里面被打开了。守卫从楼台上下来,久滞的队伍终于开始前移。

  天色大亮,晨辉洒染大地,金光焕发。广陵城中已经十分热闹了。

  天锦挑的帘子往外看,此时的街道两侧摆满了货摊,钗饰脂粉,古玩摆件,笔黑字画,甚至还有山珍药材……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

  过了闹街,商贩的吆喝声渐渐远去,乐坊的车队在一处红袖招招的楼宇前停了下来。班主理了理衣服就进去了,乐坊车队则是被安排进了后院。

  “小香,这里是什么地方?”天锦看着乐坊的人忙前忙后地搬东西,小香也是一副熟车轻驾的架势,不解地问。

  小香下意识四下打量一番,见没人注意,才压低声音,悄悄道:“这里是归香苑,老鸨秦妈妈是咱们班主的老相好。”

  “……”天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脸上微微一红,臊得慌。

  小香却“噗嗤”一下笑开了,转身忙着去搬东西了。

  等安顿下来了,小香果然去求了班主。跟着乐坊一路走到广陵,天锦还是头一回被班主请过来说话。

  勾栏雅阁中,班主一身单衣,外面披了件藏青色宽袍,背后帐幔浮动,六尺宽的床榻上隐约躺着个人。

  天锦看了一眼,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

  班主虽然已是而立之年,长相却十分俊美,长年在外奔走,肤色麦黄。他一手搭在膝上,一手托在腮,坐在红木圆桌下,不动声动地将天锦打量了许久。

  “听小香说,你想留下来?”

  天锦微垂着眼,不敢乱扫,“是,还请班主收留。”

  班主微微一哂,“我姓吴,单名一个问字。”

  “吴班主。”天锦服身行礼。

  “唔……身上的伤都好透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从前的事情记不清了。”

  吴问点点头,语气淡淡,“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吧。不过乐坊每月的例银不多,吃穿住行倒是可以保证。想要生活的更好,便要各凭本事,明白了吗?”

  天锦轻声应下。

  “你去吧,我会安排乐师来教你音律。”

  天锦松了口气,道了声谢,才退了出来。

  小香早就等在外面,见她从雅阁上下来,冲她挤了挤眉,凑了过去。

  “班主答应了吗?”

  “嗯,答应了。”天锦脑子里闪现出那雅阁里瞥见的一幕,眼里微微闪烁,“咱们乐坊会在广陵待多久?”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如今战火连连,我猜班主也是想安定下来,否则呀……他才不会早早回广陵呢……”

  天锦被她故作神秘的语气弄得哭笑不得。

  小香虽然从小就跟着乐坊,然而也不过是个粗使小丫头。乐坊里的姑娘不知是不是嫌气她音律不通,平日里谁都不愿意搭理她。

  难得遇到天锦,多日相处下来,已经十分亲近了。

  从小香口中,天锦知道了这家归香苑的老鸨人称秦妈妈,年轻的时候艳名远扬,引来无数官僚子弟,富商豪门的青睐。

  多少人为她一掷千金,甚至有人还愿意为她赎身,娶进家门。偏偏这位秦妈妈心高气傲,嫌官家污浊,商贾铜臭,最后却栽在了风流不羁,四海为家的吴问手中。

  吴问弹得一手好琴,当年一曲《高山流水》被他弹得山入云霄,江河浩荡,风靡一时。归香苑不惜花高阶聘请他为琴师。

  只可惜,吴问此人生性散慢,不爱受拘束。哪怕后来成了秦妈妈的幕上宾,却依旧留不住他的心。因对秦妈妈怀有愧疚,离开之后,据说便再也没有抚过琴。

  然而秦妈妈却对他难以忘情,最好的年纪都用来等他了。后来干脆盘下这座归香苑,就等着他收心回来。

  天锦听着听着,就勾起了好奇之心,“那后来呢?”

  小香道:“后来……哎!倒是听说班主离开后遇到一位资质不错的姑娘,带在身边教导了几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他送给了秦妈妈,成了这归香苑中的头牌姑娘。只可惜,那姑娘命薄,染病亡故了。”

  “班主好狠的心。”天锦摇摇头,唏嘘不已。

  小香虽然说的若有保留,但天锦还是听得出来其中的隐晦。乱世中生存不易,勾兰院不可能长盛不衰。

  她现在隐隐有些明白潇湘乐坊与这归香苑之间的关系了。像吴问这种无法长情的人,又怎么可能长长久久的经营一个小乐坊?

  多半是他无法还秦妈妈的深情,只有用利益来补偿。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真情,多少利益,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天锦姐姐,你心中可有中意的男子?”小香突然问。

  天锦一愣,猝不及防。

  中意的男子……

  “啊,对不起天锦姐姐,我忘记你失忆了……”小香脸色愧疚,一脸懊恼。

  天锦笑了笑,“我们先回去吧。”

  “也好,班主既然答应请乐师来教姐姐,姐姐也该好好准备一下。”

  天锦没再出声。

  方才在雅阁时被红帐里的春色惊了心,没有多想,现下听了小香这一番话,回头再想想,吴问跟她说话时,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是恩威并施啊。

  果然,她们回去后没多久,就有人拿着卖身契来让她签。

  要留下来是她自己的选择,现在反悔倒显得矫情。她只迟疑了一瞬,就在小香灼灼目光之下按了手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