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委曲求全

更新时间:2016-08-30 19:41:55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319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一家小诊所的床上。

  我睁开眼睛看着这破旧的小诊所,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难过。

  难道,以后我真的要生活在这里了吗?

  不,不要。

  我的内心在呐喊。

  可是我逃不掉啊。

  徐玉珍就站在不远处对诊所里的医生解释着,“这孩子年龄小,非要去自己倒水,这不把自己烫着了,你看把我心疼的哟。”

  我笑了一笑,她也会心疼?

  越来越不懂大人们的世界了,怎么会充满这么多谎言?

  “你醒了?”

  一个护士走到我面前,看了看点滴,又垂首看着我,“也算你倒霉,被送到了咱们县上最凶的一户人家里,以后有你受得了!”

  这一句话,突然就让我觉得胸口很闷。

  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是被拐来的?

  可还是无动于衷?

  即使我已经被打到昏迷?

  那我还有可能依赖这个县上任何一人逃走吗?

  我开始绝望。

  “没死就给我赶紧起来。”

  这个时候,徐玉珍再次走到我床前,暗暗在被子下掐了我一把,“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浪费我的医药费,给我起来!”

  我很难过,如果此刻是何文杰躺在床上,徐玉珍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

  可我不敢反抗,如果我拒绝,徐玉珍一定会更加变态的折磨我,于是我赶紧冲着她点着头,忍着身上的酸痛从床上坐起来。

  “这小姑娘,你怎么起来了?”

  我才要下床,医生就走过来,“你受伤了,要留院观察。”

  “就是就是,我说要你住院,你非不听。”

  徐玉珍一边应着医生的话,一边转过身按下我的身子,却不断的冲着我使眼色。

  我知道她是要我主动提出离开医院,这样的话,她就可以继续在公众面前树立老好人的形象了。

  “叔叔,我没事的。”

  我虚弱的朝着医生笑了笑,在徐玉珍眼神的威胁下下了床,“不用住院,我很坚强的。”

  “叔叔,我要回家了,徐妈妈照顾我很辛苦,我不能再给她添麻烦了。”

  讨好,或许会让徐玉珍对我满意,或许回到家之后就不会揍我了呢?

  “你看看,这孩子就是这么懂事。”

  徐玉珍‘慈祥’的摸着我的脸,作势要抹眼泪,“我真的很感动。”

  我很想吐,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虚假矫情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徐玉珍喜欢那位医生,才有意在他面前温柔起来。

  我执意要走,医生也对我没办法,给我开了一些药,再三叮嘱徐玉珍好好照顾我,我们才得以离开。

  “没死就别给我装死,老娘我不吃这一套!”

  才回到了家,徐玉珍就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她往沙发上一躺,就开始指挥我,“给我倒厨房摘菜做饭去,这次再做不好看我怎么修理你!”

  我被打怕了,一点点都不敢违抗徐玉珍的命令,尽管身上很痛,还是乖乖往厨房走着。

  好在我会摘菜,又把菜洗的很干净,这才没有再被打。

  徐玉珍很满意我的表现,我以为她会让我上桌吃饭,可我又错了,她只是让我把饭端到桌子上,再让我看着他们吃。

  我很饿,自从在夏梦家里吃过那一顿饭之后,我到现在连一滴水都没喝,看着他们吃着我摘的菜,我洗的肉,我的口水都要留下来。

  而说好了会保护我的何文杰,在这个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只吧唧吧唧的把肉吃的喷香,好像是在炫耀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要不让她过来吃点吧。”

  何向东为我说话,却遭到徐玉珍的白眼,“你怎么那么多事?吃饭都管不住你的嘴,给我吃你的饭,管好你自己,她的事不要你不管!”

  何向东努努嘴,很显然不太喜欢徐玉珍的回答,可他也知自己说的话没有分量,又只能作罢。

  饭后,徐玉珍也看出来我的饥饿,拿了一个几天前的馒头,还有剩下的饭菜像打发流浪狗一样打发我,“以后你就专吃我们剩下的东西,这样不浪费。”

  不浪费,得亏她能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对于那个时候的我,能吃到饭已经很满足了,又哪里管这些饭菜是不是剩下的?

  我狼吞虎咽的吃着,一个馒头很快被我吃光了,我渴望的望着徐玉珍,希望她能再给我一个馒头,可她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那么能吃?这样我们文杰怎么养得起你?”

  “以后你每顿就一个馒头,多了没有!”

  然后,她就走进房间里了。

  我有些委屈,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难道再要一个馒头吃很过分吗?

  可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说,我知道,只要我敢再开口顶撞徐玉珍,她就会狠狠的揍我一顿。

  我真的被揍怕了,所以即使还饿着,也强迫自己接受眼下的生活,再起身去刷碗刷筷子擦桌子。

  做完这些之后,我回到属于自己的小角落,拿出医生给我开的药膏。

  身上的淤青和红肿还没有褪下,行动起来还是浑身酸痛,我握着手里的药膏,劝自己要早点适应。

  夜深了,在确定所有人都睡下之后,我才敢脱掉自己的衣服,为自己擦拭伤口,可能我太认真了,没有发现有人靠近我,正准备擦擦后背,何向东的声音突然窜入我的耳朵里,“沫沫,让叔叔给你擦吧。”

  “啊——!”

  我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叫了出来,何向东,何向东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去睡觉了吗?

  他急忙捂住我的嘴,以免让我再叫出来,又很不悦的对我说,“叔叔好心给你擦药,你叫什么?”

  “乖,把衣服脱掉,叔叔给你擦药。”

  我惊恐万分,惊恐的不仅仅是何向东的突然出现,更令我恐惧的是,此刻徐玉珍就站在何向东后面!

  只是,他捂住我的嘴,我说不出来!

  “好一个何向东!”

  我的眼眶里还有眼泪,徐玉珍劈头盖脸的就扇起了何向东,“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做什么?”

  “嗯?!”

  何向东也没想到徐玉珍会突然出现,一下吓摊在了地上,而后连忙转身向徐玉珍解释,“你看这不是沫沫身上有伤吗?我想着她够不到后面就想帮她上药,你可不要多想,一定不要多想。”

  徐玉珍哪里管何向东说什么?

  揪住他的耳朵就把他拎到了房间,然后很快折身出来,把我扔到了一间小小的杂货间,“以后晚上你就给我乖乖待在里面,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给我出来!”

  “妈的这么小就学会了勾引男人,不把你圈起来你还要翻了天了!!”

  我没有勾引何向东,是他自己要帮我上药的,徐玉珍又冤枉了我,可我什么都不会再说了,我越说,就挨的越狠,我必须得保护自己。

  静静的躺在杂货间的地板上,我望着窗外的明月,我是不是,真的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