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徐月娇死了

更新时间:2016-09-06 12:00:0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3377

何向东暴怒的情绪,被徐月娇这一声吼彻彻底底刺激醒了。
  分明做错事的是他们两个,她还有脸在他面前又吼又叫的,何向东哪里忍受得了?
  “徐月娇,你是不是觉得我平时太惯着你,觉得我管不了你了,是不是?”
  他上前一步,狠狠的掐着徐月娇,我看得出来,他是下了死手的,因为徐月娇很快就有翻白眼的征兆。
  我不禁唏嘘,何向东真是舍得。
  但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掐着徐月娇的脖子,就这样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何向东又突然发力,将她连人带身子整个扔出去好远。
  而她的脊梁骨,正好撞到了桌子拐,疼的立即在地上蜷缩起来。
  我感受过那种滋味,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人生不如死,但我没有为徐月娇求饶,因为当初我受到这样伤害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为我站出来。
  暂时摆平了徐月娇,何向东像个着了魔的疯子似的走向韩彬,韩彬心虚,一步步的往后退着,还一直说着,“何先生,这事是个误会,是误会,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嗯?
  我真是佩服他。
  何向东是个性急的人,现在又在气头上,哪里会有心情听他解释?
  他的铁拳,一下就砸在他的脸上,韩彬疼的连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何向东还不解恨,便骑在这男人身上,使劲的揍他,揍的他鼻青脸肿,满脸是血,我看着直觉得刺激。
  何向东真是好样的,他真的为我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可我没想到,没想到受了那么重伤的徐月娇,还能在这个时候从厨房拿出一把刀,一下坎在何向东背上,她也是疯了,被何向东逼疯了。
  “何向东,你给我松手,松手!不然我砍死你,我真的会砍死你的!”
  这可能,是她第一次坎人,所以手有些发颤,我看的一清二楚。
  何向东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被自己的媳妇坎一刀,坐在韩彬身上的他,连眼神都变了。
  他根本顾不得疼痛,从韩彬身上下来,一脸质疑的瞪着徐月娇,好像在说,你坎我?你为了一个男人坎我?
  徐月娇被何向东瞪的一步步的往后退,那刀刃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很是吓人,她浑身都在发抖,她哆哆嗦嗦的说着,“何向东,你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我手里有刀,我会砍死你的,我真的会砍死你的!”
  可能她自己也没想到,她会为韩彬而坎了自己老公一刀吧。
  爱情,真是个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你我夫妻十几年,你砍我?”
  何向东变得煽情起来,眼圈里似乎有眼泪,有深情,我知道,那全是因为他对徐月娇的爱。
  但徐月娇看不到,她被韩彬蒙住了双眼,她看不到何向东对她的用心。
  “月娇,你砍我?”
  他还是一步步的逼近她,我感觉到事情可能会闹的更大,因为我看到何向东眼里不止是有伤心,更多的是绝情与冷漠。
  “你特么的就为了这样一个龟孙坎我!!!”
  客厅里,回荡的全是何向东的吼声,徐月娇一个颤栗,手里的刀差点落地。
  可是刀没有落地,因为刀被何向东夺走了。
  他快速的夺走,又快速的稳准狠的一刀坎在徐月娇的肩头,嗜血的笑着,“怎么样啊月娇,嗯?被人砍一刀的滋味如何?”
  何向东疯了,被徐月娇逼疯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何文杰会是个疯子了,因为何向东和徐月娇,都是疯子,他们一家人全都是疯子!
  徐月娇也傻眼了,她可能也没想到何向东会坎她吧。
  其实人家何向东,只是把他所承受的立即还给了她而已,她惊愕什么呢?
  先动手的人,分明是她。
  “你很爱这个男人吧。”
  何向东捏住徐月娇苍白的脸,眼神凶狠阴森,“那我砍死给你看好不好?”
  “嗯?”
  他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我深知。
  何家所有人做事都不顾后果,何向东说会砍死韩彬,就一定会。
  徐月娇再次怕了,估计是后悔拿了刀出来。
  没有刀,韩彬或许只是被揍一顿,有了刀,可能就有血光之灾了。
  “向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为了韩彬的安危,徐月娇立即开始求饶,哭着喊着,看起来特别可怜,“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打我骂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向你保证,以后我只会爱你一个人,咱们回家去吧,好不好?”
  那个时候,我真的挺害怕何向东会答应的。
  他毕竟,是爱着徐月娇的,她这样示弱求饶,他会不会心软?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因为后来徐月娇又掩面哭泣说了一句,“求求你不要伤害韩彬,不要啊——”
  她的哭腔里有颤音,那是因为爱。
  我能听得出来,何向东如何听不出来?
  所以他当即就恼了,我想那个时候,他浑身的汗毛都因愤怒而树立起来,不然,他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直接举起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砍到了徐月娇的大动脉处。
  我惊住了,刘琳惊住了,就连韩彬也惊住了!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何向东竟然真的杀人了!
  他砍的,可是大动脉啊,那一刀下去,谁还能有命活?
  “向东——”
  徐月娇自己也瞪大了眼,那一刻我看记得清清楚楚,她眼里的眼泪都忘了流,她因为过度惊愕而死死拽着何向东的衣服,她的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完全被吓住了。
  我是想过要报复徐月娇,报复何家人,报复欺负我的人,但我没想到何向东真的把徐月娇杀了!
  所有的人都怕了,唯独何向东。
  他仰头狂笑了三声,又突然转过身瞪着韩彬,模样凶狠毒辣,“我已经杀了淫妇,下一个就是你奸夫韩彬!!”
  韩彬的身子整个颤抖了一下,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恐慌,他是真的知道怕了,他想向何向东求饶,但他还没有张口说话,何向东的刀就已经坎到了他身上,他又特别残暴的说着,“你说我砍你个三百六十刀,怎么样?这样一定会很爽的吧。”
  我惊住了,何向东的心里竟然这么扭曲变态!
  韩彬吓的都快尿了,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狼狈不堪的对何向东说着,“何先生,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啊!”
  何向东怎么可能不冲动?
  但他的第二刀还没有落下,外面就响起了警车的声音,刘琳慌的跑去开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她是一早报了警的。
  警车惊动了何文杰,他从家里走过来,看到地上躺着徐月娇的尸体,脸上浮现一抹说不清楚的表情。
  估计是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很怂的父亲,会杀了自己的母亲吧。
  何向东很快被制服,警察要带何向东和韩彬走,我胸腔里的那个器官跳的厉害,因为何文杰一直在盯着我,即便如此,我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走到一个警察身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那警察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还反问了一句真的吗?
  我很确定的点头,即便是在何文杰的注视下,还是在那警察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那警察了然的点头,便走到何文杰和刘琳面前说着,“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我要带着这个小姑娘回去录口供。”
  “关于死者,我们会有专门的队伍来处理,我们也会找人暂且照顾你们,这段时间你们就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等着我们的传话,知道了吗?”
  刘琳很乖巧的点头,何文杰才不,他根本不理会警察的话,只死死的盯着我。
  我被盯的汗毛直立,只能紧紧的拽着警察叔叔的手,来掩饰我的紧张。
  我跟着警察小心翼翼的走出韩彬的家,我的心跳的厉害,我深知踏出这一步意味着什么,我既兴奋又害怕,但我什么都不敢表现出来。
  在何文杰的注视下。
  我很快被带走了,但在我上车之前,何文杰突然冲出来对我吼着,“陈沫,你跑不掉的,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我打了一个机灵,浑身上下都在发抖,我害怕,我害怕何文杰对我说的这句话,我害怕这句话会灵验,我真的怕。
  好在那个时候我身边有警察叔叔,他安慰我说,“没事了,你已经在我们身边了,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我看着警察叔叔的脸,感受着他在轻轻的拍着我的背,抚平我的情绪,我忍不住,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哇呜呜呜——”
  我哭的很用力,我使劲所有的力气哭,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不断的不断的往下掉,我开心啊,我真的开心啊,我对警察叔叔说我是被拐卖来的,我说我想回家,我说我希望叔叔们可以帮我,可以救我。
  然后,他们就真的这么做了,他们真的把我带出了何家,我多开心啊,我终于解脱了,我终于摆脱了,我终于脱离了何家的控制,我抑制不住的激动,我抑制不住的想哭!
  “呜呜呜——呜呜呜——”
  我还是在哭,不论警察叔叔怎么哄我,他们不会懂我的,他们不是我,他们不知道我在这四年里受过多少委屈,受过多少伤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我有多感谢他们,他们救了我,他们救了我啊!
  我终于,可以摆脱何家了啊!
  我做梦,都在想着这一天啊,我太高兴了,我只能哭,我只能用哭,来宣泄我的感情,我真的觉得我能熬到这一天太不容易了,我为自己感到骄傲,毕竟在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没有选择死,我不是很勇敢?
  我相信,我坚信,只要跟着警察叔叔走出何家,只要有警察叔叔为我撑腰,我就会找到我妈妈,我就会找回我的幸福,我就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但是我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因为我发现,在我脱离何家之后,我的生活变得愈加绝望,与孤立无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