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她就是和韩彬有一腿!!

更新时间:2016-09-05 11:07:3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3377

胸腔起伏不定,我的眼神坚毅了许多,我长大了嘴巴,用尽了所有力气咬住何向东的某物。
  然后——“啊——!!!!”
  惊天般的嚎叫声飘荡在夜空。
  何向东肯定没想到我会咬住他的某物,因为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做。
  果然应了那句话,狗急跳墙,人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何向东痛的哀嚎,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直打滚,我冷眼望着他,虽然害怕他会随时站起来再扑向我,但至少,我为自己勇敢了一回,我让何向东痛了一回。
  “陈沫你个婊子!”
  何向东一边疼的直叫唤,一边骂着我,“我要杀了你,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多恨我啊,苦苦琢磨着怎么得到我,我却险些把他的老二咬掉,他当然想杀了我。
  而我,则处在被他威胁的余波中颤抖,但他已经倒在地上了,我强迫自己稳定了一会儿,便想逃出去。
  在这个家,我待够了,真的待够了,所有的人都欺负我,何向东还对我虎视眈眈,我怕我再不逃出去,真的会被这一家人折磨死!
  而且,何向东不也说了吗,徐月娇和何文杰都处在熟睡的状态中,我在这个时候逃出去,一定没有人会发现我。
  可我错了,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
  因为门外,不仅站着何文杰,还有徐月娇。
  我一下就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都起来了!
  也难怪,刚刚何向东的那一声哀嚎,就跟打雷似的,他们想听不见都难。
  “怎么回事?”
  徐月娇狐疑的打量着我,她肯定想问何向东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又怎么会发出那么大的动静,但我能怎么回答?
  说他想要强迫我?
  徐月娇会信吗?
  我脸上还挂着眼泪,衣冠不整的,我向何文杰投以求救的目光,这个时候,估计也只有他会帮我了。
  毕竟,我是他的人,是他自己这么说的,不是吗?
  “陈沫这个贱人勾引我!”
  但何文杰没有理会我的眼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月娇的话,何向东就在我身后诉苦了,“妈的这个贱人还咬我!月娇,你快替我打她,狠狠的打她,往死里打!老子今天一定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我没有!”
  我立刻开始为自己辩解,“我没有勾引爸爸,我没有!”
  我多么希望徐月娇能够相信我,可是可能吗?
  她直接抽了我一个嘴巴子来表明她的立场,“陈沫,老娘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让你给我安分一点,你听不懂我说什么,是不是?嗯?”
  “还特么的勾引老娘的男人,你特么的作死是不是!!”
  我之前说过,徐月娇的占有欲很强,从她对韩彬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他们俩好上之后,县里面几乎没有多少女人再敢跟韩彬套近乎,属于她的,她就要一个人霸占的死死的,对于何向东,亦是如此。
  我不知道她对何向东是什么感情,但他们好歹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她更加不允许别人染指她的老公,所以她一下就恼了,揪着我的耳朵,啪啪啪的扇着我的耳光。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我哭诉着,我向何文杰请求帮助,“文杰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么做,我没有啊!”
  他是知道何向东曾侵犯过我的,如果他愿意站出来为我说话,我一定会逃过这一劫。
  可是他没有,他就一直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从我被陷害那件事的风波过去之后,我愈发的看不懂他了。
  我觉得他生气了,气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听他的话,所以他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我说话,他就是想看到我被打,被打的很惨,这样的话,他就会以为我会怕,我会乖乖的听他们所有人的话。
  但他们错了,我陈沫,誓死都不会向这家人屈服,除非他们把我打死,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乖乖听话。
  “小小年纪就开始勾引人,而且勾引的还是自己的爸爸,陈沫啊陈沫,你很能耐啊!”
  徐月娇气极了,她将我小小的身子推在地上,用脚踩我,踹我,她还不解恨,又脱掉她的拖鞋,蹲在地上用拖鞋打我的脸。
  “我让你不要脸,我让你勾引人,我今天毁了你的这张脸,看你以后还能怎么勾引男人!!!”
  我怕极了,徐月娇穿的是那种硬塑胶的拖鞋,打在脸上特别疼,她才打几下,我就觉得自己的脸肿起来了,如果真的任由她这么打下去,我真的会毁容!
  我连忙趴在地上求饶,我哭的很可怜,但我始终没有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妈妈,妈妈求求你不要打我了,我真的没有这么做啊,求求你相信我!”
  这个疯女人哪里会相信我?
  她根本听不到我说什么,她还是使劲的抽我,我疼的都不敢哭,因为脸上有伤啊,眼泪流下去会蛰的很疼。
  我被打的满地打滚,何向东满意的看着我,好像在说让你跟我作对,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代价!
  我恨极了,我恨极了这一家人,我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一家人,为什么他们不去死,为什么!!!
  我满脸泪痕的抱着徐月娇的腿,我想说些什么让徐月娇相信我,原谅我,就像上一次,我只提到了韩彬的名字,她会放了我一样,但我还没有开口,她就用她的硬塑胶拖鞋,狠狠的打在我的后脑勺上。
  “啊——!!”
  我痛的直叫唤,我感觉头一阵一阵的疼,那是后脑勺,是后脑勺啊,是最容易打死人的地方,但徐月娇一下都不犹豫,就那么狠狠的砸下去。
  我的心,也彻底被她砸碎了。
  我再也,再也不会对这一家人抱有任何希望,更不会想天真的以为徐月娇会相信我,会为我说话。
  “你不是很能耐吗?”
  从疼痛中缓过劲来,何向东走到我面前,狠狠掐住我的脖子,凶狠的瞪着我,“你陈沫不是很能耐吗?嗯?你倒是反抗,反抗啊!!”
  他多得意啊,虽然被我咬了,但得到了徐月娇的信任,还看着我被狠狠虐了一顿,他多惬意啊。
  我的恨,我对何家人的恨,所有的恨,所有的委屈一下就从心底最深处涌现出来,我恨不得掐死眼前的男人,我恨不得把何家所有人都剁成肉酱喂狗,我恨不得让他们所有人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但目前,我还做不到,我虚弱极了,我连抬手反抗,抽何向东一个耳光的力气都没有,可这不代表我会屈服,不代表我不能报复。
  为了搅乱这一家人的关系,我已经准备了那么久,现在,徐月娇对我狠心,何向东变态的折磨我,我终于,终于可以将我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我终于,可以施展我的报复了!
  我冷笑望着何向东,我的嘴角,我的眼角,我的头,一直都在流血,但我依然倔强的望着何向东,我嘲笑他,我大声的笑,“何向东,你个傻子,你个大傻逼,哈哈哈,你个大傻逼,你被戴了绿帽子啊,你被徐月娇戴了绿帽子啊!!!”
  “哈哈哈,徐月娇真是你的好媳妇啊,每天都给你戴绿帽子,你还把她当做个宝贝,你就是傻逼,你特么的就是个大傻逼啊!!!!”
  这是我第一次骂人,以往我最讨厌别人说脏话,但这一刻,我却觉得只有说脏话,才能表达我心里对这一家人的恨意,表达我强烈的恨意,强烈到我几乎控制不住的恨意!!!
  何向东怔住了,徐月娇怔住了,就连何文杰都怔住了。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何向东一脸质疑的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着,“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我就怕我说的不够精彩!
  但是何文杰不让我说,他像疯了一样朝我扑过来,使劲的扇着我的嘴巴子,还狠狠的骂着,“陈沫你个贱人,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何文杰知道徐月娇和韩彬的事情,他一定知道,不然他不会那么生气,不会那么冲动。
  但我怕被打吗?
  我根本不怕,我这瘦小的身子哪里没有被他们打过?
  今天就算何文杰打死我,我都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抖落出来!
  我要让何向东知道徐月娇的真面目,我要亲眼看着他们反目成仇!!
  “让她说。”
  何向东冷静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冷静的样子,他力气很大,一下就把何文杰拨过去了,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这让徐月娇和何文杰都不敢轻易上前。
  他又盯着我,让我清清楚楚的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徐月娇和韩彬有一腿。”
  而我,则再次无比嘹亮与清晰的说出这件事,我定定的望着何向东,“自从韩彬来到之后,徐月娇就与他不清不楚,私下缠绵。”
  “但为了不让你知道,他们都是在你去上班的时候在一起的。”
  “只要你去工地上,他们就会迫不及待的汇合,一待就是一个下午。”
  “如果你不信,我手里还有他们两个人私下来往的信件。”
  就是为了掌握他们苟且的证据,我才去当徐月娇的信使,她肯定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她听到我手里有那些信件之后,脸色都白了。
  “向东,你不要听陈沫胡说,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要听她胡说啊!”
  她扑向何向东,掉着眼泪,极力为自己辩解着,“陈沫这是在诬陷我,她始终对我们一家人怀恨在心,她这是有意在抹黑我的清白,向东,你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说过,何向东这个人最容忍不得被人给他戴绿帽子,这是他的底线,因而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他才会那么严肃,徐月娇才会那么怕他。
  他暂且不听徐月娇怎么说,只管过头来望着我,“你,去把那些信件拿出来,我要亲自过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