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金主

更新时间:2016-09-06 20:00:0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3173

来到警察局之后,何向东好像才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他的情绪一度失控。
  他看到了我,像疯狗一样扑过来,他狠狠掐住我的脖子,眼底都是仇恨,“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在挑拨离间,都是你搞的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被攥着脖子,呼吸困难,好在这里不是何家,是警察局,民警很快控制住何向东,又把我单独带到一间小屋里。
  说实话,我是有想过报复何家,但我真的没想到何向东会杀了徐月娇,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因而在何向东抓着我脖子的时候,我没有反抗。
  我又想,我并不算是挑拨离间,我只是把一个事实摆在何向东面前,至于他的失控,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的。
  这一切,都是命。
  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就像谁能想到,我在八岁的时候会被拐卖了呢?
  这一切,都是命。
  不过,他的这一举动,却引起了警察对我的怀疑,毕竟出了人命,他们肯定会高度重视,也不可能只听我的一面之词。
  “我确实是被拐来的,县上所有的人都能为我作证。”
  我第一次进警察局,第一次坐在审讯室里接受审问,我紧张的手心直冒汗,在面对警察的时候,我只能尽可能让自己稳定下来。
  我咽了咽口水,继续说着,“我来到这个家之后,何向东,徐月娇,何文杰都在虐待我,有一次我还被打到昏倒住院,这一点,医院的医生可以帮我作证。”
  “我已经被拐来四年了,每一天我都想着离开,但是何家人把我看的很紧,我根本没有报警的机会。”
  甚至,我都没有想到今晚会有警察过来,更没想到我会那么勇敢的在何文杰的注视下,跟着警察走。
  我就这样逃离了何家,我自己都始料未及。
  “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只知道何向东发现徐月娇出轨,勃然大怒,三个人起了争执,扭打在一起。”
  “徐月娇从厨房拿了一把刀,砍了何向东,何向东恼羞成怒,才一刀砍死了她。”
  当我向警察叙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很平静,就好像只不过是个故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平静,是因为我已经解脱的原因吗?
  民警确实在我身上发现了很多伤痕,他们对我说,他们会去县里取证调查,然后就把我放在了一间小房间里。
  我很累,经历了这样曲折的一晚,我很累,内心的平静让我自己都感到不安,但躺在床上,我很快就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这里是警察局,不会有人侵犯我,我才会比平时睡的都香吧。
  可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了何文杰,我梦到他对我说,我这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说只要他抓到我,就会变本加厉的折磨我,惩罚我,蹂躏我。
  他的样子很恐怖,阴森至极,他那只眼迸发着寒光,令人不寒而栗,我一下就从梦中惊醒了。
  我出了一身的汗,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抹掉额头上的汗珠,确定自己还是在警察局,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我还是怕何文杰,从心里怕。
  在面对他死去的妈妈的时候,他都那么平静,若以后我真的落在他手里,我会不会蹂躏而死?
  我不敢想,小小的身子蜷缩在被子里,全身颤抖。
  我在警察局里待了两天,何向东好像被判刑,关进了监狱,韩彬则无罪释放。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坐在冰凉的板凳上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以前,我最羡慕何文杰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一个那么爱他宠他的妈妈,但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妈妈被他爸爸砍死了,他的爸爸要去坐牢了,那么他呢?他该怎么办呢?
  我做到了让何家鸡犬不宁,我做到了,但是我不开心,我甚至笑不出来。
  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不过是平平淡淡,幸幸福福的生活。
  我想要的,不是我被拐卖,不是我在受尽屈辱之后报复成功。
  我想要的,是我最一开始,就没有被卖进何家。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
  民警的调查取证很成功,他们相信了我是被拐卖的,正在想尽各种方法帮我找妈妈。
  我被拐来的时候只有八岁,我记得我妈妈的名字,我记得我所出生和生活的地方,这是我日夜都不敢忘的,毕竟那里才是我的家,那里才有我的妈妈。
  但令我失望的是,按照我所提供的信息,民警们并没有找到我的妈妈,他们说,我妈妈很早就离开了那所城市。
  我的心,一下就陷入了无底的深渊。
  为什么?
  为什么妈妈会离开呢?
  我明明不见了啊,她不是应该住在那里等着我回去吗?为什么她要走呢?
  民警们见我情绪失落,便安慰我,但我仍旧高兴不起来,我找不到我的妈妈了,我怎么可能笑的出来呢?
  找不到妈妈,就意味着我是孤单一个人了,在何家的四年,我太想拥有家庭的温暖了,我做梦都想回到妈妈的怀抱里。
  但现在看来,连这小小的愿望,都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可我想不明白,难道我离开了四年,我妈不想我?她为什么,就要离开呢?
  我在警察局里待了好几天,每天我都会主动帮民警们打扫卫生,换茶倒水,他们很喜欢我,夸我懂事能干,这让我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
  这天晚上我实在睡不着,便想出来走走,可谁想我一开门,就看到一个喝醉酒的男人,三四十岁左右,油光满面,挺着一个啤酒肚,不算大,不过脖子上带着的金项链却很吸睛。
  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关上门往后退,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害怕看到这种男人,我总觉得他们不怀好意,会欺负我,这可能是何向东和韩彬留给我的后遗症。
  我关上门,用瘦瘦小小的身子抵住门,小心的听着门外的动静,确定那喝醉酒的男人确实走了,我才放下心来。
  但被这样一惊,我连半点散步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才刚刚从何家解放出来,我不想再招惹上其他的麻烦。
  我老实的躺在床上,想我最初被卖到这个县上的光景,想徐月娇,想何向东,想何文杰,想我妈。
  我不知道我妈在哪里,我不知道她离开那座城市是不是去找我了。
  我有点害怕面对现实。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我很快进入睡眠状态,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感觉有一股难闻的气息在我周围,我拧着眉头睁开眼,这才发现之前的那个男人正站在我的床前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个没忍住惊叫了起来。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
  他怎么进来的?
  我分明是把门锁上了的!
  而且,这里不是警察局吗?
  为什么没有人管制他?为什么他会进到我的房间?
  “小妹妹,你长的倒是很诱人嘛。”
  他伸出手来摸我的脸,我像遭到电击一般,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我害怕极了,我使劲的往角落里靠,眼里很快有了泪水,我小声的求着他,“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我的命运,已经很悲惨了,所以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再欺负我了?
  能不能让我顺顺利利的生活?能不能不要盯着我?
  我很怕,我真的很怕。
  两行眼泪落下,我以为那男人多少会有些心软,谁想他却用手去接我的眼泪,又用舌头舔了一下指尖上的泪水。
  我被他的动作吓到了,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不好惹,但这里是警察局啊,难道就没有人站出来解救我吗?
  那些叔叔阿姨,不是很喜欢我的吗?
  为什么不把他带走?
  把他带走,带走啊!
  我的内心在无助的呐喊,可没有人理会我,根本没有人理会我,那个男人也愈发的放肆起来,他打量着我,眼神里充满欲望,我被他盯的毛骨悚然,我使劲拽着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我不想被这样一个人糟蹋。
  他淫笑了一声,便伸手去拽我的被子,我怕啊,我就怕他会欺负我,我就想用这床被子防身,又怎么可能让他夺去呢?
  我与他较着劲,死死的拽着被子不松手,他似乎来了兴趣,微厚的唇瓣向上一扬,他突然用力,一下就将被子从我手里拽出来。
  我惊恐万分,眼里噙着眼泪,他都把被子拽掉了,接下来想干什么?
  我根本不敢想。
  我快速的跑下床,往门的方向跑,我心想他喝醉酒了,速度肯定没有我快,但我想错了,我的手才摸到门的把手,他就从身后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狠狠的撂到了床上。
  我疼啊,头发不知道被他拽掉了多少根,整个背部硬生生的砸在墙壁上,我疼的直想掉眼泪。
  但我眼泪还没有掉下来,那男人就朝我扑过来了,他浑身的酒气,他用他恶心的嘴唇亲吻着我的肌肤,我害怕极了,不断的打着他的后背,不断的挣扎着,哭喊着,“不要伤害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呜呜——不要伤害我——”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伤害我?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条活路!
  我拼命的把这男人往外推,他浑身都令我恶心,慌乱中我好像打到了他的脸,他一下就怒了。
  他掐着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撕坏了我的衣服——“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