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地狱般的生活

更新时间:2016-08-30 11:26:38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045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何文杰明明说会保护我,现在却!
  我恨透了他!
  我是一个女孩子啊,我什么错都没有,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那腥臭的液体让我恶心,他却笑个不停,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我怒视着他,我恨透了这个男人,我恨不得杀了他,可是我没有力气,腿部被擀面棍狠狠抽了几下,已经肿了老高,我现在甚至站不起来!
  可我还是瞪着他,我再也不会相信他说的话了,他就是一个变态,我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可他,却突然蹲下身子狠狠掐着我的下巴,那一秒,我看到他那仅有的一只眼里流露出的凶狠,他就像一个恶魔一般瞪着我,他对我说,“你要是再敢这样看着我,再敢叫我瞎子,我就扣掉你的眼!”
  我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浮现出一个声音:何文杰根本不是傻子!
  若是,他怎么会说出这么凶狠的话?
  这个时候的他,像极了徐玉珍——
  我哆哆嗦嗦的冲着他点头,唯唯诺诺的应着,“是,是,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这一家子都是变态,为了保护好自己,我必须什么都答应下来。
  兴许是我的服从让何文杰感到满意,他丢下我,兀自吹着口哨进屋了。
  客厅里再次恢复安静,我却只能趴在地上默默流着眼泪。
  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是觉得很委屈。
  被徐玉珍揍了一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家里,若想不被打,就得学会听话,我也以为只要我听话,就会慢慢被徐玉珍接受,可我错了,第二天,就有一场更大的浩劫等着我。
  而我的生活,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正式掉入地狱。
  因着被狠狠修理了一顿,第二天早上我醒的有点晚,而我刚睁开眼,就看到徐玉珍气势汹汹的朝我走来。
  “阿,阿姨。”
  我颤抖着身子望着她,我害怕她那个模样,她凶极了,我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到角落,我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那个贱人——”
  徐玉珍骂了一句,紧接着就伸手揪住我的耳朵,把我硬生生的从角落里拽了出来,“那个贱人带着那个小杂种跑了,我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真是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然后,她发泄似的朝我身上狠狠打着。
  徐玉珍的手劲很大,她每一个巴掌落下来,我身上就会多出一个五指印,火辣辣的疼。
  我抽泣着,哀嚎着,我抱着徐玉珍的腿大哭,“阿姨,阿姨求求你不要打我了,以后我听话,我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不要打我了,求求你——”
  因为我疼啊,我疼啊!
  再打下去,我真的会死的啊!
  可是徐玉珍不管,她一脚把我踢出去好远,又冲着我的肚子狠狠踢了几脚,“我不打你?”
  “那好啊,你去把夏梦那个贱人给我找回来啊!”
  “妈的,这两个杂碎,竟然在昨晚走了,我怎么咽的下去这口气?”
  “她可是毁了我儿子的凶手啊!!”
  夏梦走了?
  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到徐玉珍为什么那么生气。
  可是,她生气为什么要打我?
  我又没有错——
  “阿姨,阿姨,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不要打我了。”
  我跪在地上向徐玉珍磕头,我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我有些恨夏梦,更恨夏梦的母亲。
  她们就这样把我扔给了徐玉珍,再自己走了?
  她们良心上过得去吗?
  我是清白无辜的啊。
  “阿姨,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都听话,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了,求求你。”
  我的服从,让徐玉珍感到一丝丝满意,她缓了一口气,颐指气使的对我说着,“那你先去给我倒杯水。”
  我匆忙点头,生怕错过这个讨好她的机会,可是我身上疼啊,我连路都走不稳,浑身的伤让我行动起来都发颤,我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这是我好容易才争取到的表现的机会,我必须得把握住。
  我站在茶壶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可以才咬牙拿起茶壶,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那满满的一壶水对八岁的我来说还是太重,再加上我生来就瘦弱,身上又有那么多是伤——“砰——”
  茶壶被我摔碎了!
  我整个身子都抖动了起来!
  我把茶壶摔碎了,徐玉珍会杀了我的!
  果然,我还没有转身,徐玉珍就已经走到我身后,从背后狠狠踹了我一脚,让我摔了个狗吃屎。
  而那地上,满是摔碎的瓶渣,还有热水——“啊——!!”
  我的嘴被瓶渣刺的生疼,又被满地的热水烫了一遍,我痛的想死!!
  可这些,徐玉珍都看不到,她只能看到我把茶壶摔碎了,她眼里只有对我的仇恨,“你这个该死的小兔崽子,老娘供你吃供你喝,你倒好,转脸就把我的茶壶摔碎了,你想造反了是不是!!”
  我想说不是,可是我的嘴巴太疼了,我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只能流着眼泪跪下来向徐玉珍磕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徐玉珍是个疯婆娘啊,她才不管我是不是故意的,她就知道我摔碎了她一个宝贝茶壶,她又要狠狠修理我。
  “啪啪啪——”
  她火辣辣的巴掌再次落在我脸上,我被打的鼻青脸肿,我的嘴巴,鼻子都不断的流血,可徐玉珍还是不愿意停下对我的折磨。
  “呜呜呜——呜呜呜——”
  我开始哭,不停的哭,我真的很委屈,我真的很痛苦,我真的很疼,我不想再被打了,我真的很难过啊。
  不知是徐玉珍打累了,还是我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我就突然倒在了混满了我鲜血的热水滩里,不再有一点点意识和感觉。
  我想,我可能要死了吧,我想,死对我,真的是一种解脱。
  可我为什么在闭上眼的瞬间,想起了妈妈带我去人民广场时的闪躲模样呢?
  她不是说,会一直在我身后看着我玩耍的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