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到你服气为止!!

更新时间:2016-08-29 20:50:30 作者:诗诗一林 字数:2183

我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打过?

  而且我又没有错,何文杰本来就是瞎子,我这么说有什么不对?我就是不想做他的老婆!

  强忍着疼痛,我仇视着徐玉珍,“你这个母老虎,我才不要做瞎子的老婆,就是不要!”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我像疯了一样往门的方向跑,可徐玉珍竟然绊我!我的身子一下就摔在了地上,全身的骨关节都跟着痛。

  “你还想跑?”

  我都没有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口,徐玉珍的声音就在我背后响起,我甚至能想象得到她那时脸上阴狠毒辣的表情。

  “我打断你的腿,看你怎么跑!”

  “啊——!!”

  鸡毛掸子狠狠的抽在我背上,我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疼的我想直想掉眼泪。

  尽管如此,我仍不屈服,我不愿意留在这里,我不愿意!!

  “走开,走开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想回家?”

  徐玉珍又是一声冷笑,后又低下身子狠狠揪住我的头发,呸了我一脸的口水,“做梦!”

  “你这辈子,就是给我儿子当媳妇的!”

  “啊啊啊,我不要!”

  我抓了狂似的疯叫,我不要做瞎子的老婆,我不要!

  “我要回家,我讨厌瞎子,我不要看到瞎子,我不要成为瞎子的老婆,啊啊啊,我要回家!”

  我的哀嚎与真实想法无疑再次刺激到了徐玉珍,她一点点用力的攥紧我的头发,我的眼睛都被扯的变了形,她恶寒寒的凑近我,冷漠无情的说着,“你要是再敢这么称呼我们文杰,我割掉你的舌头!”

  我着实吓了一跳,我知道我若真的再叫何文杰瞎子,徐玉珍一定会割掉我的舌头,因为她的表情扭曲极了,她的眼神阴狠到了极致。

  她用自己的毒辣告诉我,她真的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我,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徐玉珍就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的上半身拉起,又突然狠狠的将我扔下,让我整个面目着地,鼻血直流。

  我痛极了,捂着自己的鼻子,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哭。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做何文杰的老婆?为什么要我背这个黑锅?为什么?

  我好委屈啊。

  可是根本没有人为我伸冤,处在气头上的徐玉珍也根本不管我的哭嚎,她从厨房拿了擀面棍出来,就狠狠的抽打着我的身体,八岁的我被打的满屋子乱跑,我藏在桌子底下,她就伸手拽着我的头发或者拽着我的耳朵,硬生生的把我拽出来,我躲在何向东或者何文杰身后,她就一巴掌让这两个人回屋,然后更加变态的蹂躏我。

  “跑?你不是想跑吗?”

  徐玉珍打累了,气喘吁吁的望着我,“你倒是跑啊!!”

  我大哭,我浑身都疼,我疼的动不了,我第一次知道怕了,也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凶悍到这种地步,我蜷缩在地上浑身发抖,我可怜巴巴的望着徐玉珍,希望她可以放了我,可是这些都没有用,缓了一会儿,徐玉珍再次走向我,用擀面棍使劲敲打我的腿,“再想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我就打到你服气为止!!”

  “啊——!!!”

  钻心的痛让我痛哭不已,我怕极了,我真怕自己被徐玉珍打死。

  她已经把擀面棍打断了,要想打死我又有什么难的?

  我开始求饶,我抱着徐玉珍的腿苦苦哀求,“阿姨,阿姨,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跑了,我再也不敢跟您顶嘴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呜呜呜——”

  徐玉珍抹掉鼻尖上的汗,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又恶狠狠的把我踢到了一边,“狗东西,我还不信治不了你!”

  我不敢再反抗,无论徐玉珍怎么辱骂我,我都接受,而这时,何向东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媳妇媳妇你看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快喝杯水消消气,小孩子你说你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

  徐玉珍根本没有好脸色给何向东,喝了一口水就把剩下的水全都泼在我身上,又对何向东说着,“给我看紧了,一步都不许让她离开这个屋!!”

  “是是是。”

  何向东立马应着,着手就要把我抱到房间里,这一举动却让徐玉珍再次恼了,她狠狠揪住何向东的耳朵质问,“你抱着她干什么?你抱着她想去哪里?”

  何向东满脸无辜,“她这不是受伤了吗?我抱着她去房间里休息啊。”

  “美的把她!”

  显然,徐玉珍还在生我的气,一下就将我从何向东的怀里扔出去,“就让她在地上睡,还给她一张床,她以为她是王母娘娘啊!”

  “你以后给我少动她!”

  何向东有些不高兴,可又不敢表达出来,只能闷闷的低着头应着,看着浑身是伤的我又觉得无趣,双手插在口袋回屋了。

  客厅里,终于安静了。

  终于没有人意识到我的存在了。

  我躺在地上默默的流着眼泪,我不懂,我不懂为什么是我遭遇到今天的这一切,为什么是我?

  我浑身都是血,夏梦的妈妈买给我的新衣服全被徐玉珍撕扯破了,看到身上的血印子,我又是一阵心酸。

  好疼,真的好疼,浑身上下都疼,痛的快要死掉,痛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我一个人流着眼泪,又一个人陷入昏迷。

  当我醒来的时候,还是浑身都痛,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只能偶尔听到卧室里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我只知道我好渴,我想起身为自己倒杯水,突然看到何文杰瞎了的那只眼。

  我又一次被吓到,恐慌的拖着自己浑身是伤的身体往后退,我讨厌何文杰,我不想他接近我,可他却冲着我笑,“嘿嘿嘿,你好啊,我是何文杰。”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何文杰不仅是个瞎子,还是个傻子。

  “我,我是陈沫。”

  喉咙发痛,我艰涩的回着他的话,尽量不去看他那张恐怖的脸,可他却把手伸向我!

  我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我正惶恐中,他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会保护我吗?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我想喝点水,你能帮我倒点水吗?”

  毕竟那个时候小,他说出这句话让我对他有了一些好感,也慢慢的卸下心理的防备,可谁想他在欢呼答应之后,竟然当着我的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呼呼呼,水来咯,快张嘴喝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