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危机肆意

更新时间:2016-09-02 11:25:23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13

没有牵到刘琳的手,我有些失落,我觉得她还是生气了,可她笑的那么温暖,我又只能劝自己是我多想了。
  刘琳多么好的女孩子啊,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生气的。
  “徐阿姨,你看沫沫今天多漂亮。”
  刘琳在厨房对徐月娇说着,“这是爸爸给沫沫买的裙子,多好看啊。”
  她好像,在着重强调这是韩彬给我买的裙子。
  徐月娇有些意外,回头看着我,竟有一些怔住,似乎是没想到我穿上裙子会这么好看。
  我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徐月娇会夸我吗?
  “韩老师,你看你怎么为沫沫破费了。”
  她走到我身边,一脸谄媚的对韩彬笑着,“多不好意思,本来今天是琳琳的生日,你给沫沫买衣服做什么,多不合适。”
  她虽这样说着,却在暗地里掐我的后背,我疼极了,又不敢说出来,我知道,只要我敢反抗,她就会变本加厉的折磨我。
  但是为什么?她为什么突然掐我?
  甚至看我的眼神都有些恨意?
  是因为韩彬送了我一条裙子?而韩彬,是她喜欢的男人?
  “沫沫是女孩子,自然应该穿裙子。”
  韩彬微笑着,“你看她穿裙子多漂亮,以后就该让她多穿穿裙子,女孩子家家的,哪能一直穿着男孩子的衣服。”
  徐月娇一直很听韩彬的话,他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点头应着,说对对对,以后会多给我买裙子穿。
  但我分明能够感受到她眼神里的毒辣,要把我撕碎了一样。
  我打了一个寒颤,我最怕徐月娇这样的眼神了,这意味着回到家之后她会狠狠的打我,折磨我。
  可我委屈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又要挨打?
  而在恍惚间,我好想看到了刘琳眼底划过一抹得意,还有她对我的蔑视,那就好像是在说,你有什么资本能跟我比?你只不过是个瞎子的老婆。
  我难过极了,是我看错了吗?刘琳从来不会这样看我的。
  一桌子饭菜很快做好,何向东与何文杰也从家里过来,看到我身上穿的裙子,他们都怔住了,何文杰吃惊的看了我几秒,就坐到座位上去了,眼底有戾气,而何向东,则乐呵呵的夸我今天真漂亮,跟仙女似的。
  我颤颤巍巍的点头应着,小心翼翼的跟着刘琳坐在饭桌旁,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
  何文杰的眼神太阴蛰了,我怕回去之后又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韩彬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他拿起面前的酒杯,对我们所有人说,“今天是琳琳的生日,来,我们大家喝一个,祝琳琳生日快乐。”
  徐月娇与何向东都拿起酒杯,我们几个小孩子则喝的饮料,一杯下去,韩彬又招呼我们吃菜。
  这是我被拐到这个县上以来,第一次坐在饭桌旁吃饭,在何家,徐月娇只会在饭后扔给我一个馒头,我激动的快要拿不住筷子,吃的每一小口都很小心,生怕再做错什么,惹得徐月娇和何文杰不高兴。
  今天的主角是刘琳,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她,我本来就是被忽略的一个,就默默的听着大人们说话,偏偏这个时候何向东点到我的名字,对我说,“沫沫,韩老师给你买了一条新裙子,你敬他一个。”
  这大概是饭桌上的礼仪,但那个时候我不懂,只能按照何向东说的做。
  我小心的拿起面前的饮料杯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很害怕的对他说了一句,“韩老师,谢谢,谢谢你为我买了这条裙子,我很喜欢。”
  一开始,我确实是很欣喜这条裙子的,但被韩彬那样胁迫过,感情便有些复杂了。
  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我是不能将这种情绪表达出来的。
  韩彬很亲切的应下了我的敬酒,还对徐月娇和何向东说,“沫沫是个好孩子啊,我都十分羡慕你们呢。”
  我的身体颤了一颤,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他碰了我的杯子,手指与我的手有接触,我又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股恶心涌上心头。
  我有些讨厌他了,或者说是害怕他。
  “沫沫坐吧,以后好好的听话,老师会对你好的。”
  我又是一惊,感觉他在暗示我什么,但我不敢表达出来,只能僵硬的笑着。
  敬完酒了,我收回手,又小心的坐下,可谁想我竟然坐空了!
  我身后的板凳,不知道被谁往后拉了一些距离,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我手里的饮料,也就势全部泼落在我的裙子上,雪白的裙子一下就变得肮脏了。
  我还来不及叫疼,刘琳就慌得过来把我扶起来,还关切的问着,“沫沫,你还好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快让我看看摔着了没有,痛不痛?”
  那个时候我好感动啊,我摔倒了,她竟然愿意扶起来我,她对我太好了。
  我在她的帮助下站起来,裙子已经脏了,我这么一摔,头发也有些凌乱,整个人顿时狼狈起来。
  我觉得很窘,很不好意思,脸上火辣辣的烧着,躬身弯腰对所有人道歉,“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坐空摔倒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是啊,怎么会摔倒?
  那板凳明明就在我身后的,若是没有人动它,我怎么会摔倒?
  可我旁边坐着的是刘琳啊,她又怎么会去动我的板凳呢?
  韩彬微微一笑,朝我说着,“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沫沫别紧张,快坐下来吃饭吧,菜都凉了。”
  我低头应着,小心的确定身后有板凳,这才落座。
  我用余光瞄了一眼徐月娇,发现她脸色很不好看,似乎是觉得我刚刚给她丢人了,我暗暗的想,今晚一定又要挨揍了,忍不住有些怕。
  若是时光能在这一刻定格,该多好?
  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挨打了。
  我为自己的处境感到伤心,刘琳又在这个时候往我的碗里夹了一些菜,“沫沫,快吃啊,你看你那么瘦,要多吃些。”
  我心里感动,默默的点头应着,但为什么我觉得刘琳在我摔倒之后变得异常兴奋呢?
  兴奋的一直在笑,嘴巴都合不上。
  我不愿把刘琳想成坏人,只安慰自己说想太多了,但那晚的那顿晚饭,我真的一点都吃不下去。
  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我怎么吃得下去?
  更何况还有徐月娇和何文杰一直在瞪着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