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会好好为你做事

更新时间:2016-09-04 20:00:0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309

我一下就怔住了。
  我看到血从李勇的头上流下来,我看到越来越多的血流下来,我惊住了。
  何文杰拿砖头砸了李勇的头,这下坏了,这下事情闹大了。
  但何文杰还像没解恨似的打着李勇,我慌的上前抱住何文杰的身体,泛着哭腔说着,“文杰哥,文杰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李勇已经被打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觉了,他这样继续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再打就打死人了!”
  “就要打死他这个龟孙!!”
  何文杰恨恨的骂着,一只眼猩红,估计是打上瘾了,他狠狠的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的李勇,又瞪了刘琳一眼。
  刘琳是有些怕何文杰的,顿时吓的花容失色,打了一个哆嗦,一步一步往后退着,“何文杰你看着我干什么?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不然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何文杰怕什么?
  刘琳的话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他大步上前,一下就抓住刘琳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着,“贱人,你诬陷陈沫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何文杰不会放过你!”
  他又使劲攥了攥她的头发,刘琳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说吧,你想怎么死!!”
  说真的,那一刻我是多么感谢何文杰,又是多么的感动。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他为我出头,虽然他会打我,会骂我,会把我关在杂货间不给我饭吃,不给我水喝,但至少,在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愿意站出来。
  我感动的想哭。
  可我的眼泪还没有流下来,巷子口便涌现了好多人,很多都是小孩子,但也有一个比较棘手的人物,那就是李勇的妈妈。
  一看到自己的儿子躺在地上,头上还流着血,她一下就失去了理智,上前把他抱在怀里,哭喊着唤着他的名字,“大勇,大勇,我的儿啊,你醒醒,你醒醒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茫然的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有人报警,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我就被李勇的妈妈拽着头发,在李勇的病房前狠狠扇了几个耳光。
  估摸着是她不敢打何文杰吧。
  毕竟他身后有徐月娇,而且他还是个瞎子,是个傻子。
  “陈沫,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大勇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放不过你全家!”
  事实上,就算我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李勇他妈也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何家人。
  上一次何文杰和李勇打架,徐月娇大闹了一场,让李家颜面尽失,这一次,她怎么都得把面子赚回来。
  问讯赶来的徐月娇也怒发冲冠的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能说什么呀,我说什么,他们都会认为是我的错。
  尤其在有警察的情况下,我更应该小心我的措辞。
  “李勇哥拿了我的东西,还打我,文杰哥看不惯他欺负我,才打起来的。”
  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李勇身上,而事实上,情况本来就是这样的。
  刘琳估计是被何文杰吓着了,这个时候也不敢站出来为李勇说话。
  何文杰是个傻子,在县上人皆尽知,他把李勇伤了,警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草草的了案判定让徐月娇承担医药费,就离开了。
  李勇他妈哪里愿意?
  在医院里吵着要和徐月娇拼个你死我活,徐月娇本就不是个吃素的,突然出现这个事,她火气完全上来了,跟李勇他妈吵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最后才带着我和何文杰回家。
  我知道今天是免不了一顿揍的,在回家的路上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何文杰还是那个样子,一点都不怕徐月娇,回到家之后就进屋睡觉去了。
  徐月娇气极了,脸色都变了,‘啪——’的一下甩给我一个耳光,我顿时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她是真的生气了,以往打人的时候力气都没有那么大,我又开始怕了,辩解着,“妈妈,这件事真的不怪我,都是李勇抢的东西,我也没想到文杰哥会拿砖头打他,我真的没想到啊!”
  我不提这件事还好,提了徐月娇更是火大。
  她最是紧钱的一个,何向东每个月的工资都交到她手里,她会精打细算到每一毛,一下让她掏那么多医药费,她不心疼都怪了。
  而她的心疼,全都化作拳头落在我身上。
  “陈沫,你个死贱人,你自己说,自从你来到我们家之后,你给我惹出多少事了,嗯!!”
  “你就是扫把星,灾星,我今天打死你,打死你!!”
  她不要擀面杖打我了,估计是觉得擀面杖短,她抄起木棍做成的扫帚,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我的身上。
  “我让你没事给我找事!让你没事给我瞎惹事!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我被打的满屋子乱跑,徐月娇就拿着扫帚在我身后追我,我哭喊着,我已经被李勇打的很惨了,我浑身都是伤,再继续被打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我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向徐月娇求饶,“妈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呜呜,妈妈,求求你不要打我了,以后我会听话,我真的会听话的,呜呜呜——”
  我为徐月娇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但只要出事,她一点情面都不讲,我多伤心啊,我的付出在她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她还是想打我就打我,而且是往死里打。
  徐月娇用了很大的力气抽我,我身上全部都是红痕,被她打过的地方很快肿了起来,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觉得我随时有可能窒息过去,我的鼻涕眼泪流了一地,我爬在地上不断的求饶,“妈妈,求求你不要打我了,求求你,呜呜呜——”
  我哭的肝肠寸断,估计徐月娇是打累了,将扫帚往地上一扔,气势凌然的坐在沙发上质问我,“我还没有问你,你从哪儿来的钱,是不是偷家里的?嗯?”
  我心里大惊,如果徐月娇坐实了我这个罪名,我绝对难逃一死,我连忙摇头,惊恐的回着,“不,不是的妈妈,我没有偷钱,我真的没有偷钱。”
  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动徐月娇的钱,那可是她的命根子啊!
  我怕徐月娇不相信,又解释着,“我是去捡垃圾赚的钱,真的妈妈,我没有骗你,是我去捡瓶子换来的钱,我没有偷钱,我不敢啊。”
  徐月娇也知我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但又狐疑的问了我一句,“你瞒着我去捡瓶子换钱做什么?难道是想逃跑?”
  我浑身抖了一抖,徐月娇和何文杰最担心的就是我逃跑,他们要是发现我有这个心思,绝对会打断我的腿。
  我惊恐的冷汗直流,趴在地上好半天才哆哆嗦嗦的回了一句,“我,我是想给琳琳买件礼物。”
  “我想和她维持好关系,这样的话,韩老师一定会更喜欢妈妈您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