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放炮炸死你个龟孙!

更新时间:2016-08-31 11:46:0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63

尽管我心里很不喜欢徐玉珍的决定,但我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这个家里,我已经很少说话了,我少说一句,就会少挨一个拳头,何乐而不为?
  “妈妈想让我做什么?”
  我顺从的望着她,她点了点头,“我知道有一家饭店在招洗碗的小工,你就去洗碗吧。”
  我就知道会是这类的工作,我甚至想象的出来以后她找各种借口勒索我工资的样子。
  但这些,对我都没有意义,我正要点头,何文杰却像疯了一样从房间里跑出来,气呼呼的站在我面前望着徐玉珍,“不去工作,陈沫不能去工作!”
  那是他第一次拉我的手,也是他第一次为了我顶撞徐玉珍。
  “文杰,陈沫她是大姑娘了,怎么不可以去工作?”
  对待何文杰,徐玉珍永远有着用不完的耐心,“我这是在锻炼她,不然她以后怎么养你?”
  何文杰根本不管徐玉珍说什么,就是死死的拽着我的手怒视他妈妈,“我就是不让陈沫去刷碗,你要是再逼着她去,我就死给你看!”
  徐玉珍怎么也没想到何文杰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忙的就点头,“好好好,不去不去,我们文杰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
  何文杰这才消气,拉着我的手就去了他的屋子,“今天陈沫不去干活了,你自己去吧!”
  然后,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何文杰生气,除了我刚来的那天晚上他威胁我之外,我不懂他是怎么了,却为他对我的维护而有一点点感动。
  所以,何文杰是真的是傻了吗?
  若是,他怎么会突然站出来为我说这些话呢?
  我想问问他,他又已经恢复了那疯疯癫癫的样子,还使劲揪我的脸,揪的我生疼。
  可我不生气了,因为他维护了我啊。
  而多少年以后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不让我出去刷碗,不过是为了他自己霸道到变态的占有欲。
  没有去工作,徐玉珍又开始挑我的刺,三天两头的打我一顿,我身上又开始青一块紫一块,不过她都是在何文杰不在家的时候打我,还警告我不准告诉他。
  我能怎么办呢?
  只能按照她说的做。
  不然,我又得挨一顿狠的。
  但何向东突然对我殷勤了起来,以往他虽然不像徐玉珍那样爱找我的麻烦,却也不会多问我,但自从我来了月经之后,他竟然开始主动关心我。
  对此,徐玉珍不满了很多次,每次何向东都说他这是在为儿子以后的幸福生活打基础。
  但直到那件事发生之后,我才知道何向东一直都在撒谎。
  那天徐玉珍,何向东带着何文杰去吃大桌,农忙结束的我也好容易有了在家休息的机会,中午正睡着,突然听到砰砰砰一阵有力的敲门声。
  我不知道是谁,谨慎的从杂货间里出来问了一句谁,就听到何向东的声音,“小沫沫,乖,给爸爸开门,是爸爸回来了。”
  我以为何向东回来了,徐玉珍,何文杰等人也就回来了,可当我真的打开门才发现,回来的只有何向东一个!而且他还喝了酒!
  “妈,妈妈呢?”
  我颤颤巍巍的问着,总觉得家里只有我和何向东两个人有些不妥。
  他却不管这些,说了一句她去打牌就直接扑向了我,他那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摸着我的身体,我甚至能听到他粗鲁的喘息声,“小沫沫,爸爸好想你,快让爸爸好好爱你,好不好?”
  心里的警铃一下拉响,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到那晚看到的场面,我害怕,我不想被何向东脱光衣服,便拼命挣扎着要逃离他的束缚,我想向门外跑,可是何向东一用力,就把我扔到了沙发上:“跑?你往哪里跑?”
  “嗯?”
  “平日里我这么照顾你,现在要爱你你都不愿意,陈沫,你别不识抬举!”
  何向东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在工地出苦力的男人,他这样看似无意的把我往沙发上一丢,却险些把我的尾椎骨摔断。
  我疼极了,但是我没有时间护疼,因为何向东又向我扑来了。
  他带着烟味的嘴亲吻着我的肌肤,我感到恶心,我拼命的拒绝,他却用手钳制住我的双手,让我动弹不得。
  我哭了,我不想被何向东侮辱,我害怕,我用力的哭喊,我希望有人能够听到我的哭喊,再过来救我,可是,可是何向东又堵住我的嘴!
  我陷入了绝望,我不要,我不要这样被欺负啊!
  但是我的反抗有用吗?
  我根本打不过何向东。
  他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我不断的流着眼泪求他放过我,他却邪笑一声,“放过你?”
  “门都没有!”
  我再次绝望的闭上眼睛,我不要看到何向东肮脏的身体,不要看到他那张丑陋的嘴脸,就当我以为事情再无转机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炮响,然后就听到何文杰的声音,“妈的,我炸死你个龟孙!”
  是何文杰,是何文杰回来了!
  而且,而且他还用炮炸了何向东?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自己得救了,得救了!
  何向东也没想何文杰会突然回来,慌的提上自己的裤子,又问,“你妈也回来了吗?”
  “好你个何向东!”
  何文杰还没有说话,徐玉珍的吼声就传入耳际,“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想让我去打牌,原来你存着这样的心眼,给我过来!!!”
  何向东是有些怕徐玉珍的,被她这样一吼,腿都有些发软,“老婆,媳妇,你不要生气,我这不是喝了酒,误把她当做你了吗?”
  “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看到你就忍不住,忍不住——”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下去,而是暗暗掐了一下她的屁股。
  而他的解释,似乎很让徐玉珍满意,她拍了拍他的脸,笑骂一句死相就让他先回屋了,“待会我再好好调教你!”
  然后,她又走到我面前,‘啪——’的一声甩给我一个耳光,吐了我一脸的口水,“死不要脸的小狐狸精,这么小就学会勾引人,这样的事情要是再被我发现,我直接打断你的腿!”
  我一万个委屈,明明受害人是我,徐玉珍为什么打我?
  可她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转身走进房间里了,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何文杰,我默默的流着眼泪,我以为他会安慰我,谁想他走进我,竟直接拽着我的头发朝墙上磕,“不要脸,我让你再不要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