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6-09-01 20:48:4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20

三指粗的擀面棍打在我身上,让我觉得我浑身的骨头都要碎掉,那个时候我才只有十二岁啊,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折磨?
  别说十二岁,就是二十二岁,像何向东三十二岁这样的男人,也经不起这么粗的棍子的狠打啊,我痛极了,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我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我抱着徐玉珍的大腿一直求饶,“妈妈,我真的没有勾引李勇,真的没有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呜呜呜,妈妈,我真的没有这么做啊!”
  打红了眼的徐玉珍根本听不下去这些话,她只顾把今天所遇到的所有的不开心的情绪全都撒泄到我身上,我就是她发泄情绪的一个工具,在她眼里,我根本不需要一丝丝疼爱,在她眼里,我甚至感觉不到疼,所以她才舍得这样打我。
  我被打的满地打滚,打的四处逃窜,我真的觉得自己活不过今晚,徐玉珍是个疯子,何文杰也是个疯子,他们快要把我逼疯了!
  实在没有地方可逃了,我躲在何文杰的后面苦苦哀求,“文杰哥,我没有勾引李勇,你知道的,你知道我没有这么做的,你快跟妈妈说啊,我要被打死了!”
  徐玉珍只能听进去何文杰的话,我若是想活命,也只有求他。
  他冷冷望了我一眼,这才缓缓对徐玉珍开口,“妈,别打了,是我记错了,陈沫没有勾引李勇,是我误会她了。”
  估计徐玉珍也打累了,她抹掉额头上的汗,半信半疑的望着何文杰和我,“真的没有勾引李勇?”
  我坚定不移的点头,何文杰左思右想才点头,“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脑子不好使,可能看错了吧。”
  “好了,不要打了,我把陈沫锁在屋子里三天三夜,不给她吃不给她喝,不让她与外界接触,权当是对她的惩罚了。”
  然后,他就不顾徐玉珍是个什么反应,兀自拉着我进屋了。
  可是我委屈啊!
  何文杰一句我误会了,让我挨了这样一顿揍,徐玉珍听到他是误会我了,对我连一句抱歉都没有,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我是人啊,我也是有感情的,他们这么做怎么能不让我伤心?怎么能不让我难过?
  而且,何文杰竟然说,竟然说要把我关起来,而且是三天不给吃喝,怎么可以!
  就算是他们何家养的一条狗,也不至于这么虐待!
  更让我觉得不可接受的是,这件事我本来就没有错,何文杰凭什么说惩罚我?我错了什么?我到底错在了哪里!!
  胸腔里燃起一把怒火,我第一次萌生出想要报复的冲动。
  我恨何家,我恨何家的每一个人,我恨死了他们!
  就因为我是拐来的,就因为我被夏梦的母亲推给他们做何文杰的老婆,他们就这样欺凌我,可自始至终我都没有伤害过何文杰,我有什么错!他们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我发誓,如果我有能力,我一定会报复,我会报复何家的每一个人,我会让我曾经所遭受过的折磨,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奉还给他们!!!
  “看到了没有——”
  回到杂货间里,何文杰用手死死掐住我的下巴,他的指甲几乎要陷进我的肉里,他仅剩的那一只眼里迸发出邪恶而又丑陋的光,他警告我,“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代价,以后还敢不敢跟刘琳玩了?以后还敢不敢出去了?!”
  我厌恶死了这个男人,我根本不想和他说话,可他一直死死拽着我的皮肤,我没有办法反抗。
  我在书上看到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还没有能力与何家人作对,那好,我先忍耐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何家的所有人知道,得罪我陈沫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眼里噙着眼泪向何文杰保证,“我不敢,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何家人丑陋的嘴脸已经印在了我的心底,这辈子我都不会忘了他们,做鬼都不会!
  何文杰收起那副凶狠的模样,看着我浑身的伤,回屋给我拿了一些药膏,在走之前他又扔给我一句话,“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
  然后,他就走了。
  我冷笑。
  我反省?
  我反省什么?
  我只不过是想与刘琳做朋友,只不过是跟着她去了外面,怎么就错了?
  他想让我反省什么?
  我看反省的人应该是他!
  而我,也再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何文杰其实不是一个傻子,而是一个变态,十足的心理变态!
  只是为了教训我,他竟然能在徐玉珍面前说出那样的话,他不是变态是什么?
  望着地上的药膏,我又是冷笑一声。
  他这是什么?
  嗯?
  打我一顿再给我一个糖吃?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再度原谅他,相信他,认为他是个好人了吧。
  做梦!
  我陈沫这辈子,都会记得今天所受下的屈辱,我陈沫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何家的任何一个人!!
  何文杰说要关我三天三夜,就真的把我关了起来,不给我吃,不给我喝,就让我一个人在杂货间里等死。
  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身上的伤口开始溃烂,肚子里又什么都没有,三天连滴水都没喝,让我的身子虚弱到不行,但我对何家的恨意,并没有因此而减弱。
  他们越是折磨我,我就越是要坚强,我就不信,我就不信我没有逃出何家人控制的那一天!!
  在我被关起来的这三天里,我有听到刘琳过来,她担心我的情况,可是何文杰根本不让她进来,韩彬也是,他也过来几次,都被何文杰拒之门外。
  我不知道韩彬被何文杰拒绝的时候,徐玉珍脸上是什么表情,但我想,肯定很精彩吧。
  我在极为虚脱的情况下,还是努力翻看着何文杰的初中生物书,在那上面的一些内容,好像让我明白了什么。
  我合上书,再一次平躺在地板上,以让我身上的伤口不那么痛。
  或许,逃离何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需要一个时机。
  三天之后,我被何文杰放出来,那一刻房间外的光让我没法睁开眼睛,何文杰扔给了我一个馒头,我狼吞虎咽的吃下去,他并没有因为我被饿了三天三夜而多给我一个馒头,而我,也只能跑到水池前轱辘轱辘喝水,以此来填饱我空虚了三天的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