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何文杰整死你!

更新时间:2016-09-02 11:26:39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56

我猜想的果然没错,韩彬家的晚饭结束之后,回到何家,何文杰立刻翻脸了。
  他脸色很臭,我前脚才踏进家门,他后脚就像疯了一样把我扑倒在地上,狠狠的用拳头打着我,还咬牙切齿的说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谁让你接受韩彬给你买的衣服了?嗯?谁允许你对别的男人笑了?”
  “不要脸,我让你不要脸,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沙包大的铁拳落在我身上,我疼极了,何文杰一点都不手软,他娇生惯养的,吃的都是好东西,平日里也会与其他男孩子打闹,力气很大,他狠狠的揍我,我立即开始求饶,“文杰哥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求求你……”
  我根本就不知道韩彬给我买了裙子啊,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能不接受?
  我根本没有对他笑啊,我已经有些害怕那个男人了,我又怎么会对他笑?
  我很无辜,我很冤枉,我分明没有错啊!
  “文杰哥,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别打我了,求求你了,呜呜呜——”
  上一次被何文杰和徐月娇打我浑身是伤,我本就没有痊愈,现在何文杰又揍我,我身上的疼痛感顿时扩大了十倍,我痛,我痛啊!
  眼泪横流,但疯起来的何文杰是注意不到这些的,他就是打我,揍我,不论我怎么求饶。
  而徐月娇,就在一旁冷眼的看着我,甚至有些得意,就好像她儿子给她出了气似的。
  是啊,她拿什么理由打我呢?
  韩彬给我送裙子,何文杰可以吃醋,她以什么身份吃醋?尤其是在何向东面前。
  她巴不得何文杰打死我。
  我还在哭喊着求饶,何文杰突然停下来,我以为他是打累了,谁想他回屋之后,竟然拿了一把剪子出来!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何文杰要干什么?他拿剪子要干什么?
  他不会要杀了我吧!
  “文杰哥——”
  我扑倒他面前,跪在地上苦苦向他求饶,“文杰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杀我,你别杀我啊!”
  在何家,我绝望过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想过死。
  生,就意味着还有希望。
  死,就真的改变不了什么了。
  甚至死之后,我还要被埋在何家的坟墓里。
  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所以我一直,一直坚强的活着。
  何文杰冷笑一声,眼底划过一抹阴狠,他一脚把我踹在地上,踩着我的脖子,俯下身子用他那只眼狠狠的瞪着我,“杀了你?我不会杀你,我只会让你好好听话!”
  然后,他就把剪子落在我身上,不,应该是落在我的裙子上。
  我还穿着韩彬送给我的那条裙子,他气急了,用剪子将裙子剪破,他的动作太大,好几下都划到了我的皮肤,鲜血立刻就涌出来。
  我很痛,真的很痛,这是我第一次被利器所伤,我能感觉到鲜血涌出来,热乎乎的,湿了那破碎的裙子,湿了满地。
  “看什么看,都他么的给老子滚屋里去!”
  裙子被剪破了,我衣不蔽体,何文杰又发疯似的朝何向东吼着,“再看老子把你眼珠子扣下来!!”
  何向东有些扫兴,但也不敢招惹这疯儿子,悻悻回屋了。
  徐月娇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对我说了句:“你活该!”
  呵。
  活该吗?
  我怎么就活该了?
  嗯?
  就因为我是被拐来的?我就没有一点点人权了?
  还有比我更悲惨的人吗?
  何文杰打累了,见我浑身是血,也不好下手,就拉着我的头发,将我拖到了杂货间里。
  我清楚的看到,当何文杰松开我的时候,从他指缝里掉下许多头发。
  他就这样把我拖到了杂货间,我多疼啊。
  可在这些人眼里,我不疼,我一点都不疼,在他们眼里,我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陈沫,你给我记清楚了——”
  何文杰又狠狠的瞪着我,死死的掐着我的下颚,“你这辈子只能是我何文杰的老婆,不许打任何其他人的主意,更不准接受别的男人对你的好,否则,我何文杰整死你!!!”
  身躯一震,我在何文杰的眼里看到了满满的杀意,我怕极了,我流着泪点着头,“是,文杰哥,是,我记住你的话了。”
  可是我不要做你的老婆,我就是死,都不要做你的老婆!
  何文杰走了,杂货间里再度恢复了宁静,我的心,却疼的无以复加。
  悲伤汹涌而来,我看着浑身的伤口,泪流满面。
  我在何家四年,受了四年的虐待与折磨,我不愿意继续这样的生活,我要离开,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离开!
  艰难的起身,我小心的清理着身上的身上的伤口,恰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从何向东的房间里传来的一声怒吼:“徐月娇,你他么的叫的是谁的名字!!”
  我震住了,在我的印象里,何向东对徐月娇从来都是唯唯诺诺,大话不敢说一句的,今晚怎么了?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对她那么大声的吼?
  发生什么事了?
  “向东,你听错了,你真的听错了。”
  我靠在门边,努力听清外面的情况,“我叫的是你的名字,肯定是你的名字,你真的听错了。”
  叫谁的名字?
  我有些不明白,何向东和徐月娇到底在说什么?
  “徐月娇,你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了?”
  何向东还是很生气,他冷冷的质问着,“你是不是跟韩彬有一腿?你叫的是不是他的名字?是不是!!”
  我心里惊了一惊,何向东发现徐月娇与韩彬之间的苟且了?
  因为徐月娇在床上叫了韩彬的名字?
  不知为何,我有些兴奋。
  何向东纵使忌惮徐月娇娘家的力量,可他到底是个男汉子,身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给他戴绿帽子,所以,如果何向东确认了徐月娇与韩彬之间的偷偷摸摸,会不会把她打死?
  我渴望着,我期盼着,我多么希望何向东能做一回男子汉,把徐月娇打个半死,这样的话,她就没有力气打我,折磨我了,我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够早一点到来!
  但不知为何,这两人在吵嚷中,突然打开了杂货间的门,何向东十分粗鲁霸道的把我拽了出来,凶狠的问着我,“陈沫,你每天都在家,你说,徐月娇和韩彬之间有没有什么!”
  “说,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
  “你要是敢对我隐瞒,我直接打断你的狗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