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何文杰打我

更新时间:2016-08-31 19:27:39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10

何文杰不喜欢韩彬和刘琳,他甚至警告我,不许我和他们有任何接触,还说要是被他看到我偷偷和刘琳在一起玩,就见一次打一次。
  我不知道何文杰为什么不喜欢他们,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根本没法答应这个要求。
  刘琳是我第一个朋友啊,我怎么会不和她玩呢?
  她那么漂亮,又是那么自信,她的一个笑都能融化我的心,我根本没法拒绝她。
  但为了不让何文杰生气,我只能口头上答应。
  而韩彬,是作为县上的老师住在这里的,他从省里调来,气度各方面都不一样,因而,每天都会有许多妇女带着自己的孩子,以孩子的学习成绩等各种理由为借口登门,来一睹韩彬的风采。
  这些我看在眼里,徐玉珍自然也看在眼里,每次只要有女人进了韩彬的家,她都会在家里发脾气,感情韩彬是她的私有物一样。
  而不得不说,韩彬的出现也给徐玉珍带来了很多改变。
  以前在家从不打扮的她,也会刻意注重起自己的外表来,几乎足不出户,把所有家务都交给我来做的她,为了能与韩彬‘偶遇’,也会在听到他回来的脚步声时,匆匆忙忙的以倒垃圾或者买菜的理由出去,再极为柔情的对他说一句,韩老师,好巧啊。
  在面对何向东的时候,她从没有过这样的娇柔。
  其实,有关何向东与徐玉珍之间的故事,我也耳闻过。
  徐玉珍年轻的时候,是县上有名的美人,而她所倾心的人是那个医生,可是何向东觊觎她的美貌,就把她给办了。
  那个时候的贞洁是多么的重要,被何向东糟蹋了,徐玉珍只能嫁给他,可她不甘心啊,所以脾气越来越暴躁,再加上徐家在县上本就有些能耐,有一次何向东在外吃荤,被徐玉珍抓个正着,徐家的人差点没把他打死,何向东更加不敢招惹她。
  只是,徐玉珍为了韩彬的改变,何向东是看不出来的。
  他是个粗人,注意不到这样的细节,徐玉珍也就越来越放肆,每每韩彬带着刘琳过来吃饭,或者徐玉珍带着一些好吃的去韩彬家做客的时候,他们都会悄悄的把手握在一起。
  但对这些,我都装作没看到。
  而且一开始,我是感谢韩彬的出现的,因为徐玉珍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让我得以有更多空闲的时间在家里看书,而不是受她的使唤,做一些繁重的家务活。
  这一天,徐玉珍又以打牌为由出门,可我知道,她是偷偷去韩彬家里的,每次她都会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让何向东放心。
  她似乎,是在有意隐瞒她和韩彬之间的交好。
  何向东去干活之后,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安安静静在小杂货间里看书,不多久刘琳来敲门。
  “沫沫,我们出去玩吧,好不好?”
  我和刘琳熟悉起来之后,她经常过来找我玩,当然,尽量都是挑何文杰不在家的时候,她偷偷的告诉过我,她不喜欢何文杰。
  但是,我们很少出去玩,一来,是何文杰不让我出去,二来,我自己也恐惧与其他的小朋友接触。
  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傻子瞎子的媳妇,我就是何家养的一条狗,就是专门为他们家干活的苦力,他们觉得我身份低微,配不上他们。
  “我——”
  面对刘琳的请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在家里看书不好吗?”
  “我有很多不懂的问题想问你呢。”
  我没有上过学,何文杰又已经上了初中,知识不再那么浅显,我看起来也越来越费劲。
  可刘琳还是拽着我的胳膊,甜绵绵的冲我撒娇,“今天不想在家里待着,你就陪我出去吧,好不好?”
  我说过刚开始我很喜欢刘琳,我根本拒绝不了她的任何要求,所以即使我很胆怯外面的世界,我还是答应了。
  刘琳欢快的说我最好了,我低头一笑,跟着她走出了家。
  可在韩彬家门前,我听到里面有哼哼的声音。
  对于这个声音,我太敏感了。
  我又想到了那一晚,我的小脸都白了。
  刘琳也有些不自然,可她就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对我说:“沫沫,快来呀,快点嘛。”
  她的洒脱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难道是我听错了?
  或许吧。
  我跟着刘琳来到了外面的世界,今天是周末,很多小朋友都聚在一起在树下玩耍,他们看到我和刘琳在一起,都停了下来。
  “刘琳,你怎么把瞎子的老婆带来了?”
  “你没发现她浑身都是恶臭味吗?她从来不洗澡的,脏死了,你快过来,不要和她在一起。”
  我的心,一点点的紧缩,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我始终不被他们接受。
  我畏畏缩缩的站在刘琳身后,弱弱的对她说一句,“琳琳,我还是先回去吧,你自己玩吧。”
  但是刘琳哪里让我走?
  她牵着我的手对那群人说,“沫沫是我的朋友,你们不可以这么说她。”
  这是第一次有人在这么多小朋友面前维护我,我的心都被感动了。
  可那感动也只是一秒,下一秒就有一个大男生走向我,用他的大手指着我的头,然后他一用力就把我推倒在地,还恶狠狠的对我说着,“滚一边去,别他妈出现在这里,老子不想看到你。”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和刘琳在一起,不然我打死你!”
  我倒在地上,落了一身的灰,狼狈极了。
  刘琳想把我扶起来,可她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人影推倒在地。
  那个人是何文杰。
  我还没来得及叫出他的名字,他已经一个巴掌落在我脸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我,“陈沫,我怎么对你说的?嗯?谁让你出来了?谁让你和刘琳在一起玩了?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让你不听话——”
  他有力的巴掌落在我的身上和脸上,他很愤怒,愤怒到双眼通红,他使劲的打着我,踹着我,还不解恨的骂着,“让你不听我的话,让你不听我的话,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我被何文杰打的满地打滚,而那些人在把刘琳扶起来之后就开始看我的笑话,一个劲的起哄,“傻子打他的媳妇咯,瞎子也会动手打人咯,快来看,快来看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