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蓄谋已久

更新时间:2016-09-04 20:00:0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012

我这样一说,徐月娇竟然怔了一怔,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她就这么放过了我!
  是的,我只是提到了韩彬的名字,她就放过了我!
  我心里受伤啊,我在何家做了四年的奴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遇到事情了,徐月娇六亲不认,把我往死里打。
  然我只是提到了韩彬的名字,她就念及他的面子放过了我,哈,我心里什么滋味?
  嗯?
  我恨不得亲手掐死徐月娇!
  可我不能这么做,我也做不到,我隐忍着,我把所有的仇恨都藏在心里,总有一天我会掏出账本与他们算清楚的,一定会!
  我与刘琳彻底撕破了脸皮,我还是会当徐月娇的信使,去韩彬家送信,但见到她,我不会再说一句话,说一个字。
  眼下的我,虽然没有身份,被所有人瞧不起,但我有我的自尊,也有我的底线。
  我不会给背叛我的人第二次机会,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
  这一天,何向东很早就下班,而且很高兴,据说是因为涨了工资,他从县上的集市里买了很多好吃的,还买了许多酒,徐月娇嘴上说他浪费,心里却是高兴的。
  说起何向东,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打我的主意,估计是怕了何文杰,我也安了心。
  毕竟有徐月娇和何文杰在,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放松了警惕,我在厨房忙活着晚饭,看着他们一家人在餐桌上热热闹闹的吃着饭。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何文杰多幸福啊,虽然瞎了眼,脑子有些不好使,但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还有一个会为他挡风遮雨,摆平所有困难的妈妈。
  而我呢?我有什么?
  除了悲哀,我什么都没有。
  他们吃好饭,各自洗漱好就进屋去了,我在餐桌旁吃着剩饭,又把客厅和厨房的卫生打扫好。
  我去洗澡的时候,听到徐月娇房里又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我浑身一颤,起满了鸡皮疙瘩,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逃也似的进入卫生间,快速的洗好澡出来,把自己关在杂货间里。
  还是没法接受这种声音,还是无法接受这种事情。
  冷静了一会儿,我拿出药膏涂抹身上的伤口,又借着月光看了一会儿书。
  何文杰的书越来越深奥了,每一章我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掌握。
  大概是九点多,我放下书准备睡觉,但才躺下,我就听到门外有动静。
  是谁?
  心里的警钟一下拉响,会是谁在这么晚出来?而且还在我门前逗留?
  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我多么希望门外是何文杰,是他来检查杂货间有没有锁好,但事与愿违,破门而入的人是何向东!
  何向东!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何向东来做什么?这么晚了他来我的房间做什么!
  “爸,爸爸。”
  我颤栗的叫着他,他对着我淫笑了一下,便扑向了我,将我扑倒在地上,疯狂的亲吻着我的皮肤。
  “好沫沫,爸爸可算抓到你了,今晚不许反抗哦,让爸爸好好爱你!”
  我怎么可能不反抗!
  我拼了命的反抗,我想大声的叫,但何向东堵住我的嘴,还阴森森的说着,“今晚没有人会来救你,你妈妈喝了一些酒,睡觉很沉,文杰也是,他是个小孩子,根本不胜酒力,现在恐怕还在做梦。”
  “所以今晚,你是注定属于我的!”
  我心里大惊,怪不得何向东会从县上买这么多东西回来,还特意买这么多的酒,原来是蓄谋已久!
  他一直在暗中觊觎我,不过碍于何文杰和徐月娇,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男人的心思太恐怖了,连我都险些被他骗了!
  我流着眼泪,呜咽着求何向东放了我,他却俯下身子,用舌头舔掉我的眼泪,眼底里泛着精光,令人毛骨悚然,“我们沫沫连哭的时候都那么诱人,爸爸好爱你啊,快脱掉衣服陪爸爸玩怎么样?爸爸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他去脱我的衣服,我害怕极了,我浑身都在发抖,我不断的蹬着腿,希望能踢到他某个地方,但是我够不到,他始终防着我。
  我开始绝望,我已经衣衫不整了,如果何文杰或者徐月娇还是没能发现我,今晚我一定会遭殃!
  何向东拿开捂住我的嘴的手,换成他恶臭的嘴巴,我想吐,我觉得恶心,我不要被他亲,我极力的反抗着,一下就咬破了他的嘴唇,我把他的嘴唇咬破了好大一块肉,当他松开我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我口腔里有血腥味。
  何文杰一下就被我咬怒了,“妈了个蛋的,你个死丫头,我给你点颜色你还想上天,是不是!”
  “艹,敢咬老子,我打死你,看你还倔不倔!”
  何文杰是在工地上出苦力干活挣钱的,他的手劲有多重,他一个嘴巴子扇到我脸上,我直接就被打蒙了!
  天旋地转,我差点被他扇昏过去!
  但我知道,我不能昏,如果我真的昏了,我就受不住我的清白了!
  “爸爸,爸爸求求你放过我,我是文件哥的人,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把何文杰拉出来当挡箭牌,希望何向东会有所忌讳。
  可他既然谋划好了一切,又怎么会忌惮那些呢?
  他把蜷缩在角落里的我拉出来,又脱掉自己的裤子,把我按在他两腿之间,脸上带着一抹坏笑,“我儿子的人,自然也是我的人!”
  “我代我儿子验验货又能怎样?你陈沫该觉得荣幸我能看上你,告诉你,老子的功夫可是了得,保管你会舒舒服服,忍不住嗷嗷直叫的!”
  我听不得这样恶心的话,更不愿向何向东屈服,我拼命的挣扎扭动,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不要,不要被这样的人糟蹋!!
  可有谁来救我呢?
  没有人,根本没有人!
  我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我对何家人的怨恨达到了顶点,我在心里命令自己不许哭,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让何向东生不如死,我要这一家人鸡犬不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