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其罪当诛

更新时间:2016-09-13 23:49:06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27

绿荷沉吟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道:“奴婢觉得摄政王可能不会让唐氏死!”
  “哦?何以见得?”太后自然也看出了萧锦晔的心思,他还是袒护唐茗悠的。
  绿荷道:“奴婢在王爷眼里,没有看到杀气,而且……就现在掌握的证据,足以判唐氏斩首了!”
  太后眼里闪过一抹阴狠,然后道:“也许是因为摄政王担心杀了唐氏,会引得漠北战局失利!”
  “以摄政王的能力,想要在唐振钦班师回朝之前隐瞒下此事,并不难!”绿荷道。
  太后眯起眼睛,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想明白,唐家在京中没有势力,北疆此去千里,传递消息可不容易。
  “那依你之见,哀家要如何?”太后眼神幽幽地看着绿荷,嘴角勾起一抹晦暗的笑。
  绿荷看到太后这样,便了然于心了,浅笑道:“奴婢认为,敢冒犯太后,其罪当诛!”
  “可是摄政王不肯呢!”太后颇有些为难地道。
  绿荷道:“那就由奴婢代劳!”
  “不行,若是被摄政王知道了,他可是要连哀家一起责怪的!”太后摇头。
  绿荷浅笑盈盈,道:“太后放心,奴婢做事,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是吗?你准备怎么做?”太后问。
  绿荷诡秘一笑,起身,走到太后身边,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道:“太后以为如何?”
  太后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然后道:“绿竹已经走了,哀家能不能信任你,就看你的表现了,绿荷!”
  “奴婢绝不会让太后失望的!”绿荷郑重地表忠心。
  太后微微点头,然后转身走回了寝殿。
  绿荷微微呼出一口气,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一样疲惫。
  唐茗悠在天牢里已经呆了半个月了,天牢里不见天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住了多久,外面是黑是白。
  只觉得日子漫长的让人心累,虽然没有人来提审她,甚至没有人为难她,可是她也并不好过。
  天牢里阴暗潮湿,时不时地还有老鼠出没,她是最怕老鼠这种阴森的动物了。
  秦嬷嬷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常常对着墙壁发愣,也不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爱哭了。
  这个转变让唐茗悠很担忧,想要帮她开解一下心结,但又总是被天牢尽头时不时传来的凄厉惨叫声给打扰。
  好像是有人在刑讯逼供,所以惨叫声时不时地会传过来,令人毛骨悚然。
  “小姐,你说……他们会不会对我们用刑?”秦嬷嬷惴惴不安地问。
  唐茗悠摇摇头,道:“放心,不会的!”
  谁能对她用刑?她可不会乖乖就范。
  秦嬷嬷却道:“这后宫里折磨人的法子特别多,若是有人想要咱们死,有的是法子!”
  “嬷嬷怎么会这么说?”唐茗悠疑惑地看着秦嬷嬷,秦嬷嬷也不过是乡野妇人,怎么会知道后宫有什么折磨人的法子。
  秦嬷嬷叹息一声,道:“我也是听戏文里说的!”
  “戏文里的,当不得真!”唐茗悠安抚道,其实她也听闻过这样的事儿。
  不过既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提审她们,应该是不会对她们采用刑讯逼供吧?
  萧锦晔若真对她这么狠,那她也就无所顾忌了!
  二人正相互安慰的时候,幽暗的走廊一头,传来沉沉的脚步声和铁链声。
  秦嬷嬷下意识地抱紧了唐茗悠。
  唐茗悠轻抚秦嬷嬷的背,试图让她不要那么紧张。
  不一会儿,用铁面具遮住容貌的两个狱卒站在了唐茗悠她们的牢房门口,打开了牢门。
  “你们是来放我们走的嘛?”秦嬷嬷激动地问。
  那两个人并不理她,反而走过去,将秦嬷嬷拉起来,拖着就走。
  “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秦嬷嬷奋力挣扎,可是那两个人力量奇大,根本无法挣脱。
  唐茗悠也扑上去帮忙,可是却被一脚踢开了。
  “你们要做什么?”唐茗悠怒吼。
  “提审犯人,若敢违抗,杀无赦!”终于一个狱卒开口,声音冰冷,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
  唐茗悠浑身一冷,问:“谁要审?”
  “与你无关!”
  “那你就休想带走我的嬷嬷!”唐茗悠爬起来,与那两个狱卒针锋相对。
  狱卒根本不理会唐茗悠,直接将秦嬷嬷拖出去,秦嬷嬷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唐茗悠再也不能坐视不理,直接动用了催眠术,两个狱卒忽然像是傻了一样,放下秦嬷嬷就走了,连牢门都没有锁上。
  秦嬷嬷不明就里,胆战心惊地爬起来,问:“小姐,他们怎么了?”
  “不知道,嬷嬷,你有没有事?”唐茗悠问。
  秦嬷嬷道:“没事,只是有点擦伤而已,小姐……我们该怎么办,他们要对我们用刑了!”
  “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唐茗悠安慰道,可是眼神里的担忧却不减。
  她该怎么做,如果继续坐以待毙,怕是活不成了。
  可是要逃走的话,她能不能带着秦嬷嬷闯出去?闯出了天牢,她是有办法逃走,可是远在漠北的唐振钦怎么办?
  唐茗悠心里一阵起伏不安,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心里惴惴的。
  秦嬷嬷看着牢门未关,忽然道:“小姐,你走吧!”
  “什么?”唐茗悠正在沉思,没反应过来。
  秦嬷嬷指着牢门,道:“门开着,你走吧,你一个人,肯定能够逃出去的!”
  秦嬷嬷已经做出了决定,自己年纪大了,跑不动,但是唐茗悠肯定可以。
  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逃走。
  “不行,要走也是两个人一起,我不会一个人走的!”唐茗悠摇头,她做不出这种事情。
  秦嬷嬷叹息一声,说:“小姐,我年纪大了,死了也没关系,你还年轻呢,离开京城,想办法找到大少爷,他肯定会照顾你的!”
  “那爹呢,他还在战场,萧锦晔一旦知道我逃跑了,肯定不会放过爹的!”唐茗悠道。
  秦嬷嬷眼里浮现一抹痛楚,道:“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死,老爷如果知道,一定也会这样决定的!”
  “不行,我不可能用你们两条命换我自己一条命,再说……我也不一定能够逃出去!”
  她毕竟不会武功,就算拥有催眠术,可是如果人太多,她也无能为力。
  更何况如果萧锦晔出手,她连使用催眠术都不行了,直接就会被他给杀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