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差点打死

更新时间:2016-09-03 10:44:07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204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何文杰发现了这笔钱,他会杀了我的。
  以往挨揍,我虽然怕,但不会心虚,毕竟错不在我,我只是遇上了一群冷血的人。
  但现在,我心虚。
  何文杰说过,他不准我出去挣钱,不准我抛头露面,更不准我与刘琳有接触,但他的三个不准,我都没有听从,而且正被他抓个正着。
  我恐惧的浑身颤抖,紧张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也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害怕何文杰,从心里怕,他就是一个疯子,疯起来谁都拦不住他,他下手又重,打在我身上疼的让我觉得骨头都要断了。
  “文杰哥……”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绞尽脑汁想给出一个解释,但气头上的何文杰没有耐性,他直接抓住我后脑勺的辫子,狠狠的提起我的头,又重重的落下,将我的头砸在地上。
  就那一下,真的就那一下,我感到天旋地转,头痛的仿佛要炸裂,不多久,我就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一点一点模糊我的视线。
  那是血,那是血啊,何文杰将我的头砸出了血。
  我的所有恐惧达到了最大值,我真怕他会杀了我,“文杰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呜呜,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何文杰是真的生气了,我若是再不求饶,真的会死的!
  “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嗯?”
  他不听我的求饶,死死的拽着我的头发,让我头皮发麻,眼皮变形,他恶狠狠的瞪着我,一遍遍的质问我,“陈沫,我到底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与刘琳那个贱人玩,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嗯?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胆子肥了,想离开我的了?是不是!!”
  我哪里敢回答是?
  我忍着痛拼命的摇头,“不,不是的,文杰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只是想给刘琳买一份生日礼物,只是这样而已。
  为什么这样也不可以?
  我滚烫的泪水落下,我好容易有了一个朋友,为什么我想对她好都不行?为什么?
  “哭?你哭什么?你哭什么?!”
  何文杰最讨厌我哭,他甩开自己的手,把我扔到一边,厌恶似的对我说着,“陈沫,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花花肠子,我对你说过的,这辈子你就只能是我何文杰的老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要是被我发现你真的想逃,我直接打断你的双腿!”
  他示威似的狠狠踩了一下我的腿关节,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的腿要断了。
  我死死的咬住牙关,忍着所有的疼痛和委屈点头,“是,文杰哥,是——”
  我恨啊,那个时候我多么的恨,恨何家所有人,恨我自己的软弱无能。
  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与他大吵一架?为什么我没有能力逃离何家?为什么?
  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快撑不住了,我快撑不住了啊!
  正当我自怜自艾的时候,徐月娇回来了,她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当然,是为了韩彬的回信。
  但今天,我手里不但没有信,反而被何文杰狠狠揍了一顿。
  她是个多么精明的女人?她看我一眼就觉察到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文杰,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这死丫头片子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我害怕极了,我怕何文杰告诉徐月娇韩彬对我做的一切,她喜欢韩彬,她才不管我是不是受到了韩彬的欺负,她只会觉得那是我在勾引韩彬。
  而且,何文杰与徐月娇本就是一伙儿的,如果何文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我肯定会被徐月娇活活打死,他绝对不会护我。
  徐月娇的嫉妒心又特别强,我亲眼见识过。
  只要听说哪个女人在县上与韩彬多说了一句话,她就得想法设法的去骂人家,败坏人家的名声,搞的人家鸡犬不宁。
  我紧张到极点,手心一直冒汗,我楚楚可怜的望着何文杰,希望他能放我一马,不要把那件事说出来。
  气氛有三秒钟的凝固,我紧张到窒息,好在何文杰没有告密,只不耐烦的对徐月娇说着,“什么什么事?我管教自己的媳妇儿也需要理由了?就是看她不爽想揍她一顿不行吗?”
  徐月娇哪里会说不行?
  但她也没那么好骗,何文杰进屋之后她就进来盘问我,“陈沫,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文杰的事情?”
  我慌的摇头,拼命否认,“没,妈妈,我没有,我从韩老师家里回来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待着。”
  听我提到韩彬,徐月娇的重点一下就转移了,对我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了什么?
  我又开始紧张,支支吾吾的回着,“韩老师说,韩老师说你明天去找他!”
  “是吗?”
  徐月娇害羞似的笑了一笑,也不管我许多了,径直走出杂货间,哼着小曲,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我松了口气,终于摆脱了这母子俩,可我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我为自己感到悲哀。
  就因为我是被拐来的孩子,我一点点权力都没有,何家人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一点点都不会在乎我的感受。
  就像今天,何文杰把我揍的那么惨,我的头都流血了,徐月娇看到也不会关心我一声,只问韩彬有没有说什么。
  我多可怜啊,在这个家生活了四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还有时刻做好成为沙包的心理准备。
  我的心,犹如被灌了苦水一样,令我眼睛生涩,鼻头泛酸。
  我抽了抽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低头望着几乎被何文杰全部拿走的私房钱,心又凉了一下。
  只不过,只不过是想珍惜与刘琳之间的友谊,就要被这样狠狠折磨,何文杰凭什么这么做?
  凭什么!
  我委屈,我忿恨,但最终,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我太弱小了,我根本无法与这样一家人抗衡,我还得忍耐,在逃出去之前,我还是得忍耐。
  调整了一下情绪,我翻了一下另外一处藏钱的地方,幸好钱还在。
  何文杰只发现了一处,也就是说,我手里还有十几元的存款。
  可十几元,够买什么的呢?
  我本来是想给刘琳买条裙子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而且有了今天的教训,我更加不敢出去捡垃圾,要是再被何文杰发现,我肯定得死。
  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地上,对何家人的憎恨也与日俱增。
  他们这样折磨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后悔,一定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